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集

  居住在某富人社区的望月夫妇过着令人欣羡的幸福生活。望月幸平出身贫寒,不过他的妻子真理亚家境优渥。真理亚的父母去世后留下了丰厚的遗产,利用这笔钱幸平经营了一家咖啡店。日常里幸平的衣食起居全由真理亚一人照顾,妻子体贴入微,甚至连望月老家的母亲和姐姐也都关爱有加。可就是这样一位近乎完美的妻子,却因无微不至的关怀而引来幸平越来越多的反感。他与咖啡店料理长北里杏南陷入不伦,后者怂恿他杀掉妻子。这天早上,幸平为了扩大咖啡店向真理亚要求追加投资。真理亚所有不同意见。听幸平说了此事后,杏南交给他一瓶毒药,要他杀害真理亚。下定杀妻决心的幸平把毒药混进了红酒里带回家。然而,回家后,他看到家中有血迹,还有一张写着要他准备两亿赎金的纸条。幸平报警后,刑警相马诚一郎和矢吹丰带队来到望月家。第二天早上,邻居鲸井有希和其夫和树送来一封误投到他家的给幸平的信。在信中,犯人指责幸报警并声称真理亚已死,信纸上还有血迹。一见不用自己动手就达成所愿,幸平心中暗喜。然而,调查过望月夫妇底细的相马却把幸平当成重大嫌疑人。心急如焚的幸平找前姐夫、侦探横路正道商量。另一方面,幸平从案件发生当晚曾在望月家出现的、真理亚的学弟绪方彰吾处,听说真理亚早就知道丈夫有外遇,但是为了幸平考虑才佯装一无所知。同时,幸平的姐姐也将真理亚平时默默帮助幸平一家的事合盘托出。知道这一切后,幸平心中充满了负罪感。这时,幸平车内的血迹检验结果出来,幸平作为重要嫌疑人被捕。就在幸平大呼冤枉时,犯人送来了DVD,证明真理亚还活着。这次,幸平决心无论如何也要救出妻子。按照犯人的指示,幸平瞒过警方,成功交付赎金。此后,警方找到了幸平放毒药的空酒瓶,杏南也被带走接受调查。而且,犯人也没有如约送来证明真理亚平安无事的信。背负着杀妻嫌疑的幸平灰心丧气,想上吊自杀,却被相马救下。相马告诉他,已经找到了真理亚。幸平喜极而泣。而被送到医院真理亚嘴角浮现出一丝诡异的微笑。与此同时,一个大保温箱被某酒吧,酒吧里的神秘男子打开箱子,里面是两亿现金,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请暂时保管”,落款是“望月真理亚”。

第2集

  得知真理亚平安无事被释放后,幸平急忙赶到医院,由衷地为妻子平安归来感到高兴。但是,这场引发社会关注的绑架案,其实是决心向丈夫复仇的真理亚自导自演的。另一方面,相马仍没有消除对幸平的怀疑。不过,正因为与杏南偷情,幸平有了不在场证明。由于空酒瓶也没有检出毒药,所以杏南被释放了。相马开始考虑是否有人嫁祸给幸平,于是着手调查望月夫妇周围的人。曾帮助真理亚的绪方也成为调查对象。这天晚上,幸平在家里为迎接妻子出院做准备时,横路找上门来。作为前刑警,横路对于犯人的目的有自己的看法,所以到望月家调查。第二天,真理亚出院回家,幸平一反常态,亲切地迎接妻子。杏南在电视上看到望月夫妻二人幸福的样子,不禁妒火中烧,不过,因为一个意外,她发现自己家的闹钟上装了窃听器。与此同时,在望月家,独自一个呆在房间里的真理亚正准备把装在万能插座上的窃听器收起来。正在这时,她身后传来了幸平的声音。其实,在前一天晚上,横路就发现了窃听器,但为了搞清是谁装的窃听器,所以没有碰它。幸平发现绑架案竟是妻子为了向自己复仇而自导自演的,大吃一惊。然而,真理亚只是冷冷地斜视着丈夫。她告诉丈夫,案发当晚幸平准备的下了毒的红酒已经被她调包了,而且证据也被她藏了起来。虽然,夫妇俩约定互相保守秘密,但是幸平仍然怒气难平。不久后,横路报告说绪方失踪了。横路还怀疑绪方是被灭口了。听了横路的话,面对眼前微笑着的妻子,幸平感到毛骨悚然。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