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集 - 肃恭公布 破咒之法

  金香曾听父亲说过,当猪公死、鲤鱼公反肚、狗公呕白泡时,便是金家村绝种之时。带男找肃恭和丹田到一座残破小碉楼听命;金淑指要解封妖物,命肃恭和丹田将布拉下,但见布下有李连英雕像和金童玉女神像。金淑指出连英认为金家村是风水地要村民供奉,其父不肯,连英下咒要他们绝子绝孙。  金香命肃恭二人烧掉神像;肃恭三子将神像运至田边废地,他们不敢烧毁连英神像,更商量离开金家。  金香拆解诅咒无稽  猪女和村民掘地准备种番薯时被一尊神像绊倒;多宝和发达发现鱼塘有过百条死鱼,牛婶和牛叔的热狗被雷劈中烧焦而亡,同一时间猪公波球亦死了;金香和带男不约而同想到诅咒。金昌三女带弟学成回乡,罗蟹和贤祖接她回家时天降冰雹。村民聚集祠堂,猪女和村民抬着连英神像到祠堂,金香见状怒斥肃恭,肃恭回应大雨无法烧像只好埋掉。村民认为村中发生的事,应验当年诅咒。金香斥责妖言惑众,这时带弟认同诅咒是用来骗无知愚民,劝大家勿过於迷信。丹田研究死鱼,怀疑鲤鱼是遭人毒杀。  带弟梦游掩饰抽烟  带弟送家中各人礼物,独欠多宝;多宝生气走进书房,看见肃恭三子偷宝物而大叫,晋昇拿着的汉白玉笔座应声打烂。多宝揭发三子偷东西,但三子拒认,反诬蔑多宝拿起笔座掷向他们。金昌返回书房时见多宝拿起他的宝贝相机,因怕多宝打烂相机,趁多宝不经意按着快门,骗多宝相机摄已了他的魂魄。多宝大惊,大芝走入发觉多宝发烧。丹田为多宝把脉,怀疑他患天花,大芝却认定是阉人诅咒。大力带着肃恭三子走向马房,却闻到一阵烧焦味道,四人分散找寻气味,肃恭发现带弟在吸烟;带弟为掩饰抽烟,扮作梦游。  金香拆解绝种危机  肃恭三人将偷来的宝物藏在墙后,认为神不知鬼不觉。肃恭认为有人利用连英诅咒陷害金香,而金家对他们不薄,应该给予提点。金香在房中计数,突然有一团纸从窗外掷入,字条内容要她提防仇人。带男从乡公所刚借了人口户籍册,大力这时报告牛叔和其他村民要搬走;肃恭三人准备带走贼赃逃离时被小凤拦阻。金香和带男认出肃恭的字迹,知道是他通风报讯,并要他说出解难办法,肃恭认为首要拆解的是绝种危机。金香於是召集村民到祠堂开会,倡议女子凡三十岁就必要成亲,为金家村开枝散叶,而除了在本村为女子招亲外,更要推广至其他省县乡,村民都赞成方案。大富突然走出,指出金香刚好三十岁……

第5集 - 金香招亲 无人报名

  大富指金香已到三十之龄,应身先士卒嫁人;金香本欲说为全村福祉而迟些嫁人,因不便开口说清,因而找肃恭替她表明原意,怎料肃恭信口雌黄,指金香会立即嫁人。金香无奈,只好决定三日后在村口摆酒招亲。肃恭认为最终无人向金香提亲,金香於是与肃恭打赌,若无人招亲时便还肃恭自由身。大芝见金昌,顺势将粥交予金昌喂多宝;金昌经过神楼,听到金香祈求全村福祉,不禁想起十年前的事。  金香招亲无人报名  金昌知道金香不想随便嫁人,於是向家人透露,曾遇算命师指他有两子,贤慧明白金昌意思,指骂金昌找藉口纳妾,而三个女儿亦对此不赞成。金昌不得家人谅解,便向肃恭和丹田倾诉。肃恭即奉承金昌,指他恰似恭亲王,金家有他在才不致倒下,使金昌释怀。丹田在鱼塘捞到一个药水樽,怀疑这与死鱼有关。肃恭和丹田趁大力不在,将偷来的宝物拿去当铺,却见到别都为救儿子而典当宝贝,二人即将典当的钱慷慨赠予别都。肃恭取出药水樽,请别都查探这樽用来盛载哪一种药物。晋昇和小凤在招亲报名处守候,未见有人报名,金香为肃恭料事如神生气。  肃恭献计金香赞成  金香守诺言还肃恭自由身,肃恭献计要金家女子放下身段,做女子该做的事。这时添、丁捧着三子偷来的财物递到金香面前,金香即要捉他们到派出所。四子害怕,掉头便逃,他们慌不择路,一路向山上跑。别都碰到金香,告知丹田和肃恭他们四个是拯救金家的好人。  四子跑到龙头山腰,大力和发达已追至,肃恭牺牲自己,一人顶着追兵。金香追至,向肃恭解释龙头山有野熊出没,并准备派人入山拯救三人。丹田等人被野熊追捕,各人拼命逃离龙头山。肃恭向金香分析,指她嫁人是虚招,终极目标是吸引其他女人结婚生子,繁衍人丁;金香见肃恭有谋略,故提升他为师爷,日后为她出谋献计,并对他们三人偷古玩一事既往不咎。  金香指证大富毒鱼  别都已查到药水樽的由来,肃恭亦对此案有了眉目。小凤发现贤慧身上沾有狗毛,贤慧谓她曾去祝贺大富添丁。金香和肃恭不约而同想到这案的兄手。这时金香率众到徐家祝贺,贤慧对大富指曾跟他讲过阉人诅咒的事,却想不到他陷她不义。大富呼冤,却无从辩白引至咳嗽,拿咳药水止咳。丹田将拾到的药水樽与大富的药水樽作对比,果然一模一样,金香由此指证大富是毒鱼杀猪的兄手。大富像受了受屈,发誓要金家鸡犬不宁。  金家村口后来出现招亲长龙,金香更大派福袋,其他女眷对报名男士殷勤服侍,而带男也换了一身女装,明艳照人。

第6集 - 肃恭抗拒 金香亲近

  金家女人个个心高气傲,小凤要改变她们形象,以吸引更多男士报名提亲;金香看过一班招亲者,但没有一个合心意,於是晋昇引见风度翩翩的高军而至。金香见他精通中英文,又是武馆教头,颇合心意,於是跟高军签定虚龙假凤保密合同。带男换上女服后浑身不自在,更被一男子骚扰,一怒之下打了那男子一顿,更拂袖而去。小凤追到横巷,带男冲出,要抢去小凤的衣服。二人拉扯著,被人误会在干苟且之事,更向他们淋水。二人跑至溪边,带男终换了小凤的男装,感到一身舒服,二人在溪边嬉水。晋昇得悉带弟丑事高军找到报纸刊载带弟穿着性感在舞厅表演魔术,晋昇更知道带弟曾看中一名九流诗人白浪。在回金家途中,晋昇遇到牛女,而热狗在旁相伴,它颈上更系了一粒珍珠。晋昇请牛女和热狗吃朱古力,趁机取走它的珍珠,却给经过的丹田看到。肃恭三人等晋昇回来,规劝他不要对女人动心,肃恭看到他手上拿着一颗上等贡品珍珠,晋昇称是牛女在家前院拾到的。别都未能治好多宝天花,丹田亦对自己没信心,不敢医治多宝,宁愿打电报去找北平的中医。金昌送振西生子药金香跟肃恭研究杀猪毒鱼一案,想起当日到大富家祝贺时,看到他的表情,已感觉他被冤枉,所以觉得他不是凶手。肃恭拿出晋昇的珍珠,金香一看便知道谁是珍珠主人。金家在校场前举行金香招亲大会,高军和数十名参加者,进行一连串的文试武斗,最后选出高军和尤条文等人进入四强。金香再宣布翌日举行群殴,胜出者便是她的乘龙快婿。晚上,金昌拉振西鬼鬼祟祟走入厨房,自言花了很多钱才买到了马勃散,并送给振西。金香肃恭浑身发热早上,大家正在吃早餐,金昌用眼神试探知振西有没有服用马勃散,振西却没有表明。金香催促大家快吃早点,这时工人分派各人一碗加了好味素的白粥,各人听见是由死猪提炼而成,因此都不感兴趣,独是金香和肃恭大赞好味。群殴比试开始,初时高军占有优势,但条文三人合力进攻,出其不意向高军施放毒针,高军终被条文击中晕倒。条文得胜时不忘多谢契爷大富。金香醒悟,得知是大富收卖条文参赛。后丹田从高军身上找到麻醉针。金香突然浑身感灼热,急急骑马离开;同样肃恭亦全身火烫,他走入龙头山山洞找到金香。二人这时仍火烫冒汗,肃恭怀疑吃了春药……
暂无评论~~

寻影视公众号xunyingshi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