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集

   目前的时局是日本的侵略战争正全面展开,他们需要更多的枪支弹药等军备物资。而海关盘查严格,他们只能通过走私运送物资,这就需要孙有德的货运 站。为保全孙有德日本人买通警局新任的许局长找到一个替死鬼,把孙有德杀妻的案子变成了劫匪入室盗窃误杀女主人的案子。江田枝子亲自接孙有德出狱。孙有德 杀死白映秋后万念俱灰一心求死,不愿出狱。江田枝子挑拨离间,说白映秋怀的孩子极有可能是元震的,而且孙有德还有一帮兄弟等他回去主持大局,力劝孙有德出 狱。元震看到孙有德要上日本人来接他的车非常痛苦,因为此举意味这孙有德从此与日本人同流合污,再也不是他的兄弟。孙有德深深地给元震鞠躬,算是为他们的 兄弟情谊画上最后的句号。元震给缉私队训话,告诉他们已查出内鬼候文并把他清出警察队伍。说话间有人走进元震办公室,来人赫然是苏亮!苏亮得意地告诉元震自己不仅无罪释放,还重任侦缉队队长。原来日本人为了培植在警局的力量,花钱买通高层保下了苏亮。在日本人的商馆,江田枝子将苏亮作为合作伙伴介绍给孙有德。孙有德和苏亮看到对方都很吃惊,没想到昔日死敌却变成伙伴。苏亮见到孙有德分外眼 红,他首先的反应就是拔枪要杀孙有德报仇。孙有德自白映秋死后一蹶不振,即便苏亮拿枪对着他的头他也无动于衷。苏亮被江田枝子呵斥住,她让两人从此冰释前 嫌,同心协力地为大日本帝国服务。苏亮忍气吞声要与孙有德和好,孙有德却根本不予理会。江田枝子知道孙有德虽然和元震决裂,但元震在孙有德心目中还是有很重要的地位。他们决定为使两人彻底决裂再助力一把。日本人化妆成工友混入孙有德运送走私货物的工友当中,然后他打匿名电话给元震,让他来查抄孙有德的走私货物。元震接到电话下令赶到孙有德的货仓。

第32集

   元震带人查抄了孙有德货运仓库的走私货物,还公事公办地查封了他所有的货仓,让他等待处理。江田枝子以为孙有德会就此和元震翻脸,没想到孙有德一点行动和表示也没有。江田枝子决定自己动手。程小妍约元震到大华影院看电影。朱先生心急火燎地把打探到的消息告诉了孙有德。原来日本人要在大华影院刺杀元震。孙有德听后没有做任何表示,一声不响地离开了。朱先生他们看到孙有德离开的背影,很遗憾孙有德和元震两兄弟决裂到如此地步。大华影院里,程小妍幸福地依偎在元震肩头看电影。两人亲密无间,甜甜蜜蜜。青木偷偷地溜进影院,坐在元震后排不远的位置。他悄悄地拿出枪准备对 准元震,孙有德无声无息地拿枪先抵住他的头,然后拉着他离开影院。一切进行的不动声色,元震没有想到自己在生死之间刚走过一遭。孙有德在日本商会馆警告他们,让他们任何人都不能动元震,不然自己不会放过他们。苏亮看到孙有德说这话时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也不敢再多言。江田枝子决定找机会再给孙有德添一把火,非要让他们兄弟反目成仇。孙有德心情郁闷,爱人去世,兄弟决裂,他倍感孤单忧虑。他到舞厅借酒消愁,无意之中他看到舞台上唱歌的歌女,他顿时惊呆了。这个女人竟然与白映秋长的一模一样,举手投足,一颦一笑俨然就是白映秋重生一般。这天下午,孙有德到理发店理完发后,他遣回众兄弟一个人在街上散心。青木早得到孙有德会外出理发的消息,他远远地把孙有德指给手下的几个打手认 识。打手们慢慢地向孙有德靠近。孙有德觉察到危险正往反方向快速撤离时,一帮警察打扮的人自称是缉私队的警察,要带孙有德回去接受调查。孙有德看到这些警 察面生,觉得其中有诈,乘其不备地突然出手,但终因寡不敌众手腕受伤,渐渐落于下风。孙有德赶紧逃离躲在暗处。

第33集

   孙有德脱身回到家后,江田枝子及时来看望他并给他送来治伤的药。孙有德奇怪他刚受伤日本人就知道了,他有些怀疑是日本人假扮元震的人栽赃陷害 他,借以挑唆他和元震的矛盾。孙有德怒气难平,给元震送去一块写着“正人君子”的匾,并嘲讽元震不分昼夜地调查他,还指使人暗害他。元震听的莫名其妙。接着,江田枝子暗杀了缉私队的警员王强,并在现场留下孙有德的姐姐留给他的观音像。元震凭着观音像又找到孙有德,并在孙有德的寿宴上把他抓走。孙有德气急败坏。最后元震因为孙有德没有作案时间不得不放了他。可孙有德已经对元震三番两次地针对自己与元震的矛盾越积越深。在调查王强命案一事上,苏亮故意在局长面前激将元震,让他揽下这起案子展开调查,这样他就没有精力再开展缉私工作。一起命案既加深了元震和孙有德二人的矛盾,又让元震工作重心转移,真是一石二鸟的计策。江田枝子阴谋得逞异常得意。元震在王强命案现场还发现一片茶叶,经过茶叶店老板辨认,茶叶是日本的制茶方式做出来的茶。元震开始怀疑日本人,但却始终想不明白日本人既然与 孙有德交好为什么要栽赃他。王强的案子还没破,缉私队又发生命案。这次死的是警员林宇。他被人杀死后遭焚尸,他脖子处的刀伤与王强一样,是一种查不出刀具 的伤口。而同样地在林宇命案现场发现了孙有德的帽子。这种过于明显的证物让元震怀疑有人故意所为。元震还在思考案情,苏亮已别有用心地从局长那里申请到搜查令,他以元震的名义带人对孙有德的家进行了搜查。元震发现他在帮倒忙。孙有德对元震再次的挑衅几乎已忍无可忍。他暴跳如雷地摔了茶杯。元震在林宇身上发现大三元舞厅的票,他到那里开展了调查。服务生反映当时和林宇喝酒的还有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人。林宇离开后上了门口的一辆道奇轿车。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