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集

婉茹告诉燕文川老马有新任务需要他帮忙,最近有不少特务跑到解放区制造混乱并且用伪钞买了不少重要物质。婉茹告诉燕文川老马怀疑凤凰山可能就是训练基地。燕文川告诉婉茹有个人可以让老马去调查下,曹化龙的老婆。

陈恭如问燕文川对雷振山的思想状态有什么了解,燕文川说自己对雷振山故意说了一些赤色的言论但雷振山对党国还是没二心的。

政道告诉雷振山古树民的老婆田翠娥到江城了来讨要抚恤金。雷振山让政道赶紧给她一笔钱打发,发放抚恤金的事千万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姚鼎秋和廖忠虎来到尚德元那告诉他24军团有大笔抚恤血去向不明,自己查了后那笔钱正是兵变分子被击毙后。两人觉得这事一定和雷振山有关。

尚德元让姚鼎秋和廖忠虎一定要严密监视住田翠娥。尚德元还告诉两人委座对裁决逸菲很满意。

中午陈恭如拉着燕文川一起到雷家吃饭。陈恭如劝雷振山别和尚德元那种人生气。

燕文川回到家后婉茹告诉他曹化龙的老婆什么都说了,凤凰山就是特务的培训营地并且假钞就在这里制造。

华东地区由于假钞物价飞涨并且有一份老首长还被刺杀,婉茹说老马让行动队和木兰游击队要武装突袭凤凰山。这时外面突然传出救火车的声音,燕文川想到引爆凤凰山的电线杆之类的东西那些离假钞的仓库都很近。

燕文川,婉茹和水猴子到了凤凰山的外围用望远镜观察训练宫的情况。燕文川让水猴子到附近去放风筝。

放风筝的水猴子把风筝刮到了电线上。廖忠虎把水猴子追上了。水猴子说自己是上山采猪草的。廖忠虎倒是没有小孩下手让水猴子滚蛋。

晚上下雨打雷风筝起到了作用凤凰山上发生了爆炸,燕文川和婉茹很兴奋,两人决定庆祝下去看了电影。

陈恭如和姚鼎秋到了凤凰山时山上还在爆炸。

在电影院里的婉茹骗燕文川前面的男人认识她,让燕文川帮她挡着,燕文川抱上了婉茹,婉茹心里甜蜜的不得了。

陈恭如回到保密局后把娄海平叫来。陈恭如告诉了娄海平那是保密局的一个秘密基地,如果制造假钞的事被披露出去党国脸上无光。陈恭如让娄海平起草份通告就说凤凰山上军火库。陈恭如又让娄海平把24军团所有军火库装上避雷针。

姚鼎秋把有小孩在凤凰山上放风筝的事告诉了陈恭如。

陈恭如和娄海平在和装避雷针的高所长聊天时高所长说贵站的防雷意识不如普通市民,昨天上午有位女市民打电话过来说要到山上放风筝。这让陈恭如确定了好像凤凰山的爆炸是人为的。

29集

雷夫人问雷振山知道不知道假钞的事,雷振山和夫人说该问问他这个好哥哥。雷振山让夫人明日把陈恭如和燕文川都叫来。

老四急忙忙跑来告知燕文川出大事啦,老四就是要说凤凰山的事,老四要和燕文川说话时随意的拿起了燕文川的眼镜,老四察觉了燕文川一直带的绝非近视镜而是平镜。

陈恭如已然确定了凤凰山上的爆炸是人为所致,老四查到了当日打往气象局的电话仅有4个,其中一个电话是公用电话。陈恭如在地图上查到这个公用电话亭离燕公馆很近。

陈恭如当即给燕文川打电话告知他码头有人贩卖烟土让燕文川把人抓回来就地正法并让他多带些人各个大码头好好搜一搜。陈恭如又问这个女人的声音能不能听出来。陈恭如又让高所长给燕公馆的婉茹打了电话。挂了电话陈恭如问高所长是绝非她,高所长说有点像但不敢肯定。

陈恭如又让娄海平通知老四去领颗定时炸弹定在下午3点爆炸。老四给陈恭如拿来炸弹后陈恭如问老四拆除炸弹需求多长交付,老四回答如果是行家大概需求十分钟。

婉茹收到了一个包裹,拿着包裹到屋里后婉茹听到了定时炸弹的声音。婉茹打开包裹后果然是颗炸弹。此时的燕文川正在雷家。

雷夫人想试探下燕文川对小冉的态度故意说要给文川介绍个对象。

婉茹对着这颗炸弹并没有立刻拆除而是希望燕文川给她指点迷津,婉茹打了电话到保密局燕文川,娄海平也不在,不过婉茹听到了电话里有人提到了安非他命是给测候所高所长买的,婉茹知道了今日打电话来的就是高所长,本人已然被敌人怀疑了,这颗炸弹就是个诱饵,如果本人拆除的话这就说明本人是共产党。

还有十分钟的时候陈恭如让娄海平给燕公馆打电话。陈恭如猜想如果玉兰是共产党的话这玉兰不会说出来炸弹只是敷衍一下娄海平。

就在婉茹不知该不该拆弹时电话响了,婉茹和海平说起话来,尽管还有十分钟就爆炸了婉茹平定了下情绪和娄海平聊了起来。娄海平东拉西扯,婉茹知道这是故意试探,婉茹已然做好了牺牲的筹备。

还有两分钟了娄海平的挂断了电话。娄海平不舍得婉茹就这么死了。婉茹很平静的坐在沙发上,遗憾的是婉茹还没来得及和燕文川表白,她是这么的爱着燕文川。

还有30秒钟陈恭如制止了要打电话通知婉茹的娄海平。婉茹看着眼前的炸弹心想永别了文川,爱你,婉茹流下了泪珠。时间到了3点钟整不过炸弹并没有响。

燕文川在雷家故意把陈恭如制造假钞的事透露给了雷家人。

老四告知陈恭如这个炸弹是假的,本人把炸药给换掉了。陈恭如立刻用枪指住老四。娄海平在一旁也替着老四说好话,老四算逃过一命,陈恭如走后娄海平谢老四,老四说本人这么做可全是为了他。

姚鼎秋和廖忠虎认为陈恭如是靠不住了务必要抱上尚德元这棵大树,姚鼎秋告知廖忠虎一定要把田翠蛾看好。

姚鼎秋和廖忠虎审问了田翠蛾,田翠蛾禁不住吓说了钱是勒处长给的。

燕文川回家后笑婉茹当时完全可以一走了之,婉茹说当时娄海平一直和她在说话本人没有理由走。婉茹说本人走文川就暴露了。燕文川说婉茹这么做慷慨赴义很愚蠢。婉茹当即哭了,婉茹问燕文川知道本人要死的时候想的是什么吗,婉茹告知燕文川本人当时很遗憾本人爱上了一个男人却没有来得及告知她。燕文川明白婉茹的意思,但他不能这么做,两人如果只要露出一点绝非主仆的关联便有可能被人察觉并影响神圣的任务。

燕文川把炸弹拿到了保密把事情和陈恭如说了,陈恭如装作一副关心的样子。

30集

回到家燕文川给婉茹道歉况且表示本人愿意干家务来补偿。

陈恭如把老四叫到办公室问他能确定玉兰没看出破绽吗。炸弹完全没有被破坏的痕迹。陈恭如还是想给测候所打电话的女人。

姚鼎秋和廖忠虎把田翠娥交待的靳处长告知了尚德元。尚德元想利用这事件扳倒雷震山取而代之变为24军团的司令。

燕 文川接到陈恭如电话草鱼滩察觉无名女尸。燕文川陪着陈恭如一同到了现场是田翠娥的尸体。24军团的人确认了死的人就是田翠娥。有人给田翠娥发抚恤金的事被 陈恭如知道了。燕文川经过格析后认为有人私审了田翠娥。燕文川又问王副官有没有人向他打听过田翠娥的行踪,王副官立刻指出有个姓金的干事打探过。

娄海平查了姓金的这人是尚德元安插到24军团的,尚德元一共安插了6个人,其中一个叫张绍麟的是保密局的线人是姚鼎秋安插的。燕文川直接分析出是尚德元所做。陈恭如说难怪今日找不到姚鼎秋和廖忠虎。娄海平和燕文川立刻指出两人这么做太不应该了。

燕文川回到家告知婉茹古树民和靳云鹏的关联不一般。靳云鹏也是一名进步军官,如果和此人联络上对策反雷振山很有帮助。燕文川指出现在他的处境很危险要当晚救出靳云鹏。燕文川知道上面已然起初对雷振山动手,无论如何本人都要保护雷振山的安全。

婉茹拿着燕文种草拟的计划拿给了老马。老马同意了燕文川的计划。

姚鼎秋和廖忠虎一直监视着靳云鹏,靳云鹏收到了信息让他到圣母玛利亚医院有人会相助他转移。

姚鼎秋和廖忠 虎察觉靳云鹏一家要跑后立刻也跟着追到了医院。婉茹帮着靳云鹏把他老婆和孩子转移到了安全地方不过靳云鹏被姚鼎秋和廖忠虎杀死了。婉茹为此胳膊也受了枪伤。

婉茹没有处理伤口后便赶紧回到燕文馆。燕文川给婉茹做了一个小手术。燕文川让婉茹好好休息站里要开个会。

陈恭如在保密局开了会。靳云鹏死之前给本人同志打了电话人都跑了。陈恭如问姚鼎秋这么大的行动为什么不汇报。

雷振山已然知道了情形,雷振山担心本人发放抚恤金的事被尚德元告到南京可就不便了。

姚鼎秋和廖忠虎向尚德元汇报怀疑是燕文川给勒云鹏通风报信况且廖忠虎指出在医院里的共产党很可能是卓玉兰(婉茹)。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