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集

   元震假装上当带人赶到孙有德的货仓,孙有德在当场坐阵指挥,元震与孙有德的人开始火拼起来。而在码头大烈带着人正在转运货物时,被雷霆带人突袭,大烈还认清来者到底是谁时就被抢了货物。孙有德以为自己声东击西的计策得逞心中暗喜。哪知突然有人来报,码头出了事情。等孙有德心急火燎地赶到码头,大烈告诉他货物被不明人士抢走。孙有德、苏亮和江田枝子三人想不明白,明明只有三人知道此次行动计划,为什么风声会走漏。排除江田枝子,怀疑的对象就只有苏亮和孙有德。孙有德和苏亮互相猜忌。大烈突然告诉孙有德,苏亮买了离津的船票要离开此处,此举似乎表明他狗急跳墙了。孙有德写匿名信给警局局长并附上苏亮走私犯罪的证据。苏亮见状不妙赶紧逃跑。警局下令全城通辑他。苏亮如丧家之犬般逃窜,突然被孙有德的人围堵。孙有德让他供出把货物藏在哪里,苏亮始终不承认自己抢走货物。孙有德本就看不起苏亮的为人,于是毫不犹豫地杀了他。大烈觉得苏亮死有余辜,谁让他敢抢日本人的枪支。孙有德听了大烈的话才知道此次日本人走私的货物竟然是枪支。孙有德有一种被欺骗的愤怒,他暴跳如雷地找江田枝子理论,并声称自己以后再也不想和日本人合作。江田枝子不以为然,她知道孙有德早晚还是会求到她。果然,不久孙有德的货运站、码头、商铺都被日本人查封,工人也被日本人驱赶,连银行帐户也被法院冻结。日本人果然手段够狠。接着大烈向他汇报没有查到苏亮藏匿货物的地方。孙有德联想到最近地下党几次劫持日本人的火车,他突然反应过来,应该不是苏亮抢走了货物,极有可能是地下党。而元震那天晚上牵制他的行为说明他和地下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苏亮死后被孙有德偷偷地吊在警局门口,面前挂着一个写有“死有余辜”的牌子。警局局长知道苏亮罪有应得,但为了平息舆论只得把苏亮塑造成一个遭罪犯打击报复而死的英雄形象,并为他开了追悼会。孙有德亲自去参加了追悼会,他暗示元震不管是谁劫了那批货他都不会放过,就算是地下党也不放过。元震有了警惕,他让程小妍最近减少与地下党的联系,谨慎行事。孙有德让大烈去查苏亮之前查地下党的案子。结果发现当时元震参与了搜查商水酒店,而根据调查商水酒店是地下党在天津的一个据点。孙有德又调查了商水酒店的入住记录,赫然发现短时间内程小妍竟在这个酒店开房三次。孙有德若有所思起来。由于与地下党有关的案子大都发生在北宁,孙有德便和大烈回到了他的发家之地——北宁码头。北宁码头的那帮劳工们听说孙有德回来了都欢呼雀跃,唯有码头的老把头冷眼看着他。

第41集

   孙有德打着富贵不忘贫贱之交的旗号,说是有一项大生意要做,要带领昔日的弟兄们一起发财,于是高薪招募大量劳工。劳工们争先恐后地报名。大烈带着17名劳工说是去孙有德的货仓里搬运货物,不料货仓突然起火,众劳工不明所以,惊慌失措之时日本兵突然包围了他们,说他们在日本人的仓库里偷盗、纵火,把他们都抓了起来。劳工们被抓的消息传来,程小妍忧心忡忡。她一心想去北宁码头,想帮助这些劳工,因为孙有德和日本人栽赃这些劳工就是为了把地下党引出来。元震劝阻她不要莽撞行事。老把头带着众工友上街游行,又到孙有德家附近声讨。孙有德仍然不为所动。朱先生和蛤蟆听说了此事,都到孙有德家里劝他,因为这些劳工已经在日本人的威逼下被法庭判了死刑,不日将要执行。孙有德根本不听劝,朱先生和蛤蟆痛心疾首。而孙有德向大烈下令除掉这两个人。大烈一向对孙有德言听计从,他按照命令杀了朱先生和蛤蟆。失去兄弟孙有德心里还是很难过,这时一直陪着他的长的和白映秋一模一样的女人回来了。孙有德让她滚开,因为他刚刚查清原来这个女人是日本人,叫雅纪子,她是江田枝子派到孙有德身边的卧底,之前暗杀两个警员的现场留下的观音像和孙有德的帽子都是雅纪子偷出去的。孙有德觉得整个世界都背叛了自己。他气愤难过,但雅纪子这么长时间以来与孙有德朝夕相处已情根深种,她愿与孙有德不离不弃。日本人最后枪杀了17名劳工。北宁码头的劳工们对孙有德恨之入骨。江田枝子让孙有德把他们丢失的枪支找回来就既往不咎,孙有德不愿与他们再合作,他们就用雅纪子威胁孙有德。明知她是日本人,可看到那张与白映秋一模一样的脸,孙有德屈服了。江田枝子给孙有德三天的时间,不然就杀了雅纪子。孙有德答应了,可等他一走日本人就开枪杀了雅纪子。劳工们的惨案让程小妍内心又急又痛,她坚持要去北宁码头。元震为了这个自己深爱的女人,不想让她以身犯险,他乘其熟睡留下字条,自己代替她亲赴北宁。等程小妍醒来看到纸条,她疯一般地追到火车站,在元震要上车的一瞬间叫住了元震。

第42集

   孙有德带着大烈和其他兄弟,拿枪威逼北宁码头的众劳工们交出地下党。众劳工在他枪口下只能对他怒目而视。孙有德一步步逼紧劳工,眼看就要开枪,元震和程小妍赶到呵斥他乱杀无辜。元震主动提出由他来承担一切,让他把自己交出去。老把头回忆起过去孙有德正直仗义的过往,斥责他现在见利忘义卖国求荣。孙有德开枪打死了老把头。老把头的死激起元震和劳工们的愤怒,大家一起唱起了九一八的歌。孙有德的人被这股愤怒逼的节节后退。突然警局局长带着大量的警察把孙有德包围起来,并宣读了国民政府对孙有德的宣判,要将他作为汉奸抓起来审判。原来孙有德害死17名劳工的事被新闻媒体曝光,激起了全天津人民的愤怒。加上日本人战事全面开展,全国抗日激情高涨,国民政府决定处置一些汉奸以平民愤,而孙有德首当其冲。日本人觉得他没有了利用价值,根本不愿管他。孙有德现在是穷途末路了。孙有德知道自己在劫难逃,突然向警察开枪,双方枪战激烈。大烈为掩护孙有德身中数枪,而元震一心追杀孙有德没留意躲在旁边的小喽啰。程小妍发现危险扑了上去,元震打死了小喽啰却来不及抵挡孙有德射过来的子弹,程小妍用自己的身体帮元震挡住了子弹。孙有德眼睁睁地看着程小妍在自己怀里去世,他心如刀绞。为防止孙有德逃窜,他追到了货仓。兄弟俩在货仓里决一死战,往日的恩恩怨怨,爱恨情仇都化着了两个人的搏斗。最后两人都遍体鳞伤气喘吁吁。孙有德已生无所恋,他把打火机点燃扔向了货仓里流满一地的汽油,在打火机落地的一瞬间他大喊一声大哥后猛地把元震推到屋外。货仓爆炸了。三个月过去了,元震因为当时没有在货仓找到孙有德的尸体,他于心不甘。每一天他都无心工作不停地打听寻找,如魔怔发疯一般。局长劝他放弃,可他拒绝了,一心要找到孙有德。这一日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江田枝子突然碰到一个疯疯癫癫的乞丐,乞丐走到她面前,乘她还未反应过来时突然用自己做的凶器刺中她,乞丐一连刺了数下,江田枝子一句话也没有来的及说就死了。乞丐很高兴,欢呼雀跃地。元震细看他,除掉一侧脸受伤破相,赫然就是孙有德。原来爆炸时他被炸落楼下,脸部着地,受了伤却没被炸死。元震把他抓起来,他很明显地已经疯了。元震对他爱恨交织,在他临上刑场前给他买了他最爱吃的狗不理包子,又在刑场上亲手把他绑在刑架上。孙有德虽然疯癫,但他嘴里一直喊着大哥。也许他根本没有元震的记忆,却在脑海深处烙印着这个最亲近的人。元震心如刀绞,亲自下达行刑的命令。枪声响起,孙有德罪恶的一生划上了句号。元震最后说出了心里话:下辈子希望还做兄弟。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