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在充值爱奇艺、腾讯VIP会员吗?本站全部免费

第4集- 寄生舍命救尚红

  一众游击队队员抬着尚红入镇,阿男打探回来得知镇上只有一间医院,并有日军驻守,大家不知如何是好之际,一名醉醺醺的日兵与日妓走近。寄生扮日妓救尚红寄生心知尚红失血过多不能再等,当机立断走近日兵。日兵看见寄生色心顿起,寄生乘机重伤日兵。寄生扮作日妓带同伤重的日兵混入医院,并成功控制医院,阿男与部份队员去请援兵。医生为尚红输血时,日军发现并攻入医院,队员劝寄生离开,寄生拒绝舍尚红而去,坚持守护尚红,若日军攻入时会杀尚红及自杀,不会让他受辱,众人离开与日军火拼。病房外枪声连连,病房内寄生胆颤心惊!枪声渐近,寄生惊惶下拿着枪对准尚红,房门被撞开,阿男、王妈及时阻止寄生开枪。二人带着共产党政委林群、军医张海及援兵到来,张海立即为尚红诊断。王萍细说尚红身世火车上,昏迷中的尚红抓住寄生的手不停喊淑君,寄生尴尬抽手,林群着她顺其自然,好让尚红安稳下来。韶关火车站内,尚红母王萍在焦急等候,一见寄生就误以为她是尚红的爱人,寄生连声否认,王萍不理只埋怨林群不顾尚红的终身大事。寄生暂居王萍家,王萍向寄生展示家人照片,寄生始知尚红还有一位孪生哥哥叫江红。王萍细说尚红父江志和为红帮裁缝,当年她与志和避难去到东洋,生下尚红兄弟,一场大地震令志和丧生,江红失散了,王萍至今自责令江红失踪。寄生听着听着便想起妈妈,潸然泪下。王萍母子返回中国,在林群家打工,得到他的帮忙及照顾,又教尚红读书写字,感激不已。1937年日本侵华,自小受林群薰陶的尚红留书出走,参加地下组织去了,只留下亲手缝制的棉袄给王萍。王萍追至火车站,与尚红依依话别,又叮嘱尚红假若有日遇见哥哥,千万要手下留情。王萍、寄生上契寄生做饭时想起为细鸡做饭的情景,又记起当日发誓为细鸡不会再嫁,心神一恍,打破锅子烫伤了脚。王萍细心替她涂抹药酒,寄生坦言只是尚红的朋友而非爱人,又向她辞行。王萍心中不舍,说喜欢她并愿做她的妈妈,寄生感动的拥抱王萍。翌日,王萍拿出自己的结婚戒指赠予寄生,寄生拒收,王萍坦白最希望寄生做她儿媳妇。寄生解释自己已为人妇,要为丈夫守寡,王萍失望不已。林群告知王萍尚红已离开韶关,又拜托寄生好好照顾王萍,寄生请求林群让她加入游击队。

第5集- 尚红拒绝寄生爱意

  寄生请求林群让她加入游击队,林群反问她凭甚麼认为自己适合当游击队。寄生以有恩於尚红为由,因为游击队有恩必报,林群不能拒绝她。林群默许,但仍要看上级指示,还要听听尚红的意见,寄生始知尚红没有离开韶关。尚红醒来,王妈告知寄生当日如何勇敢机智地救他。此时,寄生来到,坦言想加入游击队,为死去的家人报仇,跪地恳求尚红给她一个机会。突然有三名日军闯入,持枪要胁尚红把广州地下交通站名单交出来……尚红、寄生接受训练林群问尚红,寄生是否适合当情报员,又看出寄生喜欢他,劝他应放下淑君,不要再折磨自己。尚红重申一生一世只爱淑君一个,为组织及国家,个人算不上甚麼,并愿意当寄生的指导员,林群无奈。尚红接见寄生,要她明白当情报员要抛开儿女私情及个人情感与价值。寄生心知尚红的意思,表明从尚红救她那一刻起,已赋予自己全新的生命,愿意接受他的指导。寄生正式加入共产党,接受军训,又跟王萍学习日文;尚红则到党校受训。一年後的文艺晚会上,寄生载歌载舞唱<春天里>,突然一把男歌声插入,喜见尚红回来了。寄生借醉求爱寄生为尚红准备酒菜接风,同时为自己离开韶关饯行,期间不停自我灌酒。寄生带醉的诉说自己学日语、学唱戏,是因为要当个称职情报员,请求尚红帮助她克服接近男人的心理障碍。尚红痛心拒绝,坦白忘不了淑君,转身离开,寄生伤心痛哭。尚红在外独自买醉,向老天爷诉说对淑君的思念。醉眼下「淑君」出现眼前,情切的拥吻她。翌晨,寄生心愿已了,悄然离去;尚红醒来,自责对不起寄生和淑君。粤剧名伶小黄莺的徒弟水芙蓉初试啼声,化名「水芙蓉」的寄生正在化妆,助手小梅问为何经常吃药,寄生脸色一沉,想起被日军小田次郎蹂躏的情景。寄生在台上表演之际,小田次郎因洩露了国家情报切腹自杀;寄生表演期间突然不适送院。尚红到医院探病,却声称代表组织前来颁授奖章给她,寄生心如刀割,怒掷奖章。寄生哭诉自己不能再生育,质问尚红有否关心过她。尚红闻言心中难过,口中却说自己不再担任她的指导员,准备到前线打仗,寄生怒责他再次逃避。寄生到细鸡坟前,诉说没有不守诺言,作贱身体的张寄生已死,现在她是水芙蓉,所做一切只为了国家。芙蓉剧团新任马班主成为寄生的新指导员,寄生以「水芙蓉」之名随剧团去广州。。

第6集 - 寄生、细鸡重逢添恨

  广州刘宅,细鸡从新闻纸看见水芙蓉的照片,再望着三个月大的儿子小勤,百感交集。细鸡回想当日醒来发现身在军方医院,原来自己被国民军第七野战兵团的杨虎救了。伤势未愈的细鸡偷偷返回破屋,寻找寄生,看到寄生遗下的草织草蜢,推测她已经惨死日军手上,伤心不已。细鸡为了替寄生报仇决心当兵,杀尽东洋鬼子。杨虎欣赏细鸡有胆有识不怕死,推荐他成为国家的地下特工,代号叫甲乙丙,杨虎是其直属上级。细鸡在陆军军校经过一年严格特训,被中央党部统计调查处委派到广州,以最短的时间成为小帮会老大刘天的女婿,调查最大军火商铃木一雄,为何将少部分军火供应给广州一个小小帮会。寄生、细鸡相见不相认今天,细鸡已经与刘天女儿刘温柔结婚了,并育有一子。细鸡看到水芙蓉的照片,难以相信寄生还活着,脑海一片混乱。此时温柔回来,看见新闻纸上的水芙蓉,揶揄目不识丁的细鸡看上水芙蓉,指责细鸡当日灌醉她占了便宜,才不得不嫁他,还嚷着要离婚。刘家大厅上,刘天与儿子家忠正在热情招待化名「水芙蓉」的寄生,寄生看见走到她面前的细鸡,顿时吓呆。寄生借词离开刘家,细鸡乘机说送她回去。车上,细鸡试探寄生,寄生装作毫不相识,细鸡难过不已。细鸡忏悔举枪自尽细鸡来到摆放寄生牌位的龕堂,向她忏悔,诉说为了替她报仇,违背良心迷奸了一个自己讨厌的女人,没面目见九泉下的父母,举枪欲自尽。突然听到声响,怀疑寄生来过,追出却不见其踪影。寄生待细鸡走後,来到自己的灵位前,百般滋味在心头。寄生坦言,张寄生没有辜负细鸡,但是水芙蓉有,因为她已经爱上另一个男人;又控诉老天爷折磨她,激动晕倒。此情此景,被折返的细鸡看在眼内,听在耳中,痛在心裏!寄生在医院醒来,打开细鸡留下木盒,只见剪成两半的草织草蜢,心裏难过。林群收到消息,指情报员梁小敏已被日本军火商铃木一雄发现其身份,牺牲了性命。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