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集

   元震向舞厅的门童询问道奇轿车的情况,门童记不清了。门口角落有个乞丐当时却留意了那辆车,清楚地说明了那辆车的特征。元震顺藤摸瓜找到汽车修理厂,在那里找到了那辆车和后备箱里的林宇的外套。元震让警员把衣服拿回警局化验,他自己留在车里守株待兔,他相信车主一定会来取回这辆车。果然,有人蒙着面悄悄地接近这辆车,等他发现车里的元震后就拼命逃窜。元震追了上去。追到树林后,蒙面人不知去向。突然蒙面人从元震身后拿枪指着他。元震被迫扔掉自己的配枪,元震转过身认出他是日本人,问他为什么要杀警和嫁祸孙有德。蒙面人奸笑却不回答。元震乘蒙面人不备从袖子里扔出飞刀打落蒙面人的枪,这时程小妍带着其他警察赶到。蒙面人仓皇逃到日本商馆,原来蒙面人就是青木。程小妍从王强和林宇的衣服上都发现了铁屑。他们根据这一点又找到一个废弃工厂。在工厂地窖里,元震发现墙上贴着三位警员的照片,前两位已遇害,元震赶紧追查第三个警员王玲的下落。王玲因为看有警察接二连三出事,吓得请了长假回老家。警局暂时查不到她的下落。殊不知王玲在回家的车上已经碰到凶手。元震百思不得其解日本人杀警栽赃的目的。等他看到办公桌桌面上孙有德的照片时,他突然明白日本人杀警栽赃的目的。原来他们是故意杀人转移警力,然后大肆走私,而栽赃孙有德就是想激化他们的矛盾,借孙有德之手除掉元震。元震决定来个将计就计。他召开警员会,让大家集中警力查命案。江田枝子果然上当,她把一些非常重要的关系前方战场的药品利用今晚运出。这批药品不仅数量较大,而且都是些非常难得的药品。结果在装运上车时,元震突然赶到,不仅查获了她的这些药品,并当着孙有德的面揭穿了她挑拨离间、栽赃陷害的勾当。孙有德似乎并不领情,仍然对元震充满敌意。

第35集

   元震得知失踪警员王玲的丈夫出差回来了。元震和程小妍到王玲家里调查时,王玲的丈夫反应这段时间以来都被人跟踪监视。元震突然发现王玲家里有异常,他撞开门赫然发现劫匪躲在此处。元震抓捕了劫匪大勇。但元震觉得事情出奇的顺利,定有阴谋。警员报告发生聚众斗殴事件,他们已把斗殴的人抓住关了起来。元震得知他们竟然把抓来的人和大勇关在一起,赶紧制止让他们把人员分开。但已经来不及了,关押起来的人突然发生争斗,场面十分混乱。元震担心程小妍的安全,怕她在混乱中出事,就让属下的一个警员送程小妍到安全的地方。混乱控制下来后,有警员来报市区金店遭劫,歹徒控制了六个人质。元震准备前往案发现场时,突然接到陌生电话,称程小妍在他手上,要他半小时之内赶到,不然杀了程小妍。元震突然想起送走程小妍的警员似乎是张陌生的面孔。一边是自己深爱的女人,一边是六个百姓的生命,元震选择时很纠结。苏亮清楚元震的性格,故意激将他去救程小妍。元震果然中计,决定带人先去救人质。路上元震的车突然被一辆车挡住,对方从车里探出头,不停的说:错了,错了。元震发现对方竟然是朱先生。原来孙有德被元震查抄货物后,安排大烈去暗杀程小妍。朱先生和蛤蟆于心不忍,力劝大烈。大烈性格冲动耿直,对元震一直有很大意见,根本不听两人的劝阻。所以朱先生才拦住元震的车,暗示他方向错了。元震体会了朱先生的意思后,转身去营救程小妍,让下属去通知苏亮去办解救人质的案子。苏亮在金店门口面对劫匪提出,愿意用自己一人换下所有人质。劫匪放了人质换了苏亮,并把苏亮带到屋里关上了门。众警员严阵以待准备随时听令解救苏亮,谁知苏亮安然无恙地从屋里出来。元震在约定地点见到程小妍。她被捆在椅子上,四周都是点燃预爆的炸药,元震只剩30秒解救时间。元震刚把程小妍身上的绳子解开推开她,炸药就爆炸了。所幸元震和程小妍死里逃生。他们决定赶紧去解救人质,苏亮突然出现,希望和他们一起行动。元震发现大勇从远处走过来。大勇看到元震拼命逃窜,众人追了上去。苏亮在暗处拉住大勇,大勇认出他,告诉他自己按照他的指令完成了任务。苏亮出其不意地突然开枪打死了大勇,并用刀刺伤自己,然后把刀塞到大勇手里。等元震听到枪声赶过来,眼前就是一副大勇行凶苏亮自卫的场面。雷霆告诉元震,他查到被杀警员脖子上的伤口是日租界青木的刀造成的。元震很吃惊。他带着公函去日本商馆想调查青木,看看他的刀。青木以日本武士的习惯要求元震和他比试,胜过他之后才能看他的刀。元震同意了。两人比拼起来。

第36集

   元震在与青木的比试中赢了青木。青木很沮丧。江田枝子突然出现,她斥责元震没有资格凭一纸公函就到她这里调查。因为日本商会的特殊地位,元震只得放弃调查。元震与程小妍患难与共走过许许多多的风风雨雨。两人到程棠坟前祭拜,告诉程棠他们两人准备成亲。元震在自己的租屋摆了一桌酒席,请了警局的几个同事,放了一大挂鞭炮,举行了一场简陋的婚礼。众同事有说有笑倒也十分热闹喜庆。孙有德带着新婚贺礼突然赶到,元震一副不欢迎他的样子,还要把他送的礼物全部交公。孙有德对元震的怠慢没有生气,他借着喜酒告慰自己的姐姐,并承诺以后一定保证程小妍的安全,也希望程小妍好好待元震。日本人的华北战事马上要全面拉开,天津成为日本人的囊中之物,指日可待。他们现在需要通过走私运送很多的枪支,任务交给了江田枝子。江田枝子把重任交给孙有德和苏亮,让他们从两方面一定确保货物安全。孙有德好奇是什么货物让江田枝子如此重视。江田枝子让他不要打听。元震近些时日加大了对孙有德货运站的检查,没有检查出违禁物品。苏亮这时主动要求帮助元震的缉私队工作,元震婉拒了。苏亮不服强烈要求,局长也同意苏亮参与缉私队工作。元震无可奈何,但打定主意对苏亮保持警惕。元震在货运站向朱先生上次的帮助表示了感谢,并让他和蛤蟆多劝劝孙有德,不要让他在错误的路上越走越远。朱先生和蛤蟆旁敲侧击地劝孙有德远离日本人,不要被江田枝子操纵。孙有德现在是肩负几百个兄弟的生存,已是骑虎难下。朱先生见劝孙有德无用,于是跟蛤蟆商量不如从侧面帮助孙有德。因为大战在即,如果日本人取得天津卫,孙有德越发会被江田枝子掌控,将来极有可能做出祸国殃民的事情。两人深思后决定找元震帮忙。他们把最近日本人要走私重要物资的事告诉了元震,让他多加注意,不要让江田枝子得逞。他们想搞砸江田枝子的生意,让她和孙有德产生矛盾,借以让两人闹掰不再往来。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