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集

燕文川告知婉茹现在是策反雷振山的时候,把国民党要把学者送到台湾的事告知了婉茹。燕文川要婉茹配合他取得这份学者名单。

燕文川找了唐世雄帮忙,趁着夜黑唐世雄进了尚德元家。唐世雄弄先开了尚德元家的保险柜拿到了学者名单可是唐世雄忍不住手痒又顺手打开另外一个保险柜偷了东西。

燕文川拿到名单后交给了老马,这时的婉茹去陪了娄海平看电影。燕文川回到家后感觉到婉茹已然征服了她,尽管是这样燕文川却又要逼着本人冷静下来。

娄海平送婉茹回到燕公馆外时婉茹已然在车时睡着了。娄海平偷偷吻了婉茹一下,婉茹正好醒来打了娄海平一巴掌。婉茹像个受伤的孩子进屋后在燕文川怀里痛哭起来。

第二日一早燕文川上班便故意的骂娄海平说他侮辱妇女。老四拉开燕文川,燕文川让老四问问娄海平对玉兰做了什么。

尚德元知道名单丢失后下令紧急行动但是学者已然不见了。

姚鼎秋和廖忠虎探查过现场后认为不一定是共产党做的也许只是一个小贼,有可能会拿着偷到的东西出去卖。尚德元命立刻布控。

唐世雄拿着偷来的东西到当铺时被人追踪了,唐世雄察觉后知道了保密的廖队长打过招呼了。

当铺老板画出了唐世雄的画像,姚鼎秋和廖忠虎看到照片觉得有点面熟。廖忠虎突然想起来了是这个江洋大盗。

唐世雄知道为燕文川惹了不便立刻打电话给燕文川可是没有人接。

廖忠虎和姚鼎秋问过后知道人已然被枪决了。娄海平跑到老四办公室告知他唐世雄没死偷名单的就是他。娄海平告知老四燕文川和唐世雄都有可能是共产党。这时陈恭如也进来,陈恭如已然知道唐世雄的事。

娄海平和老四被陈恭如派去监视婉茹,娄海平知道这是陈恭如在试探他们二人。

唐世雄不知道燕文川已然被扣押继续打电话还是没有人接。

尚德元召集了所有人共同审问燕文川。虽然燕文川不承认但所有人到了处置唐世雄的现场。燕文川知道本人的谎言即将被揭穿不如拼个渔死网破。

35集

燕文川抢了廖忠虎的枪指住了他。众人一楞后立刻喝止燕文川。

就在燕文川指着廖忠虎的时候竟然挖到了尸体。陈恭如让边局长去验尸。

从娄海平和老四的反应来看婉茹猜测燕文川出事了。虽然婉茹不知道是什么事但知道处境一定十分危险。

唐世雄的尸体突然出现让燕文川迷惑不解,不过现在燕文川已然没有时间想这些要尽快解脱本人的嫌疑。燕文川指出廖忠虎三翻五次的陷害他本人是气愤不过。

监视婉茹的娄海平接到了电话燕文川这边没事了。娄海平和老四立刻回到了站里。

陈恭如还是对燕文川不放心让老四立刻对唐世雄做尸检,验证唐世雄的死亡时间。

燕文川在回家的门外唐世雄的兄弟给燕文川带了一封唐世雄留给燕文川的信。

娄海平和老四在做尸检的路上被军车给撞了,陈恭如知道后让两人休息一晚第二日再做尸检。就在这个夜里尸体被人做了手脚。

第二日娄海平和老四去做尸检后汇报给陈恭如死亡时间有三四日的时间。陈恭如说看来是唐世雄。

尚德元收到燕中正电报要密栽雷振山。尚德元筹备暗杀雷振山。

燕文川把蒋介石要对他的事告知了雷振山,雷振山对党国的忠心一时还不能动摇可尚德元已然做了筹备要暗杀雷振山。

娄海平找到24军团的韩处长让他帮忙盯着点尚德元派去的几个人。

燕文川找了小冉让她劝劝雷振山。雷振山根本不相信有人会害本人。这时家里的电话响了。

尚德元找雷振山说明日是清党22周年纪念日到兵团各处视察。

娄海平接到韩处长的电话后立刻汇报给陈恭如尚德元的人在老虎嘴偷偷埋地雷。娄海平猜出尚德元要暗杀雷振山,陈恭如更猜出尚德元明日一定会借口不去。

36集

陈恭如猜到了尚德元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对付雷振山难道是委员长的命令。即使陈恭如猜到了这些并且雷振山又是他亲小舅子不过陈恭如仍然没有告诉雷振山并让娄海平提醒韩处长一定要保密。

娄海平和老四聊天时说没想到陈恭如真的会六亲不认。娄海平提醒老四这事可千万不能说出去。

在办公室的娄海平收到了一张纸条告诉他明天尚德元会暗杀雷振山是火鸟传的纸条。燕文川怕又是陈恭如下的套便给雷振山打了电话,雷振山果然明天要去视察。燕文川把暗杀的事告诉了雷振山但当时雷振山却没有放在心上。

这时政道进来了雷振山把燕文川说尚德元会暗杀的事说了。雷振山不放在心上但政道很以为意说要派人去调查下。

燕文川打给雷振山的电话被娄海平的人监听到了。娄海平让手下把这事烂到肚子里他会处理。娄海平把监听到的消息全部烧了。

娄海平认为是老四告诉燕文川的,老四说真不是自己。娄海平拉着老四一起全找燕文川。燕文川承认了说自己收买了尚德元身边的人才知道的消息是行动队的人。燕文川问娄海平怎么知道的,娄海平告诉燕文川自己是听韩处长说的并且陈恭如知道这事了。娄海平还担心如果明天雷振山逃过一劫自己是说不清了。老四给娄海平出主意陈恭如不是怀疑有内鬼吗教娄海平在陈恭如办公室装个窃听器。

临走时燕文川问娄海平是不是监听他的电话了不然怎么会知道人雷振山打了电话。娄海平告诉了两人自己监听的不是燕文川的电话而是雷振山的电话,不仅是雷振山凡是24军团旅团级以上的电话都被监听。

燕文川以火鸟的名义给通知了老马雷振山会被暗杀。

晚上燕文川去了雷家劝雷振山不要去视查但雷振山仍然不放上心上。

燕文川回到家后老马正在家里。老马接到了上级的命令一定要保护好雷振山。燕文川已经有了一个计划但不知道能不能管用。

晚上陈恭如做了恶梦雷振山被炸死,陈恭如想要告诉雷振山,不过电话过去后却没有开口。

第二天一早娄海平告诉蒋参谋长和尚德元是一伙的,查看地雷的事做了手脚。

雷振山就快要进入老虎嘴时被小冉和燕文川拦住了,小冉告诉雷振山母亲生病了医生说很可能是脑出血这样才把雷振山骗回来。燕文川告诉黄政道蒋副参谋长是尚德元的人,老虎嘴内全是地雷。

政道回来告诉雷振山老虎嘴确实被埋了地雷。雷振山当场就要下令把尚德元抓起来。政道阻止了雷振山认为这次是委座的意思,如果现在抓了尚德元那就是和委座翻脸了。雷夫人问燕文川是不是陈恭如早就知道这事。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