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VIP影视大片免费看,点此关注公众号。老司机不迷路, 你懂的!

第1集- 寄生主动嫁给细鸡

  1938日本入侵广州期间,张寄生就读的师范大学因战事被迫停课,寄生离开学校当日正是校庆日,学校已经空无一人,寄生走上礼堂讲台上献唱一曲充满希望的<春天里>,答谢师长们的教诲,又誓言要将日本人打败赶出中国。寄生卖艺求银元寄生赶去火车站途中遇上空袭,身边的大婶顷刻死去,令她难过。此时传来呼救之声,原来一名小女孩被困火场,女孩的怀孕妈妈及嫲嫲求人帮忙拯救,寄生挺身协助抢救,可惜为时已晚,小女孩惨被烧死。寄生将仅有的五个银元给了三个予悲痛的婆媳,留下两个买火车票。岂料最後一班火车的二等票已卖光了,头等票却要三个银元,寄生无助下只好唱歌卖艺求一个银元,可是无人理会,心感沮丧之际听到银元抛在地上的声音,大声感谢匆匆一瞥的恩人。火车上,赠银元者走近并坐在寄生旁边,突然对寄生说若要还他人情,就唱歌给车上的乘客听,为不开心他们带来一点欢乐。一时间火车上充满欢乐的歌声与笑声。细鸡当兵打日军寄生回到家中,本要与弟弟张人蔘戏弄父亲张来,反被当中医大夫且双目失明的张来戏弄。寄生得知青梅竹马的情人周细鸡已报名入伍打日本军,顿时晴天霹雳,即冲出去找他,却不见细鸡踪影。寄生望着细鸡父母的灵位及草织草蜢,忆起小时候初见细鸡情景。小小年纪的细鸡父母双亡,无依无靠的他竟拒绝寄生母亲送赠的米粮。小寄生深夜往找小细鸡,大赞他编织的草蜢好美,希望他教自己织草蜢及做朋友,小细鸡心头一暖。长大了的寄生要出城读书四年,细鸡送行却不发一言,寄生埋怨他临别在即竟不透露半句喜欢自己,细鸡只说自己目不识丁,配不上她,寄生气极拂袖而去。寄生誓要嫁细鸡另一边厢,细鸡在河边对着流水细说对寄生的思念和爱意,却不知寄生正在身後听到一切,寄生甜在心头。是夜,细鸡在张家吃饭,细鸡迟迟不向张来提亲,寄生心急如焚。细鸡向寄生重申自己是个无学识、无出息的乡下穷小子,根本配不起她,寄生拉着细鸡跪在细鸡父母灵位前,宣称要嫁给细鸡,不管生死永不分离。细鸡感动,二人在灵前拜堂成亲。寄生煮汤丸又悉心打扮,想要与细鸡洞房花烛夜,返回房间却发现细鸡不辞而别,当兵去了。 

第2集- 寄生经历身心最悲痛

  待更新细鸡入伍途中,遇见一批日军携着火药入村,大惊失色,返村通知村民逃跑。细鸡走入张家,催促寄生一家赶快离开。张来因双目失明,怕连累寄生及人蔘而不肯离去,拜托细鸡照顾寄生二人,细鸡二话不说背着张来就走。细鸡为救寄生牺牲四人逃至荒郊休息,一名日兵骑着电单车而至,四人慌忙躲起来。日兵下车小解,张来不慎弄出声音,被日兵发现,日兵看见寄生色心顿起,寄生为救三人甘愿牺牲,含泪叮嘱细鸡好生照顾张来及人蔘,催促离开。细鸡带着张来与人蔘逃至安全地点,即折返救寄生。细鸡在破屋看见日兵正要强暴寄生,即冲进与日兵纠缠,一声枪响,寄生惊见细鸡胸部中枪。鸡胸射杀日兵,枪声却引来日军。受伤严重的细鸡要求寄生杀他,免受日兵残酷对待,又向寄生诉说爱意,寄生忍痛下手!寄生惨遭日兵强暴寄生寻得张来与人蔘,告知细鸡已牺牲了,三人抱头痛哭。寄生以草织草蜢当作细鸡遗体安葬,并以未亡人身份拜祭。日军追至,寄生独自引开他们,遭猎犬噬咬,人蔘见状大叫,被日军发现二人,二人被射杀,寄生悲痛嚎哭!寄生惨被日军队长强暴,寄生欲自杀之际一队游击队偷袭而至,日军全部被杀。游击队队长江尚红看见全身赤裸的寄生,心生怜悯,寄生羞愧下发狂噬咬尚红,尚红只好打晕她。寄生重拾生存动力游击队在小村基地内,队员张小明重伤垂死,尚红强忍悲痛为他临终表演唱快板。寄生醒来,惊见施救的尚红就是当日赠银元者。寄生拒绝进食,质问尚红为何不让她死去,尚红语重心长的一席话,给予寄生生存下去的动力。尚红带寄生到小村的墓地,寄生瞥见一墓牌写有「爱妻赵淑君」字样,尚红沈痛表示淑君是他的未婚妻。寄生看见父弟已被埋葬,跪在墓前失声痛哭,流着泪为他们在墓牌上写上名字。寄生到尚红办公室,看到淑君的照片,知道身上的衣服是尚红为淑君缝制的,感到他对未婚妻的深情。寄生向尚红表示要加入游击队,为父弟报仇。尚红不置可否,只道他们与村民快要撤退,她能否加入游击队不由他决定。此时,一名婆婆到来,对着尚红嚷着要找江尚红,又向着尚红的照片大骂他害死自己的女儿淑君,寄生愕然。

第3集- 尚红亲手炸死未婚妻

  寄生恍然大骂尚红的婆婆是淑君之母何芳,因思念女儿而失常。何芳将穿上淑君衣服的寄生看成淑君,寄生立即以淑君身份哄她离开。尚红对着淑君的照片,忆起当日淑君被日兵挟持,亲手炸死淑君的情景,痛苦万分!寄生明白尚红的伤痛,就如那天她对细鸡所做的一样。尚红诱敌炸村尚红安排游击队及村民撤退,期间发现日军哨兵,杀之并取得日军通讯器材,计划引日军入村一举歼灭。寄生发现何芳不知所终,四出寻找,最後在尚红房间找到何芳,再以淑君身份哄她离开。二人出村时遇上日军轰炸全村,只好折返房间躲避。数名日兵入村,尚红与队员在秘道埋伏。何芳将寄生当作淑君,打晕她并将她收藏在床底下,接着扮作惊恐走出房间,一名日兵追出,当玩游戏般开枪射杀她之际,遭尚红等人伏击。尚红救何芳重伤昏迷尚红利用日军通讯器材引大批日军入村,众队员在村内埋下炸药,期望一网打尽。最後一个撤走的尚红听到寄生寻找何芳的声音,始知二人仍在村内,即吩咐寄生从秘道出村,并代为传令若五分钟後他不出来就要炸村。大批日军中计入村,游击队队员陈阿男不忍心炸死尚红而未有行动,寄生当机立断按掣,一时爆炸声四起,众队员悲痛不已。寄生与众队员入村搜寻尚红与何芳,只见村内一片颓垣败瓦,众人不存寄望,寄生坚持不轻言放弃。在一片烟雾中,寄生看见尚红背着何芳缓缓走近,惊喜万分,而尚红一见寄生即昏倒地上。寄生诊断尚红内出血尚红昏迷不醒,去找军医老王的阿男回来,报告老王被日兵射伤昏迷,不能前来,众队员不知所措。寄生自荐为尚红诊断,说自幼受身为中医的父亲薰陶,略懂医理,众队员半信半疑。寄生诊断後指尚红被炸伤引致内出血,必须送往医院。尚红因内出血不能骑马,众人唯有抬着尚红去几十公里外的医院。途中,寄生发现尚红内出血严重而肿胀,决定即时替他放血。快到医院之际,尚红发高烧,寄生二话不说含水导入他口中。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