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集

陈恭如,姚鼎秋,娄海平和蔡老四在燕文川家吃饭。陈恭如吃饭时问起窦婉茹家里的收成情况。婉茹说自己家那边粮食不够家家种红苕吃。陈恭如讲了一个故事说自己当年带人围剿了一股共产党就是吃红苕坚持到最最后的到现在还记得师长的名字窦伟祥。婉茹听到这手在桌底下紧紧的抓着,神情也变的不对了。燕文川解释婉茹(玉兰)的爷爷是被共党镇压的。

离开后陈恭如等人就觉得婉茹不一般。姚鼎秋对陈恭如说婉茹可不是聪明,漂亮那么简单。

婉茹哭着和燕文川说陈恭如杀了她的父母,这个仇她必须报,谁要阻拦就杀了谁。

婉茹去找了老余让他帮自己杀了陈恭如。

陈恭如在江大便下了车去找雷小冉,陈恭如故意告诉她自己刚刚去了燕文川那吃饭并夸保姆做的饭好吃还告诉小冉怀疑保姆是个共产党。小冉一下急了担心燕文川有危险,陈恭如让小冉没事去文川那多看看文川并监视下卓玉兰(婉茹)这样一下是可以增进感情,二对燕文川也是个保护。

老余答应了婉茹帮她的忙,婉茹告诉老余晚上让燕文川约陈恭如第二天到家里吃饭半路进行截杀。

燕文川,娄海平和老四一起又到了医院去看松本。燕文种拿了一个钟对着松本说如果72个小时内他再不交待那他就对自己没有意义了就真的要给他送钟了。说完话便对松本打了针手下进来布置起来。

雷太太听了陈恭如的话对婉茹不放心自己带了保姆到了燕公馆要把婉茹赶走。

雷振山问自己部下政道对党国要把细菌武器卖给他国的事怎么看。雷振山决定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要政道到圣母玛利亚医院干掉松本。

第24军团警卫团团长勒云鹏到了圣母玛利亚医院后向政道汇报保密局的人保密太严暗杀不太可能只能强攻。

燕文种和娄海平及老四说他怀疑保密局的人有内鬼,如果松本想要传递密码一定会和人接触,现在能接触到松本的只有保密局和医护人员。燕文川解释松本要是传递密码可能会通过敲打墙壁的方式,保密局的人只和松本一墙之隔,所以让老四安装了窃听器。三个正说着话程雅芝又出现在医院里做画了。老四过去和人勾搭让人帮他画像,结果画的非常丑老上就和她吵志来。燕文川和娄海平过来相劝后燕文川发现了不同寻常。燕文川让娄海平和老四查清这个人的底细。

娄海平和老四让护士调开了回到病房的程雅芝后两人进去对程雅芝的画拍了照。

燕文川已经发现了松本拉的小提琴曲就是他要传递的密码。回到家告诉了窦婉茹并且告诉她程雅芝可能不是一个人还有同伙让婉茹告诉老马跟踪程雅芝而且还有一个自己初步订制的计划。

8集

勒云鹏带着人冲到了圣玛利医院进行强攻要杀了松本。燕文川和婉茹在家也听到了枪声。

勒云鹏并没有成功被廖忠虎挡住了。勒云鹏手下的尸体被陈恭如带走了。政道向雷振山汇报担心被陈恭如查到尸体的身份。

燕文川算到陈恭如会开会并且把电话打来的时间都算好了。燕文川让婉茹抓紧把自己的计划告诉马天平。

开会时燕文川想到了可能是雷振山做的。陈恭如让燕文川谈想法时他说可能仅仅是仇杀也许并没有目的。

马天平看过燕文川的计划后认为很严密可以执行。让婉茹密切配合燕文川。

燕文川指出很可能是24军团对廖忠虎扣押鸦片的事怀恨在心中报仇根本不知道日特档案的事。娄海平认为还是和日特案有关。陈恭如把调查案子的事交给了娄海平。

医院枪击案让婉茹刺杀陈恭如的事泡汤了。婉茹悄悄找到老余想要在明天陈恭如上班的路上下手。老余从婉茹说话中发现了婉茹对燕文川的态度起了很大的变化,对燕文川的印象越来越好了。

燕文川在回家的路上为了保护自己的策反对象雷振山,燕文川心想民必须要拿到鸦片这个关键的证据。这时燕文川突然看到前面一群人在殴打一个人便出手相救并且让黄包车把姓唐的这个人送到医院还给了他看病的钱。燕文川出手救人时被回家的婉茹和老余也看到了背影。

晚上回家婉茹试了试燕文川的身手判定下晚上看着的人到底是不是燕文川。结果燕文川被他打了两拳,婉茹觉得自己可能看错了。

晚上松本和程雅芝用密码相互传递了信息。松本觉得中国人可能已经没有耐性了告诉程雅之明天他会尽量拖延拉琴的时间让她一定要快速记录。

第二天一早燕文川上班时起来晚了。燕文川的包落在了书房让婉茹帮他拿下,结果手枪压在书下婉茹没有看到。燕文川走后婉茹便和老余到了保密局门口准备刺杀陈恭如。

燕文川到了医院看到了程雅芝又在作画这时的松本也要拉琴。

娄海平在太平间验尸燕文川过来找娄海平想要调动行动队的监视纪录让娄海平帮忙。娄海平走后燕文川问正在检查的尸体的军官都检查过了没有包括鞋子和袜子。


9集

燕文川在停尸房故意说看到尸体动了让那位军官检查,趁军官检查时燕文川把鸦片赶紧放到另具尸体的袜子,娄海平把燕文川要看的资料拿回来后燕文川

便走了。娄海平和那名军官再检查尸体时发现了鸦片。

婉茹和老余盯上了陈恭如的车但两人万万没有想到抢来的汽车暴露了他们的行踪。

燕文川去医院找昨晚他救的姓唐的那个男人唐世雄。在门口燕文川看到唐世雄的趁护士扶他起来时就偷走了女护士的戒指。

燕文川进屋后就指出唐世雄好身手。燕文川和唐世雄说小护士也不容易让唐世雄把戒指还给护士并说如果缺钱自己这还有。

警察局局长来找陈恭如门外碰到老四。边局长告诉老四纱厂的宋厂长被劫了但劫匪什么都没抢只抢了车并且现在车就跟在陈恭如的后面。

燕文川来找雷振山和他讨论起共军打进石门的事并问雷振山听没听过有武装分子袭击了圣母玛利亚医院。燕文川告诉雷振山保密局怀疑是他的手下干的并

指出如果这件事要是被人断定和海蛇案有关的话那就麻烦了。

婉茹和老余没有机会对陈恭如下手,两人发现陈恭如是去机场。婉茹建议在半路等着陈恭如返回。

燕文川拿着乐谱去找老四问他能不能破译下,老四看了后不行但他告诉燕文川有个人能破不过这人一直被关在监狱中。燕文川要和站长打个报告。老四答

应后便要急着走告诉燕文川自己要看俄罗斯演出团演出。燕文川问老四刚刚看着廖忠虎了是不是有行动。老四悄悄告诉燕文川要出大事。把宋厂长丢车的

事告诉了燕文川并说可能是共党要刺杀陈恭如。

燕文川回到办公室马上往家里打电话结果没人接听,这时间正应该是窦婉茹做饭的时间,燕文川想到可能是窦婉茹要为自己父母报仇。燕文种要阻止婉茹

的行动必须得找到江城地下组织。

燕文川去了电话局让工作人员查到一个号码的具体地址。这时的婉茹和老余已经被人包围了。

燕文川在找老马的途中想到了唐世雄,他必须要得到这个江湖义士的帮助。

燕文川找到老马把婉茹出去要刺杀陈恭如的事说了。燕文川告诉老马可能他们乘坐的小汽车已经被人包围了给老马出主意围魏救赵,让老马立刻召集人手

对付玛丽亚医院。走时燕文川又管老马要要了安定。

离开后燕文川去江大找了雷小冉把她接到自己家并送了小冉一条纱巾。燕文川又给小冉倒了杯酒并且放了安定。

在机场回来的路上陈恭如和姚鼎秋已经等着抓捕两个劫匪了。

小冉没过一会便昏睡过去,燕文川把小冉抱回了房间。

小冉睡着燕文川便开车出门,路上燕文川干倒了两名警察骑着警察的摩托走了。

老组织的人已经攻打玛丽亚医院。廖忠虎命人赶紧让警察增援医院。陈恭如这边已经马上到婉茹和老余的地方。婉茹和老余准备行动了。

婉茹开枪后便大批保密局的人立刻现身抓捕两人。老余知道中了埋伏让婉茹赶紧撤。婉茹不听非要杀了陈恭如才罢手。燕文川和唐世雄蒙着面赶来才救了

婉茹和老余。

燕文川处理了偷来的摩托后便赶回燕公馆上了小冉睡的床。

全部评论: 9
  • 诗雨 : 是编剧脑残还是演员脑残了这个女人真不想看她
    2015-07-25
  • 月光影子 : 女主你要害死多少人啊才能罢手这样什么还能家入共产党呢
    2015-04-24
  • 月光影子 : 女主角啊你在这里面对我来说好像没有用了因为一到你的剧情我就快进了
    2015-04-24
  • 莲子芳香 : 女主角演的太差共产党怎么会有这么个没脑子没素质又野蛮的人加入有辱共产党啊
    2015-04-04
  • 幼稚的成熟 : 请这个人演真是降低这个戏啊本来挺好看的电视请这个女的演只有两个字无语
    2015-03-21
  • dyf : 女主角演技太差让人往下看的欲望都没有了
    2015-03-05
  • 诚信舍得 : 这个女的纯是为了多出镜哪天能给个大d演看上
    2015-02-27
  • Sa : 弄这么个女人真让人倒足了胃口男主角演得好
    2015-02-12
  • 一指流沙 : 斗宛如就是个骚逼一看她就恶心看她都没有性欲了
    2015-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