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已更新至33集,关注公众号 " tuh866 " 老司机不迷路!

第22集

  韫凌请小兰帮忙将背上的图样画两份下来,一份给细鸡,一份给尚红,叮嘱她不何告知任何人。事後,细鸡亲手将韫凌身上纹身刮掉,然後带她到医院缝针。细鸡不忍杀韫凌细鸡拿着完整的金牌图样,沾沾自喜。庭辉质问细鸡为何带韫凌去医院,细鸡递上半截假图样,庭辉大喜,吩咐细鸡尽快灭口。细鸡回家看见小兰、多隆照顾受伤韫凌的温馨场面,於心不忍,悄悄吩咐小兰是夜与多隆与韫凌一起逃走,布局成三人被炸死。韫凌三人感激细鸡,决定远走高飞,不要成为哥哥的负累。三人平平安安离开了韶关,多隆决定去贵州隐居,韫凌却说不会去,想为国家出一分力,三人分道扬镳。林群掌握军营资料广州火车站外,化身水芙蓉的寄生被记者追问近况;尚红从寄生後面走过上车,车上的林群叮嘱尚红背熟一雄的所有资料。尚红以一雄身份住进一雄家,寄生亦以送画为名到访,二人合力搜索一雄的睡房及书房,可惜遍寻无所获。寄生无意中打开了机关,尚红堕下,二人发现地牢白骨遍地,还有一头死老虎,尚红心痛一雄杀人如麻,丧尽天良。尚红灵光一闪,说有一个人可能会有金牌的线索,顺道可解散一雄的秘密军队。化身一雄的尚红在小村找到刘天,又捉了家忠及温柔要胁他合作。林群掌握了军营所有资料,发现一雄以药物控制军队,令士兵变得不怕死。而大量购入这种药给军队服用需要庞大资金,了解到一雄觊觎这四十吨黄金的原因,吩咐尚红尽快找出一雄手上另一半金牌。介男兄妹返广州寄生带来坏消息,介男与麻里很快回到广州。尚红吩咐寄生去接机,自己在家清理破绽。麻里、介男及寄生回到铃木家,尚红准备了酒席迎接,有麻里喜欢吃潮香楼的冻蟹,麻里开心不已。当麻里看到最爱吃的西瓜盅上桌,她突然哭起来了,尚红大惑不解。寄生到麻里房间理解,麻里娓娓道来。

第23集

  介男送寄生回去酒店途中,寄生表示麻里已告知有关她表哥佐藤的事。介男无奈透露麻里早就跟佐藤在广州有一腿,麻里返日本後与佐藤旧情复炽。寄生表示理解麻里深闺寂寞,介男乘机诉说对她的思念,寄生先发制人要他写情信给她,打发他走。寄生策划「捉奸在床」尚红与寄生秘密会面,尚红认为麻里会阻碍行动,寄生透露佐藤跟着麻里来到广州,相约明天在酒店见面,正好上演一场「捉奸在床」。介男在酒店房内捉奸在床,把佐藤打得半死。寄生告诉尚红,短时间内麻里没面目见丈夫铃木一雄。寄生想收养玫瑰,尚红欣然答应。玫瑰被送到韶关基地,韫凌也悄悄来到基地,看见玫瑰由王妈照顾,放心。另边厢,细鸡在基地感到不耐烦,追问庭辉另外半截金牌找到了没有,庭辉出言安抚。尚红知道韫凌、多隆及小兰突然离开去了大後方,感到奇怪,林群明言自己所知有限。林群拿出一个锦盒,尚红发现锦盒曾放置半截金牌,推测一雄将半截金牌给了川岛芳子。尚红堕入川岛陷阱尚红以一雄身份约见川岛,川岛带他到新买的别墅,又介绍竞投得来的康熙龙床。尚红透露韫凌已经被游击队救走了,另外半截金牌游走了,开门见山请川岛去香港寻找韫凌,川岛爽快答应。尚红与寄生凭一张龙床照片,推测龙床做了夹层,半截金牌藏在里面,尚红决定在川岛离开广州时,到她的别墅一探究竟。寄生发现事有蹊跷,查证後知道是个陷阱,慌忙赶往别墅阻止尚红行动,可惜途中阻滞频生,心急如焚!尚红突然出现在寄生眼前,寄生喜极而泣。尚红细说临崖勒马的原因,又说川岛可能已经知道孪生子的秘密,怀疑他不是一雄,并断言川岛会主动送上门来。果然,川岛主动邀约,并说出曾怀疑尚红不是一雄,向他道歉。尚红答应只要她找到韫凌,所有利益依然平分。细鸡软禁韫凌韫凌一身男子打扮重返广州,并刊登寻人启事引尚红来找她。韫凌在街上看见哥哥「溥一」,慌忙躲起来,被细鸡发现打晕。刘天大宅内,韫凌醒来,发现身上的半截金牌图样被哥哥拿走,将她软禁起来。细鸡吩咐刘天父女好好照顾韫凌,以及日後联络方法。尚红按寻人启事去等候韫凌,等了大半天她却没有出现,奇怪她突然在广州。林群带着细鸡来到,细鸡会以金溥一身份接近川岛,协助拿取那半截金牌。寄生为细鸡打点日用品,细鸡乘机重申,要证明他比尚红更有能力。尚红再以一雄身份约会川岛,麻里突然来到,说要送宫本武藏用过的名贵的武士刀给一雄。

第24集

  尚红再以一雄身份约会川岛,麻里突然来到,说要送宫本武藏用过的名贵的武士刀给一雄,尚红怒赶她离开。尚红向川岛透露,中统局秘密押着金溥一来到广州,相信跟另外半截金牌有关,希望将溥一得到手。细鸡游说川岛做皇帝川岛救走细鸡,说自己是他的堂姐显玗。川岛带细鸡返别墅,游说细鸡复国。细鸡扮作懦弱无能,不想复国,又说见到韫凌会将黄金秘密交给川岛,并支持川岛做皇帝,川岛心动。芙蓉剧团慈善公演记者会上,川岛带着细鸡出席,尚红看见细鸡含情脉脉看着寄生,提醒寄生叫他收敛。韫凌被庭辉射杀韫凌在房中看见一张相,竟是细鸡和温柔的结婚照片,怀疑他根本不是哥哥。温柔发现韫凌撬开气窗逃走,惊慌失措。庭辉得悉细鸡与刘天见过面,心生疑窦;在街上看见韫凌,即暗中射杀她。理发店内,庭辉质问细鸡为何放走韫凌,告知已经杀她灭口,细鸡闻言难过。老王抢救韫凌後,指她失血过多,能否生存就要靠她自己的意志。尚红建议暂时不要向总参谋部汇报,怀疑有内鬼。细鸡看完水芙蓉演出,请她吃消夜,扮演一个沉迷女色的纨裤子弟,又以研究曲目为名上寄生的房间。细鸡报告半截金牌不像是收藏在龙床内,又说川岛好像知道韫凌来了广州。寄生不虞有诈,透露韫凌中枪昏迷不醒,并怀疑组织内有内鬼。川岛怀疑一雄独吞黄金细鸡故作神秘,惹川岛起疑,然後甩掉保镳去到韫凌的故居,川岛果然中计跟踪而至。细鸡表现害怕样子,透露根据寻人启事到来,又说刚来时看见一雄的车,怀疑一雄抓了韫凌,求川岛帮忙救妹妹。川岛试探一雄有关寻人启事,尚红感奇怪仍沉著应对。尚红认为川岛怀疑他已经找到韫凌,寄生奇怪韫凌仍昏迷不醒,是谁刊登这段寻人启事,有甚麼用意。细鸡再次挑拨,成功令川岛怀疑一雄要独吞四十吨黄金。麻里收到一雄约吃饭讯息,紧张地挑选衣服赴约,介男心感满意,提醒她不要再做出对不起一雄的事。麻里在居酒屋被杀,现场发现麻里送给一雄的刀,介男大怒,誓要一雄血债血偿。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