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集

  启宏要离开,临走前,他偷偷来到子欣家楼下看她。站在楼下,看着子欣的窗户,回想起那些他们相遇、相知的美好时光,他既觉得知足又觉得不舍。子欣起床后走到窗边,发现启宏正站在楼下偷偷看他,然后他又转身离开,走向停在前面的出租车。子欣感觉情况不对,马上跑下了楼,看着出租车开动了,子欣拼命地在后面追着,然后一个踉跄仆倒在地。启宏发现子欣在后面摔倒了,立刻叫出租车师傅停下车。他从车上下去扶起子欣,子欣哭着质问他,到底要去哪里,为什么又要不告而别?子欣紧紧地抓着启宏的手,可启宏却狠下心来撒开了子欣的手,转过身向出租车走去,子欣哭着跑上前去,从背后抱住启宏。子欣抱得是那么地用力,以至于启宏实在不忍心再挣脱。启宏陪子欣回家,他们依偎在沙发前的地毯上,谈天说地,从青梅竹马的小时候说到相伴相守地到白头。说着说着,子欣就靠在启宏的怀里安心地睡着了。等到第二天她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启宏已经不见踪影了,她一眼望见了餐桌上的粥,她走过去端起粥,拿起压在碗底的一张纸条,那是启宏留下的。上面只写了一句话“记得按时吃早餐,我爱你。——启宏”。子欣呜咽着吃下了那碗粥,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她突然爆发了似的,将启宏留下的字条撕得粉碎,揉成一团,扔到了墙角。三个月后,子欣在杂志社做着专栏记者,生活充实但不快乐。启宏无故消失的日子里,子欣每天都在深深的思念度日。张申然偶然从春芳的口中得知,方启宏又一次撇下了子欣,而子欣一直为此伤心难过。他在子欣和启宏常去的公园里找到她,坐下和她说了会话,见子欣有些回避他的关心,他故作轻松地告诉子欣,就算他们做不了恋人,还是可以做朋友的。子欣现在没有多余的心力考虑张申然对她的感觉,只是说想自己走走。子欣一个人来到她和启宏一起来卖过黑胶的店铺,她听着一张碟片,对启宏的思念瞬间涌上心头。当她失神地望向窗外的时候,却发现橱窗边出现了启宏的身影,她立马跑出去,四处张望,却不见启宏的踪影。子欣在家烧水,忘了关煤气就躺在沙发上睡了过去,张申然打电话给她,只听到她虚弱地应了一声,电话似乎就掉到了地上,他意识到子欣可能出事了,于是开车去往子欣家,却在子欣家楼下碰到启宏正背着她出来。两人赶紧将煤气中毒的子欣送往医院。

第35集

  启宏见子欣已经脱离危险,而张申然又在这里陪着她,于是他打算默默离开医院。可是张申然却叫住了他,让他说句话,给子欣一个交代。面对张申然的气势汹汹,启宏只得告诉他自己生病了的事。然后,他又将子欣托付给张申然,让他好好陪伴她、爱护她。张申然明白了启宏的苦衷,只能让他离开医院,离开子欣。子欣醒过来之后,张申然将启宏做好的粥喂给她吃,没想到,子欣一口就尝出来粥是方启宏做的,她立马拔掉手上的针管,跑下床,发来了疯似的往外跑。张申然看着子欣情绪失控的样子,赶紧拿出启宏事先录在他手机里的语音,子欣听到,启宏说,他一直都只是把子欣当作妹妹,却没想到子欣对他动了情,其实他早就结婚了,之前是他太自私,但现在他必须结束他和子欣的这一段关系。子欣听到启宏的这些话,彻底绝望了,她万万没有想到温暖善良,对她好得不能再好的启宏,居然会是个感情骗子。子欣因为启宏的离开和“欺骗”伤心欲绝,整天茶饭不思。春芳和申然都担心子欣继续这样下去,身体会扛不住,于是,他们都觉得,现在的子欣需要一个安稳的环境疗伤,而最合适的地方就是子欣的老家——苏州。张申然陪子欣回到苏州,子欣的妈妈见到张申然很不高兴,她更为启宏没有跟着子欣一起回来而感到奇怪。但是,连日来,张申然都对子欣体贴备至,想法设法地哄子欣开心,程爸程妈还有子欣也都将这些看在眼里。而启宏离开北京后,也回到了苏州,他在他和子欣的秘密基地“小木屋”的地皮上盖了一座新的房子,完全按照子欣的梦想所设计的房子,白色的,带一个花园,花园里种着各种各样的花。 启宏还将他用拍立得拍下的照片都贴在自己房间的墙上,在每一张照片的底边上都做了标注,子欣的照片就写上“星星”,还有弟弟启业、启业的女友春芳,他最好的朋友苏茜和杰森。他怕如果不这样标记,他会忘了这些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们。

第36集

  张申然带子欣去了游乐场,俩人一起坐上了摩天轮。在摩天轮上,张申然突然告诉子欣,他要走了,去美国开分公司。子欣问他去多久,他说,说不好,也许一年,也许两年,也许更久。子欣问他,他们还会再见面吗?张申然反问她,她还想再见到他吗?见子欣对他的离开表现出不舍,他赶紧拿出戒指,单膝跪地向子欣求婚。他求子欣嫁给他,跟他去美国,重新开始一段新的生活。子欣没有说话,张申然就迅速地将戒指戴在了子欣的手上,他不是要强迫子欣,他只是害怕迟钝一秒,子欣就会拒绝他。他轻轻地抱住子欣,子欣没有抗拒。张申然向子欣的父母报备了他向子欣求婚的事,而子欣也答应了他的求婚。张申然回宾馆后,程爸问子欣,是不是真的想清楚了,而子欣的回答是,申然疼她、关心她,能和他结婚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幸福,对于现状,她感到知足。子欣跟着张申然回了北京,他们决定在北京举行婚礼。婚礼的前两天,子欣打电话给苏茜,而苏茜这几天刚好在北京。子欣跟苏茜说,她要搬走了,苏茜问她,是不是找到了启宏,子欣说没有,至于具体的情况她们见面再说。子欣跟苏茜见面后,她告诉苏茜,她要结婚了,所以才要搬家。而苏茜听到子欣要跟别的男人结婚,气愤不已,她为启宏感到不平,启宏为程子欣付出了那么多,结果她却要嫁给别人。面对苏茜的责怪,子欣无法解释,也不想解释,她和启宏之间的事连她自己也弄不清楚,但是,在等启宏回来的这些日子里,她太痛苦了,她不想再等下去,所以,她宁可跟自己现在不爱的张申然结婚。张申然和子欣的婚礼上,一切原本都进行得很顺利,直到牧师问子欣是否愿意做张申然的妻子时,子欣却恍惚看见了启宏的背影,她不顾婚礼正在进行,向她看到的那个背影跑了过去,她以为那就是启宏,结果却只是一个和启宏背影相像的陌生人。可是,即便如此,子欣还是无法继续完成婚礼,她放不下启宏,所以,她选择了逃离,从和张申然的婚礼上逃离。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