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在充值爱奇艺、腾讯VIP会员吗?本站全部免费

第7集

  杏南遭有希袭击,她追上去要和有希算账时却被和树拦住。怒不可遏的杏南当着幸平的面揭发和树是“出租丈夫”,有希乱了阵脚。真理亚招待幸平吃饭的当天,杏南送来了真理亚托她做的毒药。真理亚说会把一半的毒药放进今晚的饭菜里,剩下让杏南放入红酒中。幸平从杏南口中听说了真理亚的计划,为了反击真理亚,他打算自己也在饭菜里下毒。另一方面,相马认为真理亚可能与木暮是同伙,开始通过从绪方遗体被发现的大楼里逃走的女人的鞋查找线索。终于,他在专卖店的顾客名单中发现了有希的名字。相马立即搜查鲸井家的鞋柜,却没有找到想找的鞋子。这天夜里,幸平与真亚装成幸福夫妇的样子一起买东西,一起下厨。为了打败对手,他们在各自的饭菜里下了毒。终于,这对夫妇的最后的晚餐开始了。幸平一面避免吃真理亚做的菜,一面劝真理亚尝尝他做的烤鱼。而让幸平始料未及的是,真理亚却谈起二人间美好的回忆来,说着说着,她突然哭了起来,说终究还是无法下手杀幸平。接着,她把在饭菜中下毒以及杏南带来的红酒中也下了毒的事全部说了出来。看着流泪谢罪的真理亚,幸平的杀意渐渐淡了下来。杏南来到望月家,看到一副老好人样子的幸平,很吃惊。她不假思索就把桌上的饭菜放进口中,结果,马上倒地不起。见此意外,幸平吓得不知所措,悔恨交加,而真理亚却一个人冷静地处理掉尸体。屋漏偏缝连夜雨,横路恰在此时找上门来。出面接待他的幸平总算应付了下来,真理亚趁机离开家,但房间里残留的血迹还是没有逃过横路的眼睛。这时,鲸井家里,和树正在窃听望月家。有希表情微妙地来到屋中,拿出一只鞋。那正是相马要找的鞋子。正是和树将鞋子藏起来的。有希不明白和树的真实意图,问他是否知道是她杀了绪方。

第8集

  幸平因杏南之死饱受罪恶感折磨。真理亚把尸体搬走后回到家,鼓励丈夫振作起来,自己会和他分担罪过。然而,第二天一早,他们收到了敲诈信,信中说如果不交出两亿元就向警方告发杏南被害一事。幸平吓坏了。冷静的真理亚劝幸平拿回两亿元,并像平时一样去上班,由她与敲诈者周旋。送敲诈信的就是一直在窃听望月家的和树。有希向和树坦白了杀死绪方的经过并提出解除“出租丈夫”合约。和树却说出了杏南被毒死的事。他要求有希帮助他敲诈望月夫妇的钱。按真理亚的吩咐,幸平从杏南的房间取回了两亿元,然后来到店里,但是,他始终处于恐惧之中,甚至出现了幻觉。因为联系不上杏南,相马来找幸平。终于承受不住心理压力的幸平对相马坦白了其杀死杏南的罪行。另一方面,真理亚发现了家中的窃听器,向一直以来窃听她家的对手发起挑战。焦头烂额的有希急忙给和树打电话,这时门铃响起,真理亚就站在鲸井家门前。有希故作平静招待真理亚。真理亚却嘲笑她寄恐吓信,并声称杏南现在还活着,更进一步劝有希早点自首、承认杀了绪方的事。山穷水尽的有希从背后刺伤了要向警察告发所有事情的真理亚,然后告诉匆忙赶来的和树一定要夺走那两亿元。与此同时,本已经“死”了的杏南活生生站在幸平面前,幸平大惊夫色。实际上,头天晚上杏南被毒死那一幕完全是在演戏,杏南从一开始就与真理亚联手欺骗幸平。得知真相后,幸平气急败坏地回到家,准备向真理亚兴师问罪。但是,真理亚不见了,家中只有一张字条,上面写着“你的妻子被绑架了,准备两亿元,如果敢报警就杀了她”。幸平以为这又是真理亚在演戏,然而,真理亚此时是真的被监禁在鲸井家。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