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VIP影视大片免费看,点此关注公众号。老司机不迷路, 你懂的!

第25集

  肃恭三子抢过手枪自尽却全都是空弹,胡麻子承诺放过金家,亦与晋昇恩断义绝,带兵离开。当日晋昇被常胜的手下救走後,在走投无路下去当兵,改名换姓为高超,他受胡麻子器重,升为副帅。三子得悉晋昇这些年的经历均表同情。众人见到晋昇安然无恙,金昌和贤慧仍受良心责备,金香敬重金昌为黄莲和金甜忍辱负重,要大肆表扬金昌。金昌受之有愧,不敢接受好意。丹田要求加入组织振西回房中,小凤等人跟着入来查问,肃恭出奇不意袭击振西,振西却轻易跌倒,各人试不出他与辫子党有关,只在他的公事包找到一条幪面巾和一顶帽,振西矢口否认。有日丹田跟踪振西走入纸扎店铺,失去他的踪影,却被人打晕。醒来时身在一房间内,振西从外进内,丹田肯定振西是辫子党人。原来丹田发觉抢密函的黑衣人身上有一股气味,与他自制驱蚊香囊的气味相同,所以猜想振西是辫子党人。振西大赞丹田既无交出傅雪,还替他们找到密函,令组织欣赏。振西道出他有次无意中救了辫子党人,激起他救国之心,於是加入辫子党,丹田羡慕,也想加入辫子党成为一员。金昌贤慧留书出走有男病人追求带弟,对她死缠烂打,令带弟生厌,并把他赶走。丹田自愿为她驱走狂蜂浪蝶,带弟心动。罗蟹和贤祖同时患了「蛇串疮」,腰间围了一连串红斑,贤祖痛不欲生,丹田因医治的草药用光,建议贤祖用医院的特效药,带他去医院医治。罗蟹认为是他们陷害晋昇的报应,金昌听到忐忑不安,不小心跌落地,弄伤腰骨,金昌也相信受到报应。晋昇被村民包围,并向他投掷烂菜,晋昇缩作一团不敢还手。晋昇自觉如废人,打算离开金家,求金昌代为照顾黄莲两母女,黄莲甘愿跟随晋昇离开。金昌不忍他们受苦,与贤慧商量令晋昇恢复名份,将整件事始末写在信上,然後打算离家浪迹天涯。 金香找到亲弟信物明知晋昇即将离开金家,肃恭决心让他休息一段时间「疗伤」,他兴之所至,从鱼塘捉大鱼,亲自炮制菜式。他竟在鱼肚裏找到一颗玉佛,金香看到玉佛背面刻有「吉祥」两个字,她想起父亲要他找亲弟的事,她立即找金淑商量。金昌和贤慧已收拾好包袱,将信放在金淑身上,金香见到他们背起行装大感意外,而假装睡觉的金淑也看完留书,知道晋昇便是金辉,誓言要为金辉取回公道。晋昇带着黄莲与金甜准备离开。金淑、金香和金昌已在大宅出现,金淑要宣布晋昇身分……

第26集

  晋昇涉嫌 打伤贤祖金香担心晋昇不守本份,立坏心肠,轻易败坏家业,认为静观其变,探其虚实,暂时不要洩露晋昇真正身分。金淑宣布黄莲不再是金昌妾侍,而是契女,晋昇便是金家契姑爷。金香嘱晋昇留在金福隆打工,由低做起。晋昇心中有愧,坚决带黄莲离开金家。走至村口,金甜突然大哭,黄莲才想起忘记带尿布,晋昇被两母女的哭声弄至不知所措,肃恭三子追至,小凤帮忙换尿布,黄莲双手又发作,肃恭乘机劝晋昇,经众人挽留,晋昇终答允留下。肃恭托朋友在香港找房子,带金香到香港医病,金香却要镇守金福隆。晋昇黄莲补办婚礼晋昇虽然贵为金家契姑爷,宁愿搬到下人房间,他向黄莲保证靠自己实力令她过好日子。肃恭三子为晋昇和黄莲办婚宴,在众人见证下,他们终结为夫妇。小凤为带男缝枕头,提醒她已有三个月「身孕」,要装「假肚」,还教她学孕妇走路姿势。胆哥到金福隆收平安费,贤祖罗蟹拒付,金香更用说话震慑胆哥。金香召集各人开会商讨促销米线方法,各人却没有甚麼建议,待晋昇进来找人帮忙搬货,肃恭借意问晋昇意见,可惜晋昇不领情拒绝献计。丹田获邀加入组织晋昇送米至半月酒家门前,胆哥踢翻单车使米散落一地,他将不满金香的情绪发洩在晋昇身上,晋昇忍气吞声。丹田为金昌推拿,吩咐带弟从药箱取出药膏,带弟看到有精美礼盒,以为丹田送她生日礼物,谁知是送给金甜的鞋子,令她十分失望,就连丹田要教她推拿,她也拒绝匆匆离去。金昌提醒丹田,带弟呷金甜的醋,丹田否认与带弟发生师生恋。振西通知丹田,指得到组织指示,要丹田偷取小贩载银両的铁盒,作为测试他的忠诚,丹田为保护偷到的铁盒宁被人拳打脚踢,他依然死抱着铁盒不放,振西认为他对党忠诚,带他见组织各人,以及进行入会仪式,正式成为辫子党党员。肃恭重遇故人巧善金香责备晋昇送去半月酒家的米甚为肮脏,晋昇却没有将胆哥捣乱的事说出,称自己不小心将米跌到地上,金香要扣他人工。小凤无法收回面店,邀晋昇和肃恭想办法,三人到面店了解,发现食物质素差,没有人光顾,店主没收入因而无法交租。这时老板娘巧善被丈夫廖标追打,三人出手制止,而巧善认出肃恭。巧善初入宫廷曾被嬷嬷打骂,得肃恭安抚。她满二十一岁出宫嫁给廖标,可丈夫爱赌,令债台高筑,巧善求肃恭通融。晋昇提议将金福隆的米线拿到面店售卖,改为金福隆米线专门店,而食物质素由肃恭监控。肃恭晋昇提议向金香反映,金香赞成。他们返回米铺,发现贤祖被人打伤,见到店内一片凌乱……

第27集

  金昌逼金香退位晋昇看到贤祖被打晕,一脸奇怪,金香正要质问晋昇,却发现他的颈项有几条血痕,便不动声色。经金香点算,发现店里丢了财物,怀疑是熟人所做,查问晋昇,他称当晚去吃宵夜,吃过栗子和饮蔗汁,大家见金香怀疑晋昇,纷纷替他讲好说话。金香到大街查问小贩,得知卖栗子和蔗汁的小贩没有开档,反而有人见到晋昇走入红楼,金香怀疑晋昇召妓。金香与肃恭来到面店,廖标拒绝顾客入店内,金香硬闯见到一个男人向巧善施暴。原来廖标逼妻子卖淫还债,金香即用脚踢廖标,廖标痛至逃离店铺。金香决定将面店改为米线专门店。丹田拒爱牛女卖艺金香肃恭返到米铺,发现带男和小凤偷钱,原来卖婴儿给他们的孕妇要临时加价,金香发觉大肚婆也是装假肚骗钱,金香提醒带男注意。罗蟹贤祖带肃恭到红楼,见到晋昇给钱鸨母,以为他又来嫖妓,晋昇有口难言。丹田清理医馆外的大字报,肃恭和金香带着巧善来探丹田,他们讲起在宫中旧事。带弟邀请他们一同参加风筝节,在活动中,肃恭看见牛女、丹田和带弟表现怪异,好奇追问,才知道牛女喜欢丹田,丹田拒爱,牛女伤心以当妓女摧残自己,后来又到医馆贴大字报发洩。金香否认打伤贤祖肃恭发现闭门失窃伤人之事与晋昇无关,因为牛女被丹田拒绝爱意,她就到红楼卖艺糟蹋自己,怎知鸨母要牛女卖身,晋昇当晚就去红楼救牛女,在推撞之下打烂花瓶,他只好赔钱。晋昇为保牛女清誉,才没有说出因由,牛女现身作证,金香无奈相信。罗蟹和贤祖对着账簿发愁,账单不是重复,便是给人撕了几页,他们还闻到账簿有瑶池酱味,暗示乃由金香所做,但金香否认。晋昇认为金香有问题,贤祖受伤当晚,他曾见到金香手执木棍和一包东西从金福隆回家。肃恭心知金香病情恶化,他在床底找到一支染有血迹的木棍和一个盛有图章、陀表和碎银包袱,金香认为有人插赃嫁祸。金香不愿听肃恭劝阻,激动至昏倒。金香不信晋昇拒退位肃恭向众人讲出金香患上脑瘤后,会一时失忆,一时幻听,并已在上海接受中西合璧治疗,但脑瘤随时会爆裂,金香生命危在旦夕,金昌担心金香健康。金昌计划开米饼厂,金香反对,认为工厂的污水会影响农村生态。金昌劝金香听取大家意见,金香觉得金昌的管治有问题,她要重整行政架构,将金昌调去看守米仓,晋昇去米线厂。金昌反对调走晋昇,更闹至不欢而散。金香连肃恭也不理睬,金昌慨叹自己不能让金香退位。金香应肃恭出席饭局,见到各人在座,心知不对劲,她指责金昌软弱,误信晋昇。金昌见无法说服金香退位,迫於无奈取出父亲遗书……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