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VIP影视大片免费看,点此关注公众号。老司机不迷路, 你懂的!

第19集

  尚红来到墓室,发现一封信,推测韫凌跟一雄离开,此时炸弹爆炸,尚红为救林群受伤昏倒。韫凌关心一雄动容往南丫岛的船上,韫凌见一雄经常皱著眉头、握紧拳头,要他跟自己一起做动作放松,一雄心头一暖。一雄带韫凌来到别墅,韫凌一见何嫂及玫瑰开心不已,要在玫瑰去南洋前给她三个愿望,又 请「尚红」给BB三个愿望,一雄不知所措。一雄洗澡时想起韫凌的歌声及教他放松的方法,果然放松了不少。韫凌见「尚红」不开心,追问原因,并握着他的手说愿意跟他分担,一雄微微动容。一雄诉说母亲为救弟弟抛弃他,自此一个人独力求存,每晚不敢睡在床上,只睡在墙角因为怕地震,韫凌闻言,安慰说无论如何不会抛下他,要死一起死。一雄动容说从来没有人关心过他,并愿意跟他分担。韫凌带他到海边感受大海,让他笑了。韫凌说明白一雄的感受,因为她们一样是孤独的长大,她困的是身体,他困的是内心。尚红要求亲手毁灭一雄林群收到情报,指一雄带走了韫凌,并勾结川岛,组织决定要救出韫凌及消灭一雄。尚红发梦,梦见自己与一雄拔枪相向,惊醒,听到房外的王萍追问寄生,为何二人结了婚又分开。林群到来,王萍坚持要让尚红休息,拒让他进门。林群派出马班和阿男率领一批游击队前往南丫岛,救出韫凌及毁灭一雄,尚红要求把毁灭一雄的任务交给他,林群反对,认为他会被亲情误事,但尚红坚持由自己亲手毁灭哥哥。一雄的心融化了一雄与川岛密会,要求川岛帮忙炸死的尚红,川岛透露已发放假消息,一举消灭游击队。一雄返回别墅,看到韫凌留下的饭菜,心头一暖;回房看见韫凌睡在墙角,一愕。韫凌解释想体会睡在墙角的滋味,又愿意奉上四十吨黄金的秘密,一雄心头一震,冰冷的心开始融化了。游击队在南丫岛遭川岛埋伏袭击,全军覆没。一雄讹称东洋鬼子发现了他们,带韫凌与何嫂上船离开。船上,一雄打晕韫凌,射杀何嫂,并举枪指向玫瑰。

第20集

  一雄打晕韫凌,射杀何嫂後,正要杀玫瑰时想起韫凌的话,决定不杀她。此时,尚红在岸边拿着火炮瞄准一雄。一雄狂笑叫他发炮,说全世界的人都可以杀自己,只有他江尚红不可以,诉说被妈妈抛弃後的辛酸。尚红想起王萍曾叮嘱他要对哥哥手下留情,犹豫起来。一雄突然将玫瑰抛向大海,尚红立即跳入海救她。此时寄生突然现身,举枪欲杀一雄,刚巧韫凌醒来,捉住寄生的脚,子弹射歪了,一雄肩膀中枪,後颈撞向船身晕倒。尚红救了玫瑰上船,求寄生放一雄一条活路,让妈妈见他一面。一雄拒认王萍作妈妈林群率众哀悼二十名牺牲的同志。尚红向林群请罪,要求组织对他严厉处分。林群也自责中了川岛芳子的陷阱,判断失误,组织已派人替代他的工作,着尚红快点回家,面对王萍。王萍听到寄生指一雄是卖国贼,又开枪射杀一雄,掌掴她;接着骂尚红没有履行承诺不会兄弟相残,掌掴他。王萍知道一雄全身瘫痪,激动昏倒;寄生请求林群让王萍见一雄一面。尚红带王萍到医院见一雄,一雄一见她便向她吐口水,拒认她作妈妈,问她试过孤苦伶仃的滋味,以及被人强暴的滋味,王萍闻言心痛泪流。一雄又指寄生曾勾引他和介男,揶揄王萍选择了尚红这只戴绿帽的乌龟,是自作孽。王萍为自己赎罪尚红安慰寄生,不会介意一雄所言,绝对信任她,又向寄生坦白韫凌曾经要求他亲吻她一事,二人互相谅解。尚红与一雄见面,说看得出韫凌真心对待一雄,又正式叫了他一声「哥哥」,一雄怒赶他离开。王萍从林群口中知道一雄勾结川岛又想炸死尚红,决定为自己赎罪。王萍带同糖水探望一雄,一雄一声「妈」让王萍欣喜万分。一雄恳求王萍替他去找一个叫金璧辉的人,王萍想起林群的话,心中一痛,餵一雄吃糖水,又说要永远永远陪住他,一雄大惊。韫凌以死要胁见尚红韫凌被送到韶关,醒来嚷着要见尚红,奇怪怎会有两个江尚红,并以绝食和自杀作要胁。尚红受命以一雄身份找出另半截金牌,寄生反对,认为尚红对一雄的事情一无所知,非常危险,林群坦言是总参谋部的决定,他已经无权反对。韫凌见到尚红,却因三天未睡,太困而睡着,尚红失笑。韫凌醒来惊见想枪杀「尚红」的寄生,寄生自称是尚红的妻子,韫凌错愕。

第21集

  韫凌看到一雄的骨灰,方知为何感觉他跟尚红有点不同。寄生明白她喜欢上他们俩合起来的优点,坦白组织很需要这四十吨黄金,争取抗战胜利,她和尚红愿意为国家作出任何牺牲,包括私人感情,她愿意将尚红让给韫凌,韫凌错愕。韫凌找到心中罗密欧尚红与韫凌见面,还她口琴及写给一雄的信,并相信一雄对她是真心的,希望韫凌告诉他更多有关一雄的事。韫凌诉说一雄的惨况和孤独,觉得一雄并没有死,他永远活在她的心裏。韫凌知道尚红要假扮一雄,愿意帮忙。韫凌自言已经找到她心目中真正的罗密欧,寄生认为一雄遇到韫凌,是他的福分,他再没有遗憾了。韫凌向寄生透露黄金的秘密就在她身上,愿意协助去东北皇宫溥仪,即使牺牲生命也是值得。庭辉质疑细鸡真心投诚总参谋政治部主任暨政治局委员徐庭辉来到韶关,接替林群的工作。庭辉表示首要任务严密看管韫凌,不可以让她与无关的人接触,其次是质疑细鸡投诚一事。韶关沙溪医院内,庭辉与细鸡首次见面,细鸡惊悉他竟是学儒的人。庭辉命细鸡再以溥一身份接近韫凌,取得其半截金牌。庭辉表示已经阻止尚红等人接触韫凌,自己也亲身找过多隆,告诉他金溥一还没有死,多隆就会阻止韫凌将黄金秘密说出来。细鸡追问到底是谁抢走他的老婆,庭辉回答是江尚红。细鸡、尚红首次见面细鸡要求与寄生单独见面,给她放有草织草蜢的木盒,说他日寄生对自己有少许牵挂时,可以打开盒子一看。寄生重申自己已经结婚了,不希望有一天会打开这个盒子。庭辉也安排细鸡与尚红见面,尚红希望细鸡放下私人感情,目标一致已经足够。细鸡揶揄尚红亲手杀未婚妻,明言投诚只是为了寄生,。韫凌与多隆、小兰重逢,多隆知道铃木一雄、江尚红是两个人,十分惊讶。韫凌透露大清留下了四十吨黄金的事,希望可以将这个黄金的秘密,奉献给国家及老百姓。多隆也表明不再追求复国梦,不过世子溥一尚在人间,应该待世子康复归来决定如何处理黄金。细鸡游说韫凌交出秘密另边厢,庭辉带细鸡去见学儒,学儒吩咐细鸡,金牌得手後可杀掉韫凌三人,以及他的仇人江尚红。学儒私下吩咐庭辉尽量小心,以免他们想吞掉黄金的事洩露给委员长,坦言千里为官只为财,国家民族都是放屁。庭辉带细鸡见韫凌三人,韫凌喜见有个聪明能干的哥哥。多隆说只想仿效陶渊明,不想复国之事,细鸡却表示要复国,并以家族责任、父母遗愿游说韫凌交出藏金秘密,韫凌无奈答应。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