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集

  子欣发现启宏最近身体有些异常,他住的酒店的房间里又放着一大堆药,于是,她认真地问启宏,是不是得了什么病,可启宏却继续骗她说,他只是因为最近工作太累,有点容易头疼,而那些药就是他特地让苏茜帮他从香港带过来治头疼的。露丝在外面闲逛的时候,看到子欣和启宏坐在一起喝咖啡。她故意上去滋事,讽刺子欣勾搭千科的“太子爷”。她还在启宏面前说,子欣一边和他在一起,一边又勾搭她的申然哥。启宏根本不想听露丝的无稽之谈,于是要和子欣离开咖啡厅,可露丝却在子欣起身后一把抓住她的背包,不让她走,闹个没完。子欣有些烦躁,就顺手甩开了她,而露丝却因此撞到了桌子上,磕破了头。启宏跟子欣把露丝送到医院后,子欣立马打电话给张申然让他赶紧去医院。郝杰也跟着张申然去了医院,见到露丝受伤,他不分青红皂白地就指责子欣跟启宏对露丝下重手。子欣觉得冤枉,就和郝杰争执了起来,直到医生进来,让他们都先从病房出去。稍后,张申然从医生的口中得知,露丝根本就没有怀孕。发现自己被欺骗了的张申然,回到病房打算听露丝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但当露丝开口之后,他又不想再听露丝说任何话,然后转身就走,全然不顾在他身后嘶吼大哭的露丝。露丝没有怀孕,张申然如释重负,他决定重新去追求自己的真爱。他把子欣带到他常去攀岩的地方,告诉了子欣,他跟露丝还有她的哥哥陆安之间的往事。子欣由此明白,原来张申然对露丝背负着那么重的责任。见子欣对自己表示理解,张申然一鼓作气地拿出他早就准备好的求婚戒指,向子欣求婚,但子欣却告诉他,他和露丝之间的事情已经与她无关了,一直以来,她都只想要一份安稳的爱情,而这份安稳,启宏已经给了她,所以她不会再接受别人。说完,子欣大步离开,张申然则僵硬地站在原地,手里的戒指也掉在了地上。千科现在的资金周转状况不足以支撑苏州地标项目的运作,于是,春芳为了帮助启业,帮助方家,带着启业去求她爸爸帮忙,希望她爸爸可以投资这个项目,只要他肯投资,千科的资金周转问题就能迎刃而解。可是,老马想到千科之前跟一个骗子团伙合作,设计了一堆烂图纸,把个工程硬是办成了烂尾楼,他就坚持认为,往千科投钱就等于是让自己往坑里跳。所以,老妈不仅不答应投资千科的工程,还命令春芳等他办完北京的项目,就跟他一起回苏州。

第32集

  春芳为了帮启业,甚至不惜忽悠她老爸,她打扮成巴菲特公主,子欣则配合她打扮成翻译,两人蒙着面纱坐在老马面前跟他谈生意,邀请他做投资。但其实,老马打一坐下就识破了她们的伪装,到最后,他终于忍不住揭穿了春芳和子欣,然后气愤地扬长而去。子欣接到谢总的电话,谢总表示愿意考虑投资千科的地产项目,并约子欣见面。可子欣到了约定地点,却发现来的人居然是张申然,她以为张申然故意耍她,起身就要走。可张申然却说,谢总是他的朋友,不过他的确对投资千科的事没有兴趣,但是,没关系,他自己对投资千科的事很有兴趣。而另一边,马春芳还是没有放弃求老马投资千科,老马实话告诉她,他不是心疼钱,他就是不想春芳再和方启业那小子在一起。听老爸这么说,春芳只好顺着老爸的心思,立下军令状——只要老马答应给千科投钱,她就回苏州,结婚生子。老马一听觉得,这太好了呀,于是,他答应春芳投资千科。拉到了张申然和老马这两笔大投资,千科的资金周转难题总算得以解决。而在张申然的带动下,郝杰也放下了自己对方家的埋怨,惟愿千科能够越来越好。露丝因为张申然对她的冷淡态度伤心不已,一个人跑到酒吧喝得酩酊大醉。郝杰在酒吧遇见了她,就把她送到了张申然的家里,让张申然好好照顾她。第二天一大早,郝杰又给露丝和张申然送来了早餐。趁着露丝还没起来,张申然让郝杰坐下和他好好谈一谈他们各自感情上的事。张申然早就发现郝杰从很久以前开始,就一直对露丝百般呵护、百般疼爱,见不得她受一点委屈,露丝有任何烦心事他也都愿意倾听。于是,张申然问郝杰是不是喜欢露丝,但郝杰却只能无奈地说,喜不喜欢,露丝真心爱的人都不是他,她一直都只是把他当作哥哥一样看待,感情的事,没办法将就啊。张申然听到郝杰这么说,也告诉他,自己之所以无法接受露丝,就是因为他也不愿意将就,他的心里只有程子欣一个人,再也装不下别人。而此时的露丝,则静静地坐在楼梯上,听着他们所有的对话。启宏和子欣走在路边,子欣看见露丝正一个人魂不守舍地走在马路中间,她赶紧跑上前去,拉住露丝,启宏则伸手示意拦住来往的车辆。可就在一辆小轿车紧急绕开了子欣和露丝之后,一辆摩托车却向她们疾驰过来,子欣立马将露丝推到一边,而自己却被摩托车重重蹭倒在地,受了伤。

第33集

  欣舍身救了露丝,露丝一方面对子欣的伤势非常担心,一方面又怪她和启宏多管闲事,她以为只要她死了,张申然这一生都会记住她。启宏告诉她,张申然不爱她,就算他这辈子都会记得她,但他的回忆也会是痛苦的。况且,如果真的爱一个人,就应该适时地学会放手,只要对方能够幸福。露丝问他,如果是他,他能眼看着自己爱的人和别人在一起吗?他能看着程子欣和张申然在一起吗?启宏肯定地说,他能,只要张申然能给子欣他给不了的幸福。启宏继续开导露丝说,她那么年轻又美丽,她的人生还会有无限种可能,所以,她应该珍惜自己,珍惜生命,去拥抱属于她的美好未来。露丝听了启宏的劝解,一时之间想开了许多,她决定重新整理自己的人生,回美国完成她的学业。启业捧着一束玫瑰花向春芳求婚,但他由于太过紧张说错了求婚词,这让春芳很生气,她认为启宏是因为没有做好准备才会连求婚词都记不住,说着她就要走,启业赶紧拉住她,开始对春芳说出他的心里话,他感激春芳在他最困难的时候陪在他身边,在他的心里,春芳是世界上最善良、最美丽的女孩。说完,启业单膝下跪,拿出戒指向春芳求婚,而春芳也被启业感动,接受了他的求婚。启宏去找杰森检查,杰森遗憾地告诉他,他的病情已经不受控制了,脑萎缩的速度越来越快,他可能只有一年的时间了。启宏突然觉得很心酸,他没想到上天给他的幸福时光是这么的短暂,他必须要考虑离开子欣了,在他们陷得更深、更无法自拔之前。启宏和子欣一起看流星雨的时候,一直叮嘱子欣,以后一个人的时候,要记得好好吃饭,好好睡觉,照顾好自己,开开心心的生活。子欣觉得启宏突然说这些有些奇怪,但也没有想太多,只是静静地望着星空,把头靠在启宏的肩上,两个人幸福地相互依偎着。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