第22集

  皓泽面对佳慧质问近来一连串失常的行为,无力招架奕菲则挺身向大家解释,因为自己拒绝了皓泽的追求,导致皓泽不假跷班、跟人斗欧又被送进警局,佳慧惋惜皓泽明白奕菲是帮自己隐瞒了自己在画画的事实,对奕菲感激又愧疚。奕菲对於与皓泽之间的一切,感到疲累,表示决定不再玩假交往的游戏,心里也放弃对皓泽的期待,只有子轩看出奕菲失落所为何来。  正国收到从永蓝从法国寄来的包裹,这才明白永蓝为何赴法国,又为了什麼才搭上前往卡西斯的班机,以及永蓝与正国之间长久以来的误会,正国心痛不已,认为是自己害永蓝遭遇空难此时子轩接到了电话,永蓝找到了,却重伤昏迷正国决定要亲口对永蓝说出自己的爱,前往法国陪伴永蓝,亚真与子轩感叹事事无常,更珍惜彼此。  群芳想尽快生孙子给佳慧抱,以巩固在家中的长媳地位,开始在网路寻找包生男的偏方,打算一举得男,所费不赀,群芳一时不知上哪筹这笔钱。佳慧请群芳帮忙送货款给谢师傅,没想到对方表示收到的货款短少了八万元,而这八万却正好是群芳买偏方的金额,佳慧起疑质问群芳,群芳不堪愤而离家。在知道实情后,信达第一次为了家事向佳慧动怒!  皓泽回想奕菲过去对自己所做的一切,越来越想不透为何奕菲总是为自己做这麼多,直到进到公司发现看不见奕菲的身影,奕菲请假了,皓泽突然觉得,没看见奕菲有点寂寞

第23集

  皓泽习惯性地想找奕菲一同吃午餐,才想起奕菲请假,皓泽发现自己似乎习惯有奕菲在身边的日子但皓泽却发现,奕菲好像总是能把自己一眼看透,但皓泽对奕菲的了解却很少。亚真提醒皓泽,对奕菲的感情很明显是喜欢,但皓泽觉得自己喜欢的人明明是亚真啊?对奕菲,应该只是习惯吧,不是吗?  美丽与冠军旧情复燃,但美丽对过去的阴影难以释怀,深怕有天冠军会像过去一样突然失去联系,始终不想对外承认两人复合。冠军察觉美丽异样,追查之后才得知当年根本是场大乌龙!  语桐画了张全家福,子轩也在其中,语桐童言童语地要子轩变成爸爸,才能一直在一起,亚真尴尬当周遭的人提及婚姻,子轩的沈默让亚真猜想,子轩对婚姻排斥的态度,似乎并没有因为跟亚真交往后而有所改变,那麼子轩希望成为自己的什麼人呢?亚真开始思索两人的未来。  皓泽忍不住跑到馥香楼找奕菲,在江领班的暗示下,这才发现奕菲为了皓泽,默默地守候在一旁看见奕菲一个人在回收场,不顾环境脏乱东翻西找,竟然是为了找皓泽日前被抢匪抢走的画,奕菲竟然比皓泽还在乎他热爱的事物?皓泽回想过去奕菲做的一切,还在理清头绪的他这时得知,奕菲好像.喜欢自己?!  回想起奕菲的告白,皓泽一见到奕菲竟脱口而出:「我好像有点想你!」

第24集

  奕菲面对同事关切的眼神,忍不住公布自己与皓泽已经不会有任何发展,今后皓泽要喜欢谁都与自己无关!皓泽情绪复杂,试著厘清自己的心,面对亚真照顾自己像弟弟一般,好像没有像以前那麼生气了?开始好奇想知道奕菲更多事。奕菲认定皓泽对亚真仍有眷恋,决心不再淌混水,总是刻意避开皓泽的邀约,令皓泽懊恼。  美丽生病了,冠军到春菊小厨看美丽,春菊保持一贯凌厉态度,盯著冠军煮姜汤,而冠军流露出对美丽的呵护,春菊看在眼里在冠军解释了当年的误会后,春菊亦放下对冠军的成见。美丽接受冠军的心意,两人甜蜜复合。  在皓权充满诚意的劝说下,群芳回家了。皓权一改过去对佳慧唯唯诺诺的态度,事事护著群芳,矫往过正地每件事都向母亲大人说「不」,令群芳又气又好笑。然而佳慧面对群芳仍不假辞色,群芳始终认为佳慧对於自己出身育幼院的身份不满。没想到,佳慧从半年前开始就用群芳的名义固定捐大笔赞助金额给育幼院,群芳无意间得知,感动不已。  奕菲持续回避皓泽,甚至连皓泽的画都不再下标,难道两人连朋友都做不成?为了奕菲的冷淡态度,皓泽越发失落小珊找奕菲参加联谊,奕菲答应。皓泽不解,「关奕菲,你到底在想什麼啊?」  在面对周遭亲友的关切下,亚真思考,子轩究竟想用什麼方式继续与她及语桐相处下去?身为单亲妈妈,亚真确实希望给语桐一个完整的家庭,语桐和子轩相处融洽,但子轩并不想要婚姻的束缚,那语桐又该如何跟旁人说起子轩的身份呢?此时,美丽神秘地告诉亚真,看见子轩在挑戒指,难道子轩改变心意,两人好事将近?亚真期待又不安。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