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集

  绪方的公寓被人纵火。相马在火灾现场发现了地下室的门。他怀疑绑架案的真凶是绪方。这时,听说了纵火新闻的幸平一想到帮真理亚制造绑架案的绪言也许已经被杀,吓得六神无主。不过,他转念一想,既然绑架是假,那么两亿赎金应该还在真理亚手中。幸平想拿到那两亿后远走高飞,于是跟踪真理亚以寻找她放钱的地方。这时,真理亚提出到咖啡店帮忙。来到店里后,真理亚扔掉了写着杏南名字的铭牌,还在店员面前扮演“奇迹般生还的幸福妻子”的角色。站在店外的杏南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已经知道自己家被装窃听器的杏南再次与幸平联手,谋划着如何找到拿着两亿现金的绪方。就在绪方作为绑架嫌疑人被通缉的当晚,幸平在自家车库遭绪方袭击。在危急时刻,是真理亚出手帮助了幸平。但是差点没命了的幸平怒不可遏。他无法忍受这样的生活,打算离家出走,真理亚却问他还想不想要钱,这句话让幸平犹豫起来。这时,追赶绪方的杏南打电话通知他已经找到了绪方的下落。另一方面,横路开始意识到绑架事件全是真理亚的谎言,也注意到幸平的反常之举。深夜,等幸平入睡后,真理亚来到寄放现金的酒吧,与酒吧主人木暮久雄商量绪方的事,木暮说如果他是当事人会杀了绪方。从酒吧出来后,真理亚被绪方叫住了。第二天一早,幸平开车来到杏南说的绪言藏身之处,绪方不在,他趁机打开房中的保温箱,然而保温箱中只有咖啡豆。这时,外面传来喧哗声,幸平慌忙跑到楼外,却见到一群警察和看热闹的人,而眼前的地上就是绪方的尸体。心生恐惧的幸平不假思索便要从现场逃跑。

第4集

  绪方从躲藏的大楼上掉上来摔死了。为夺两亿赎金来到此地幸平一见死尸吓得落荒而逃,却被警察发现。幸平怕真理亚诬陷自己是犯人,想暂时躲在杏南的家中。但是因为相马的到来,他不得不再次逃走。正幸平走投无路时,真理亚竟向其伸出援手。她让幸平忍耐到四点钟然后会有证据证明他是无辜的。幸平被警方带走。警察告诉幸平,绪方之死是他杀不是自杀。幸平怀疑凶手是真理亚。然而,警方找到的全是幸平在案发现场的证据。终于,真理亚带律师来了。她证明前一晚绪方曾袭击幸平,而且天亮后她曾见过绪方为是否自首而苦恼,所以幸平在现场被目击、绪方的刀上有幸平的血迹等种种对幸平不利的证据都一一得到了合理的解释。而且,当时针指向四点时,绪方写给警方的、承认自己是绑架犯的遗书果然送来了。幸平无罪获释。另一方面,被警察追查的杏南从真理亚的律师手里接过了分手费,独自品尝着屈辱的滋味。横路在咖啡店拾到了真理亚丢掉的传票,他来到传票上写着的发送地址。而,望月家的近邻鲸井有希和她的丈夫和树出现在发现绪方尸体的地方。这天晚上,洗脱嫌疑的幸平抱住因为逼死绪方而后悔自责的真理亚,发誓要破镜重圆。然而事实上,他意外地发现了两亿元的下落,第二天一早,他打算独自去店里,把两亿元搞到手。这时,真理亚收到已故的绪方发来的信。真理亚得知绪方根本没有自杀之意,她提醒幸平要当心隐藏在暗处的敌人。然而,一心想着两亿现金的幸平根本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而且,一拿到钱他就打电话通知杏南。就在打电话的一瞬间,有人从背后袭击了幸平。手拿电棍、俯身看着昏过去的幸平的人,正是横路。
暂无评论~~

寻影视公众号xunyingshi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