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VIP影视大片免费看,点此关注公众号。老司机不迷路, 你懂的!

第1集 燕晋大战敬安王府功高盖主遭覆灭

  中原大地,群雄逐鹿,燕晋交战百日难分胜负,至仲夏燕逢百年大旱,晋大将军楚北捷率十万大军一路奔袭,燕小敬安王何侠临危受命,两军决战于燕南要塞蒲坂城。     楚北捷率领的十军大军兵压蒲坂城下,何侠苦等的援军不到,只等到侍女白娉婷带来的燕王口谕“死守蒲坂城”。何侠烦恼己方守军仅八军,敌军十万,敌众我寡,这仗根本没法打,白娉婷劝慰少爷稍安勿躁她自有妙计。不多时蒲坂城中驶出战车,何侠亲自出城以激将法向楚北捷叫阵。原来白娉婷早观天象今日午时三刻会有大雨降临,她让何侠听她琴声为令,届时只需将楚北捷引入河道,敌军不攻自破。楚北捷艺高胆大,明知何侠此番叫阵有诡异依然毅然应战。果然激战中天上浓云翻滚,不多时电闪雷鸣,白娉婷的琴声开始急如骤雨,何侠依计退回城内,不明内情的晋军护卫楚漠然下令攻城,大军途经河道正遇上游洪水涌入河道,任楚北捷及时喊停依然是损兵折将不少。楚北捷下令楚漠然率大军去十里外扎营,安顿好后单独去长子城与他会合。    虽然用计令晋军暂时退兵,但白娉婷依然放心不下,陛下为什么要让何侠打这一场没有胜算的仗,想来定有蹊跷,她劝少爷先不回朝,何侠又怎会明白自己眼下的处境,新王刚刚登基,本就忌惮何侠的母亲长公主在宫中的地位,他此时是巴不得何侠能够战死沙场,他就可以接管兵权,拿下他的父母。    晋王得到楚北捷撤军的消息大怒,区区一场暴雨就令己方十万大军败于对方八千兵士之下,若领军的不是楚北捷他早已割了他的脑袋。晋王传令楚北捷让他务必再举进攻一气拿下蒲坂城。    楚北捷安顿大军后孤身潜入长子城成功胁持燕王,燕王称自己已按和晋王的约定派了何侠去蒲坂城应战,但谁能想到何侠的八千兵士能胜了晋军十万大军。楚北捷讥讽燕王这新王的宝座怕是不稳,如今敬安王府又添新功,全燕只知长公主和敬安王,又有谁知道他这个新王?    何侠班师回朝,燕王设下鸿门宴只等何侠入套,白娉婷以长公主病重为由将何侠唤回敬安王府。燕王转身下令守在宫中的三千禁军出宫追击,传旨称何侠私藏手牌,假施军令,蒲坂城一战实属欺君叛国,敬安王府全府查封,相关人等一个都不放过,唯要留下白聘婷的活口。白娉婷早就看穿燕王的居心,她告诉何侠长公主安然无恙,她已安排府中人等撤离,现在她就带少爷去五老峰和家人会合。何侠向白娉婷求婚,称安顿后将择良辰吉日与其完婚,白娉婷无喜无忧,她早在被长公主收留之时已认定自己是敬安王府之人,无论为奴为妾。    敬安王府不除对晋国来说始终夜长梦多,楚北捷决定助燕王一臂之力,他派出楚漠然劫过马车,将车驶向皇宫,禁军以其持兵器硬闯皇宫欲刺杀燕王的罪名对其痛下杀手,危难时刻白娉婷换上何侠的披风替他引开追兵,中箭后坠崖失去踪迹。    楚北捷来到五老峰静候敬安王的到来,在他的立场来说只有敬安王府消失,燕晋才有止战的可能。激战之下老迈的敬安王已不再是楚北捷的对手,楚北捷羞辱对方是英雄迟暮,敬安王愤慨自尽。长公主不愿独活,亦自尽而亡。何侠一日内父母双亡,又遭大将军陆轲追杀,正在绝望之时,陆轲提示他胁持自己,从而伺机逃出生天。    机缘巧合之下楚北捷救下坠崖后被水流冲到岸边的白娉婷,楚北捷见到素未谋面的白娉婷奇怪地脑海中竟然出现儿时玩伴的脸庞。

第2集 白娉婷疑似楚北捷儿时旧识

      楚北捷将白娉婷扶起,眼光瞟到白娉婷遗落在河滩上的发簪,他认出那是母亲的旧物。他将白娉婷救起并替她紧急处理了伤口,待姑娘悠悠醒转,楚北捷拿出簪子追问她的身份,但白娉婷就是怒目而视,一言不发。    何侠在陆轲的帮助下带着父母的遗体逃出生天,他亲手为父母垒起新坟,希望父母能从此安息。    楚北捷带着受伤的白娉婷一起上路回大晋,半途白娉婷借口讨水喝企图夺走马车逃走,无奈伤势太重,再度晕厥过去,经大夫诊断能不能活下来都得看她的造化。一边是伤重卧床的白娉婷,一边是晋王连着十封的八百里加急催他回宫,楚北捷令漠然留下来照顾白娉婷,因为她身上的披风是何侠的,所以她一定不能死,只有她活着才能解开真相。    楚北捷回国拜见晋王,晋王表扬他单骑入大燕长子城,以退为进,不费一兵一卒,便剿灭敬安王府,此乃大功一件。晋王指示楚北捷应该尽快还军,楚北捷表示北伐方止,再兴战事,只怕于民生不利,晋王大怒,斥责楚北捷竟敢跟他提天下民生疾苦,这根本不是他该操心的事,令他回去反思一个月好好想想自己的战略战术问题,速速准备下一次北伐,否则提头来见。    白娉婷拖着病体来到五老峰没见到敬安王府之人,却只见到一座被挖开的孤坟,她无法想像这里曾发生过怎样的一出惨剧,她在心中默默向老王爷和长公主发誓一定会找到小王爷,拼死也会护他周全。    楚漠然孤身回到大晋向楚北捷领罪,他说姑娘半夜逃走时他故意跟在身上,想看看她跑去哪,没想到被对方引到一个树林里,仿佛像进了迷宫一般再也出不来,在树林里被困了一晚上,难道这姑娘会巫术不成?楚北捷猜测这姑娘定然就是蒲坂城一役在城墙上指挥战况的人。太尉大人有意向楚北捷做媒,楚北捷向太尉大人承认自己已有心仪的姑娘,但只在儿时见过姑娘一面,姑娘姓甚名谁都不知道。太尉让楚北捷不妨听听这个花小姐的琴声再做决定。     对面楼里琴声响起,楚北捷不由被深深吸引,听着这首来自域外的龙朔,楚北捷问太尉大人这位花小姐可曾去过域外?太尉称花府世代在中原为商,没听说曾有人去过域外。楚北捷提出想见见这位花小姐,他循着琴音来到静思楼外,轻轻推开虚掩的门扉,果然如他所料,弹琴的并非花小姐,而是与花小姐换装以后的白娉婷。白娉婷拒与楚北捷见面,楚北捷也不强求,只称日后当去府上投贴拜会。白娉婷忍不住叫住楚北捷问他蒲坂一役,将军不战而败颇有蹊跷,她觉得将军醉翁之意不在酒,以她之理解将军灭敬安王府为的是燕晋百姓,若何侠未死,将军可还会杀他?楚北捷反问她是否有不杀的理由?白娉婷称若燕晋真能如约止战,那敬安王府的牺牲也算值得,可她听闻大晋正在第二次招兵准备北伐,如今已经没有敬安王府,为什么他就不能放下屠刀?楚北捷此时已经确定蒲坂城一战在城头抚琴之人正是眼前的姑娘。    突然生死未卜令白娉婷担心不已的小敬王何侠出现在静思楼,与楚北捷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上来就是数百回合的恶战,终于何侠还是处于下风败在楚北捷手下,就在何侠以为必死无疑之时,楚北捷却收回兵刃,放他离开。    楚北捷问白娉婷儿时是不是跟随父亲去过域外?白娉婷称自己只是敬安王府的一介侍女,从小在王府长大,并不知道自己爹娘是谁,而且楚北捷灭了敬安王府,她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第3集 白娉婷新婚之日向楚北捷下毒

      花府不见了小姐,花老爷和花夫人发动众家丁出动去找小姐,突然众多官兵涌入花府,楚北捷亲自将花小姐送回花府,并告知花老爷小姐之前的去向,在花老爷痛不欲生之时,楚北捷顺水推舟称既然花小姐钟情于陈公子,不如花老爷就把女儿许配于陈公子,花老爷吓得连喊使不得。楚北捷说自己可以不追究花小姐之事,只请花老爷也答应他一件事,说着带上白娉婷,说这姑娘从今日起就是花老爷的义女,三日之后他来带走她,若白娉婷胆敢逃走,花府上下满门抄斩。    楚北捷离开后,花老爷恳求白娉婷无论她是什么身份什么来头,只求她安安稳稳在花家待过三天,他定会备下厚礼让她风风光光出嫁,白娉婷不解,楚北捷难道要娶她?花小姐告诉她在大晋,如果一个男人真心想娶一个女人,必定要替她连守三天。    楚北捷手持白娉婷的发簪陷入沉思,往事又在眼前历历在目,那时他们在域外,娘病重,年幼的他拿着发簪想找人救救娘,却被当地牧民赶了出来,走投无路的他晕倒在沙漠中,待他苏醒过来时已是繁星密布,耳边传来阵阵难听的琴音,他起身一看居然是一个小姑娘坐在不远处胡乱拨弄着琴弦,姑娘的父亲回头一看伴随着楚北捷的方向煞气冲天,他阻止女儿和楚北捷靠近,但姑娘心地善良,取出身上的干粮递给楚北捷。    何侠再次返回蒲坂城伏击,幸亏白娉婷早有先见,料定何侠定会再回鞋城令蒲坂城城守栾树定期在城外巡逻,从而救何侠于危难。楚北捷说服晋王赐婚花家小姐,然后又派楚漠然前家花家让花老爷尽快选定吉日,楚北捷将前往花府迎亲,但重点是花小姐必须是白娉婷。    花小姐带着白娉婷参观花府和花家的染坊,看着那一匹匹精美的丝绸成品,白娉婷感慨难怪域外人会这么心仪内地的丝绸,突然她的脑海中出现了儿时与玩伴共商打通西域和内地经济命脉之说,心中感慨万千。     白娉婷打量着犹如铜墙铁壁的花府,心里思忖着可以出府的方法,她对花小姐说听说大晋礼俗女子出嫁时要送一套整洁干净的素衣给男子做回礼,花小姐让她别担心,素衣早已替她做好,白娉婷要求看一下自己的素衣。    赐婚圣旨送到,白娉婷表面并无异样,心平气和、饮食如常,她在花府收到信鸽送来的何侠已到蒲坂城的消息,但她送出的“止战”信息却被花府卫队截获。楚北捷心里明白聪慧的白娉婷这两字就是要给他看的,这女子哪里是要乖乖嫁给他,而是在替他的主子做说客的。    吉日良辰,白娉婷要求以王妃的身份亲自替夫君穿上素衣,素衣早浸泡过白娉婷亲自调制的剧毒药物,楚北捷不明就里也以凤桐琴相赠,意为夫妻琴瑟和谐,白娉婷不得不承认若菲燕晋两国的纷争,楚北捷真的是个不错的知音,可惜已经晚了,瞬息之间白娉婷毒发倒地,身穿素衣的楚北捷也呼吸困难。楚北捷不顾自身急传太医替白娉婷诊治,幸遇霍神医救治及时两人均无大碍。    白娉婷不愿嫁,但楚北捷娶其之心已成执念,他问白娉婷不愿嫁的原因是要替敬安王府报仇还是想替那个需要她出谋划策的无用之人守贞?若想杀他现在就可以,若不杀他,他一定会娶她。    和楚北捷青梅竹马的张贵妃虽然嫁给了皇上却对楚北捷念念不忘,她下令彻查白娉婷的身份,但却被楚北捷警告请她自重身份,张贵妃一怒之下向晋王进言即将嫁给镇北王之人乃燕王的奸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