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在充值爱奇艺、腾讯、优酷、乐视VIP会员吗?本站全部免费

第1集 - 逸昇惨遭越南绑架

   2006年,韦逸昇与康成哲是企业医生公司的掌舵人,负责为其他公司解决问题。这时他们正替唱片公司处理防盗问题,当时逸昇只顾着眼前的猜谜游戏,没有理会客户的讲解。反之成哲则仔细聆听,还讲解很多防盗的方法让客户参考。会议后,老板关士杰走入逸昇办公室,大赞他所提出的意见令客户非常欣赏,金牌公司医生之名当之无愧。士杰想与逸昇祝酒,逸昇以士杰有心脏病为由阻止他,并提出由他代替士杰往越南公干。逸昇回到家中享受家庭乐,嫂子周瑞娥见逸昇花了一百万来装修新屋,便问为何不资助兄长韦逸隆做生意。原来逸隆有意开拓大陆市场,但逸昇解释如果借钱给逸隆,而逸隆在大陆没有人脉关系,倒头来只会被人欺骗,变相害了他。突然逸隆儿子韦子诚大叫,原来他被逸昇患有轻度自闭的儿子韦子聪咬了一口。阮乔用尽方法都不知如何逗儿子开心,只有逸昇利用火柴才可以与儿子沟通。逸昇回想起与阮乔在越南的日子,从心感谢阮乔愿意跟他来香港过日子。逸昇、成哲与同事叶青来到越南,为当地工厂的成本问题筹谋,并要解雇部分员工。成哲希望逸昇给予机会让他亲自处理,可是当他们去达工厂时,发现情况并不一样。工厂门外有一大群工人,凶神恶煞地等待逸昇等人,工人领袖莫鸿华坦言众人赞成改革,但不能有损工人利益,也不能解雇员工。成哲眼见群众一同起哄,不知怎样说服工人,逸昇于是出言提醒。翌日,成哲与鸿华达成共识,鸿华亦愿意接受条件,岂料其中一个工人反对,直指鸿华出卖了工人,并播放鸿华与成哲私下交易的影片。工人不停指责鸿华,鸿华不知怎样应付。此时逸昇却站出来,开出另一个条件说服其他工人,令鸿华对逸昇怀恨在心。阮乔在家中忧心忡忡,当逸昇致电回家,她便着紧地叫他尽快回家。成哲见到逸昇上了叶青的车,欲知道发生何事便跟着他们。二人来到桥边,叶青想向逸昇诉说心事,岂料有数名神秘人突然冲出来,把成哲、逸昇及叶青一同绑走。成哲与逸昇被困在一间陌生陋屋,更不停遭到毒打。绑匪为逸昇拍照,并把照片传给阮乔,要求大笔赎金。阮乔听到勒索电话后六神无主。她把这件事告知婆婆赖惠卿,自称用尽方法仍尚欠一半赎金,逸隆提议向财务公司借钱。惠卿要逸隆陪阮乔去越南交赎金,阮乔与逸隆拿着赎金来到越南,其间被贼人抢去一半赎金。阮乔回到酒店不知如何是好时,突然听到拍门声,开门一看发现原来是私家侦探林浩仁。

第2集 - 成哲获救逸昇失踪

   浩仁因为救阮乔而受伤,令阮乔非常内疚。阮乔与成功逃脱的成哲去探望浩仁时,告诉浩仁他们已经报警,但警方坦言为时已晚,亦没有线索追查逸昇下落。成哲非常自责,坦言如果自己当初小心为上,绑匪就不会捉走逸昇。另一边厢,逸昇被带到不知名的山洞中,他四处张望却找不到出路。这时有两名绑匪出现,表示只要收到钱,便会放逸昇回去。越南警方核查过陋屋的死者资料后,证明他们就是绑匪。成哲见到四名绑架者资料,忽然想起绑匪应该共有五人,警方即叫他回想第五名绑匪有甚么特徵。成哲想到绑匪手上的纹身,随即画了下来,浩仁记起华人黑帮老大洪坤手上也有一个相同的纹身。浩仁带阮乔等人去见洪坤,但洪坤因之前被浩仁所伤,于是赶他们离开。洪坤见到绑匪的画像便认出他,但是不肯透露资料。成哲心急欲用钱买消息,岂料洪坤感到受辱,便叫人殴打他们。阮乔哀求洪坤放过他们,并自称为了救回逸昇自己可以不顾一切,洪坤听到后,即要求阮乔与女拳手对打,阮乔为了救丈夫只好上台应战。警方根据洪坤给予的线索搜查,但仍未有发现,阮乔等人则留在码头继续寻找。逸昇被困在山洞中不见天日,但一直没有放弃,不停寻找机会逃走;而他发现负责看管监牢的傻强是个疯癫之人。阮乔等人继续在码头寻找,阮乔见到一名乞丐便大发善心,给了他一个面包。那名乞丐看到逸昇的寻人启示后,声称曾见过他。深夜,逸昇等到傻强睡了后,用尽方法离开山洞,眼见成功在望,没想到有一只手从后面把逸昇拉回头。警方收到消息,指在海边发现男尸,于是偕阮乔等人去看个究竟。当警方揭开胶布时,发现男尸并不是逸昇,但成哲认得死者手上的纹身,推测应是第五名绑匪。警方指死者是遇到水龙卷而遇难,怀疑逸昇也在海中,凶多吉少;可是阮乔坚信逸昇仍未死。直到2010年,阮乔纵然屡试屡败,但仍没有放弃寻找逸昇。她与浩仁来到一个荒岛,阮乔在丛林中发现了逸昇的皮带,斗志重燃。两人走进丛林不停寻找,可惜遍寻不获。他们离开时,阮乔隐约听到有人大叫,但浩仁指她只是太累,或许听错。踏入2013年,逸昇失踪的第七年,越南当局判定了逸昇已死。逸隆坦言已与惠卿决定,向香港法院申请逸昇死亡,但阮乔自称无法接受。2016年,阮乔突然收到越南警方的来电,收到逸昇获救的消息,于是立即赶到越南……

第3集 - 逸昇初悉自己「被死亡」

  阮乔、逸昇重逢,二人喜极而泣。阮乔为逸昇梳洗时见到他身上的伤痕,感到非常痛心。逸昇不停回想逃出来的过程,又觉得虽已回到阮乔身旁,但竟不知怎样面对她。香港警方取走逸昇的身体样本,并为他拍下照片作记录。原来在逸昇失踪的日子,阮乔已经考了律师牌成为执业律师。虽逸昇可以随时回香港,但他在晚上仍然会回忆起在山洞的日子,每当见到闪光便令他非常紧张;阮乔非常担心逸昇,安慰他说现在已经很安全,没有人会再伤害他。深夜,阮乔发现逸昇不见了,于是离开医院寻找;终于在医院门外见到逸昇一拐一拐地散步,逸昇坦言不想留在房间,更曾经想过自杀。逸昇把在荒岛的经历告诉阮乔,指全靠阮乔不停寻找他,才令他有意志继续生存下去。逸昇又指自己身体虚弱,不想这样回港让家人伤心,阮乔答应待他身体康复后才回港。惠卿得知逸昇未死,非常高兴,但逸隆与瑞娥却怕逸昇回港后,会追他们还钱。逸昇回港后发现妻儿由以前的大屋搬到公屋居住,觉得很奇怪。家人见到逸昇都非常高兴,惟独子聪对逸昇完全陌生。逸昇尝试接近子聪,向他解释自己是他的父亲,但他走得愈近,子聪便愈惊慌。阮乔叫子聪与逸昇倾谈一下,可是子聪突然离开。阮乔解释,因为子聪与逸昇分开太久才显得疏离,将来再慢慢建立关系。逸昇深知这十年来全靠阮乔照顾家人,因此非常感激她。逸昇从阮乔口中得知他被绑架期间,家人都用了不少钱,他希望利用自己的保险金向家人补偿,不过瑞娥表示早已将逸昇的保险金使尽了。逸昇无法相信,逸隆解释指逸昇被绑架期间,阮乔急于筹钱向财务公司借了一大资金,但后来由于没有钱还债,于是在逸昇失踪七年后便向法律申请逸昇死亡,再用保险金来还钱。惠卿希望逸昇不要责怪阮乔,因当时只得这个办法可行。阮乔想替逸昇恢复身分,于是请求当律师学徒时的师父茅学儒帮手,学儒听了逸昇的个案后,觉得机会非常渺茫。因为在法庭宣布逸昇死亡的一刻,他与生前所有的财产及家庭已经脱离关系。逸昇听罢变得非常紧张,他坦言财产可以不要,但一定不能与阮乔分开。学儒提议逸昇向涉案的相关人士追讨赔偿。逸昇返回旧公司,重遇士杰与泽西,大家立即显得非常激动。士杰自觉非常内疚,又称如果当年由他亲自去越南,逸昇就不会被绑架。他们带逸昇去见成哲,但发现成哲沉迷赌博,不能自拔。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