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集

  奕菲冷静自持、保持距离的态度,让明知奕菲喜欢自己的皓泽按捺不住,质问奕菲为何要参加联谊,奕菲表明自己是自由之身,与皓泽一点关系都没有,也想认识亲朋友有何不可?皓泽被奕菲激怒,两人不欢而散,奕菲难掩失落。亚真看出皓泽心意,把皓泽带到奕菲联谊的餐厅,要皓泽好好面对自己的心。  皓泽拦截奕菲,告诉奕菲自己知道她的心意,奕菲尴尬,皓泽要奕菲别再逃避,奕菲却明白道出自己确实喜欢皓泽,就像皓泽喜欢亚真一样的单恋,是场无关对方的爱情,奕菲的武装眼看就要崩溃。  美丽看见子轩挑选戒指,又迟迟没见子轩向亚真求婚,便计划帮两人推波助澜一番,邀请皓权、群芳的人,准备在春菊小厨逼子轩当众求婚。众人鼓吹之下,子轩仍不为所动,表明自己没有要向亚真求婚,气氛尴尬戒指是亡母留给自己的遗物,而今天正是母亲忌日,众人无言以对。  子轩坦诚自己的母亲是婚姻的受害者,只要彼此之间有爱,何需拿婚姻的形式来宣扬两人的爱情?亚真强作镇静,仍渴望婚姻的她,对未来的想法开始动摇。亚真的一举一动,则被远处的镜头悄悄拍下.。在面对尴尬的打击之后,亚真难过落泪,美丽心疼不已此时前婆婆(至修母亲)突然来访,竟打算把语桐要回去??

第26集

  至修的母亲惠美,为保全语桐的监护权,竟找徵信社调查亚真离婚后的生活,拍到亚真与子轩照片,直指亚真身为母亲失职!原来至修准备再婚,惠美打算给语桐完整的家庭登门抢语桐,春菊、美丽气愤,赶走惠美,但惠美不打算放弃。难道一定要给语桐一个法律上的父亲,亚真才能守住语桐的监护权吗?子轩的不婚此时更让亚真心上蒙上更多阴影。  皓泽阻止奕菲联谊,突然对奕菲在意的行为让奕菲心烦意乱奕菲决定让自己与皓泽回到同事关系,对皓泽态度转为有礼,皓泽却觉得与奕菲的距离,怎麼一路从喜欢的人,变成朋友,现在又变成同事,难道在奕菲心中的地位已经越来越低?!  子轩为了未向亚真求婚一事向春菊致歉,春菊的一席话却让子轩重新思考了结婚与家庭的定义。惠美前来遇见子轩,子轩这才知道自己的不婚,竟有可能让亚真失去语桐的监护权?  奕菲告诉亚真,子轩的不婚与父母破碎的婚姻有关,希望亚真再给子轩多一些时间,但想到语桐的状况,亚真还能为了爱情等待子轩吗?为了防范惠美使出手段,亚真打算减少加班多陪语桐,如此却让亚真挽拒了公司新的提案,佳慧希望亚真好好思考未来定位,亚真内忧外患煎熬不已。  皓泽关心亚真家中状况,在奕菲眼中则是余情未了,对皓泽一付又很在意自己的行为感到不以为然而皓泽在无意间听到亚真与子轩论及婚嫁,惊讶之余竟开口向亚真告白了!

第27集

  皓泽跟亚真告白被小珊听见了,小珊震惊并告诉奕菲,奕菲黯然。  原来皓泽是把喜欢亚真的心情,从暗恋转为回忆,要亚真明白自己过去的心意并清楚地拒绝自己皓泽表示唯有把回忆变成「过去」,才能够全心面对自己的「现在」:也就是一直守在自己身边,给自己勇气的奕菲亚真开心祝福皓泽。  春菊健忘症越来越严重,这次竟出门忘了关瓦斯炉险酿火灾,却偏偏被惠美撞见,暗指亚真一家人情况对於照顾语桐十分不利,双方针锋相对。  语桐听见路人误会子轩是自己父亲,急忙阻止,直说这样「冲绳叔叔」会生气,语桐童言童语地告诉子轩,就算子轩不跟妈妈结婚,自己还是很喜欢「冲绳叔叔」,不会因此讨厌他。子轩发现惠美利用自己不婚来做为逼亚真让出语桐的手段,而亚真更为了尊重子轩,不打算逼子轩结婚,也不会因此另外选择其他可能成为语桐父亲的人选。子轩原本笃定不婚的心,在此时逐渐起了变化。  皓泽跑到奕菲家门前找奕菲,奕菲己心灰意冷不想搭理,皓泽冲上前抱住奕菲大喊:我喜欢上关奕菲了!两人关系会从此大跃进?  公司接获客户投诉,指亚真业务疏忽造成客户损失,佳慧竟要求亚真暂时休假几天,好好处理家事沈淀自己亚真面对子轩的不婚、惠美的压力、工作受阻等一连串的打击,再如何坚强也快撑不下去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