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VIP影视大片免费看,点此关注公众号。老司机不迷路, 你懂的!

第1集- 三位公公 流落民间

  民国政府推翻满清皇朝,溥仪和妃子仍能住在紫禁城,起居饮食仍有数百名太监服侍。御膳房太监李肃恭每日都预备丰富御膳;御药房太监丹田跟随御医习医多年,懂得把脉看症;太监陈小凤继续悉心照料妃子的妆容。1923年皇宫失火,溥仪怀疑是太监所为,将宫内数百名太监驱逐出宫。肃恭、小凤和丹田依依不舍离开紫禁城,三人流落民间後为平民饭馆干著粗活。三人落难巧遇晋昇肃恭三人的专长得不到赏识,於是想找另一份工,惜人浮於事并没有背景而没法离开。三人下班碰见「进步会」的叶正义捉住了崔公公和两名太监,力数他们祸害大清,要肃恭向崔公公掷鸡蛋。崔公公义子崔晋昇抓起鸡蛋掷过去,并静悄悄对肃恭说勿让他人出手,才是对崔公公最有利。慈安寺内,晋昇正为崔公公涂跌打药,丹田三人亦带药为崔公公疗伤,崔公公劝他们面对现实,离开北平远走高飞。肃恭等人返回四合院,舞女梦蕾表示对小凤有意,令小凤愿意卖身到金山打工换取梦蕾自由;肃恭和丹田识破梦蕾卖小凤猪仔,骗取驳艇费。正义追杀肃恭四子离开荐人馆後,三人遇到正义在查验晋昇是否太监,肃恭假称老婆与晋昇有染,正义立即放人;想不到梦蕾指证他们是太监,正义觉受骗追杀四人。晋昇逃跑时裤管突然掉下精致鼻烟壶,原来是崔公公给他卖掉换钱。肃恭认为不能再留在北平,要带同「宝贝」离开北平,晋昇以为他们三人要带走值钱的国宝,後来才知道另有所指。梦蕾带正义和巡捕到四合院捉拿四人,巡捕更向他们开枪。四人逃上火车,正义穷追不舍;火车开走,肃恭和丹田与晋昇、小凤会合,小凤才发觉屁股流血。三子打劫金家大少三人将小凤抬至货卡,合力取出子弹,再在伤口洒上火药粉;晋昇划火柴点著火药,小凤屁股顿时冒出火花。到了南方,小凤因伤口发炎而发烧,更陷入昏迷状态,他们到医院求医,却因为没有钱遭医院拒收。肃恭三子见到衣著光鲜的金带男,决定打她主意。肃恭出马用布袋套着她的头,晋昇再上下搜身,始发觉她不是男子汉。带男脱去布袋後哮喘发作,他们三人又背她到医院求医。别都医生一看,知道她是金家大少,决定立刻救她。这时传来一把女声,原来是带男姑姐金香带了一大夥人来到。带男向金香投诉遭肃恭三人非礼。肃恭情急拿起铰剪指向带男,金香无惧,更拿起手枪与肃恭对峙……

第2集- 肃恭挺身 保护金香

  别都拿着最後一盒药膏,却被肃恭抢去,以此要胁金香先救小凤;小凤三人不赞同无辜的带男被牵连。金香趁四人内讧抢去药膏,并着别都同时医治小凤,而他的医药费算在肃恭、丹田和晋昇到金家打工两年的工钱。三人喜出望外随同金香、带男到荐人馆招聘男丁,经丹田和肃恭提点,金香聘用六名精壮又忠心的男丁回到金家村。刚到村口,即听到牛婶喊捉贼,肃恭三子捉到龙、虎、豹三人,他们是隔邻村徐大富的手下。大富送男鞋赠金香金香命管家金大力派人叫大富到金家祠堂算账;大富不承认偷谷种却承认送上男鞋,更嘲笑金家村多年未添丁,因此要送鞋赠兴,金香本想息事宁人,让大富带走三名家丁,可是大富不肯收手,更要捉肃恭三子算账。大富质问金香时,肃恭恐大富对金香不利,挺身而出,随手掴大富一巴掌。带男的父亲金昌与手下罗蟹和吴贤祖推著木头车回到米仓,原来他去了城西买日本珍珠米给金香研究,可金香斥责他不紧守岗位,令大富趁机偷走谷种。金昌夫人贤慧知道表兄大富到米仓偷谷种,於是向金香赔罪。金昌受伤带子怀孕金昌二女带子追着丈夫振西,迫他饮生子符水,振西拒饮;带子追至大厅突被金家长子嫡孙多宝用真枪指吓,手枪更走火,幸无伤人。肃恭和丹田满意在金家丰衣足食的生活,但晋昇却记挂北平的生活。大力在清早敲锣打鼓,叫醒所有下人去寻找多宝。原来多宝追着金昌,要胁教他踩单车,金昌无奈,只好教他踩单车;二人争持使单车倒下,金昌护着多宝而受重创伤及脊骨,而多宝只是擦损手脚。带子忽见肚痛,自称为御医的黄大夫为带子把脉,宣布她怀孕,众人大喜。姑奶奶金淑劝金香早日嫁人,金香谓她只会嫁给有智慧、才华和善心的好男人。带男代父偷灯被擒金昌和带男在酒馆饮酒打牌,大力这时却抱怨丈夫罗蟹不思长进。感到大力在指桑骂槐,金昌失意喝醉了酒,向带男道出当年金家有盏添丁灯,却被大富偷了,大富从此不断添丁,带男得知後愿代父偷灯。一众家丁耙田松土後,又学武功,带男要和肃恭三子比试,三子出奇制胜赢了带男。带男向三人表示,小凤能否康复还看他们三人表现,并要他们配合她的偷灯大计。肃恭和丹田扮成倒夜香,晋昇则扮打更,带男这时偷入徐家祠堂;肃恭三人已抵徐家祠堂外,却被阿龙发现,三人逃走时,与携着添丁灯的带男碰面,众人不幸被徐家村民重重包围……

第3集-晋昇被迫 剪嘴报仇

  金香与金昌等人到徐家祠堂,见到带男被绑口塞布;大富好整以暇,要找晋昇剪他半片嘴唇报仇。金香为晋昇保命指愿接受大富剪唇,徐家各夫人劝大富收手,但大富难以下台;贤慧出现劝大富手下留情,并向大富念诗说理,令他的心即时被溶化。  大富不忿,不愿轻易放走带男,金香愿意送上三担谷种赔罪。带男向金香认错,金香从书柜取出一壶酒与带男共饮,劝她做回大家闺秀,戒偷戒赌,带男只得答允。  小凤舍己带男无恙  贤慧本与大富青梅竹马,但大富生性风流令贤慧怒斩情丝。十五前年,金昌带着带男三姐妹到溪边捉鱼,贤慧遇着金昌种下情根。肃恭三子抬着瓦片到祠堂修葺瓦顶,晋昇感冒未清,头晕且发热,双手发软打烂瓦片,丹田於是扶他去看大夫。带男经过赌坊,受不住诱惑而走入赌坊,却忘记接小凤。小凤到赌坊找带男,输光的带男竟将小凤押注,却给她赢钱;带男连赢廿多局,光头佬怀疑带男出千,要搜她身,带男乘乱拖着小凤逃离。光头佬追至,拾起砖头就掷,撃中小凤,并使他头破血流晕倒。晋昇已病至面色苍白,带男走来向肃恭传达小凤死讯。  肃恭戳破金淑戏法  肃恭三子找金淑问米,肃恭等尽问古怪问题,可金淑一一回应。带男怕被识破,故让金淑扮晕;带男即扮小凤上身,继续回答肃恭问题,并要他们三人找替身。晋昇认为找带男做替身最理想,可以后衣食无忧,即作势要箍带男颈。金淑见势色不对,回复清醒,肃恭三子顺利戳破带男骗局。带男当小凤作上宾看待,送上美酒佳肴,小凤与各人开怀大嚼,但晋昇却只可饮大夫的药。  小凤求带男介绍他到金福隆打工,可是小凤识字有限,五谷不分,又不懂得打算盘,於是金香决定不录用他。  丹田诊断带子无孕  黄大夫替晋昇把脉后,指晋昇外感,却开活血调经药。丹田认为黄大夫虚有其表,决定出手;丹田一面为晋昇把脉,一面想起孙御医教他把脉情节,他发现晋昇患上下痢而非外感。  黄大夫不肯为丹田执下痢药,大力指医馆属金家所有,因此准许丹田执药。丹田担心黄大夫开错药给带子,即发现他开了孕妇忌吃的滑胎药给带子,金香即请别都到府诊症。金香及时制止带子吃所谓的安胎药,而丹田再为带子把脉,肯定她没有怀孕,却只是胃气胀。别都同样确认带子没有怀孕,确是消化不良而引致胃气胀。带子自责,作势跑上天台自杀,金香出言遏止家人胡闹,却怀疑金家中了阉人诅咒。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