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VIP影视大片免费看,点此关注公众号。老司机不迷路, 你懂的!

第13集- 卓诗道出悲哀身世

  逸昇与家人回家,家人不停责骂阮乔不念旧情陷害逸昇,但逸昇听到却非常不满,更喝止家人再骂阮乔。浩仁在处理家务时,发现阮乔在露台痛哭,他知道是因为惠卿曾掌掴了她一巴,於是安慰指惠卿当时无法接受事实。逸昇受到阮乔在庭上的说话刺激,心里极不好过,於是走到山洞里尽情地发洩。阮乔知道自己快将被取消律师资格,所以快速地处理好手头上案件,但学儒深知她背后另有原因。阮乔坦言知道逸昇不想再失去自由,所以这是她唯一可以帮逸昇的事。卓诗受到众人监视成哲等人调查谁是陷害逸昇的幕后黑手,於是在卓诗的工作地方安装了偷拍器,企图全天候监视她。这时他们发现有人致电给卓诗,於是开始跟踪,岂料发现原来是一场误会。不过,此时有黑帮突然出现,说要斩杀卓诗及她的弟弟郭卓强。成哲欲出手帮忙,但泽西指对方人数太多,不宜硬拼,可是成哲想起十年前的事,所以决定回去救他们。卓诗带成哲等人回家,他们利用卓强的电脑,去调查病毒电邮的来源。卓诗埋怨成哲多事,插手自己与弟弟的家事。但成哲坦言因为病毒电邮由卓诗传来,所以才会跟踪她。卓诗的父亲此时现身,不停指责卓诗,卓诗向成哲透露指自己出身寒微,但一直没有自怨。泽西成功拍下证据逸昇接子聪放学,更买了一份玩具给他,但子聪立即踢开。阮乔见状叫儿子道歉,但逸昇不想强逼他。成哲心生一计逼进财现身,成功使泽西拍下进财与庆忠见面的情况。逸昇从警方口中得知,进财和庆忠已承认罪状,而庆忠在口供提及,有神秘人以删除二人的犯罪证据做条件,要求他们把二百万传入逸昇户口。成哲与叶秋见面,请求她主动向警方录取口供,证明逸昇没有发短讯给庆忠。可是叶秋指即使逸昇没有发短讯给庆忠,也不能证明他无罪。成哲等人调查士杰虽然酒店事情已告一段落,但逸昇仍然觉得有人想陷害他,甚至乎想谋害公司。士杰坦言他们做的事,都对得住天地良心,不怕被陷害。逸昇去探子聪,见到他正在做治疗,故没有出言骚扰。阮乔出现,逸昇立即向她解释当年与叶青发生的事。成哲在女同事的自拍照上,发现士杰的身影,他问女同事事发日子,正好是逸昇被怀疑传短讯那天,成哲等人得悉后,立即调查士杰。

第14集 -  逸升调查士杰秘密

  逸升一直跟踪鸿华太太,准备追问她可有听从谁的指使才向自己袭击,但对方无言以对,只是拼命逃走。成哲指现在士杰是最有可疑,但逸升叫成哲暂时不要再查,因为他已经盘算好一个计划。逸升偷偷到士杰的医生办公室,想从医生的电脑中知道士杰十年前的病历纪录。突然有护士出现,怀疑逸升意图不轨,幸好有成哲出手解困。最后,逸升在士杰的病历中有惊人发现。阮乔深得街坊爱戴浩仁与阮乔一同行街市,获其他街坊称赞恩爱。街坊向阮乔询问法律问题,她都一一仔细回答,令街坊非常满意。阮乔回应道如果大家将来遇上法律疑难,可以寻找学儒,但街坊却指明会找她帮忙。浩仁在一边听着大家赞赏阮乔,心中却若有所思。浩仁计划一家人去旅行,阮乔知道他这样做是想让她出外散心,忘记被告妨碍司法公正一事。阮乔认为自己这次一定会罪成,所以以后的日子都要靠浩仁来养活,浩仁笑言非常愿意。逸升知道阮乔会被控告后来找她,希望能助她脱罪,但却受到浩仁的阻止。逸升坦言想帮助阮乔,浩仁认为只要逸升不再出现,就是最大的帮忙。逸升反驳,自称是阮乔以前的丈夫,自然有权找她,但浩仁直指出逸升的心理死穴,逸升一怒之下推跌了浩仁。这时阮乔出现赶走了逸升。浩仁希望审讯完结后,与阮乔和子聪回越南,重过新生活。士杰仍然想着叶青工作会议上,士杰刻意叫逸升去外地公干,而且是到一个极遥远的地方。逸升试探士杰口风,想了解公司可有要事不能让自己知道,又探问自己能否不出差;但士杰指这是重要的计划,只有他能胜任。叶秋想知道士杰为何要调逸升离开香港,士杰坦言不想逸升再缠着叶秋,又自称现在仍放不下对叶青之情,每次一想起她在越南惨死,自己便心有馀悸。逸升揭穿士杰假面具士杰不停饮酒,愈来愈醉,岂料他突然向叶秋示爱,令叶秋愕然。叶秋指自己不是叶青,更强调自己与士杰只是朋友关系,令士杰非常失望。叶秋离开酒吧,逸升突然出现,他见到叶秋不适,即送她回家。逸升在叶秋家中,第一次听到叶青与士杰本是一对。鸿华太太再次致电士杰,自称手上有他与鸿华的对话录音,借此索偿一笔「掩口费」,士杰只好听从。士杰与学莲吃饭时,突然见到成哲与泽西。他知道二人是来跟踪自己的,忽然心生一计,使自己能安全逃脱。士杰偷偷去见鸿华太太与她交易,岂料逸升突然出现。

第15集

  公司众职员突然收到士杰的开会通知,却没有见到士杰回来;成哲与泽西也感到意外,因昨天泽西不停寻找逸昇不果,所以不知道事件如何收场。公司职员都来到会议室,但见不到士杰,只有逸昇在主持会议。逸昇指士杰有紧要事返回加拿大,所以会议由他主持,还拿出士杰亲笔签名的授权书,指以後公司都交由逸昇管理。众人都觉得非常突然,成哲与泽西心生怀疑,会议後私下询问。逸隆哀求惠卿借钱逸昇透露士杰已经承认当年的罪过,被逼签下授权书给逸昇,但成哲却仍想知清楚整件事。逸隆被追租金,经济陷入困境,所以哀求惠卿借钱,助他度过难关。逸昇回家见家人在争吵,惠卿问逸昇可否借钱帮逸隆,但逸昇却要逸隆自己处理。逸昇又重提往事,坦言逸隆当年拿光了他「死後」的保险金还债,但逸昇最後还是决定介绍生意给逸隆。逸昇解释称如果十多年前自己愿意帮助逸隆,他现在的生活便会好过得多,而且他一直照顾惠卿,所以理应补偿给他夫妇俩。托泽西跟踪逸昇浩仁与阮乔询问学儒让法庭撤销指控的办法,学儒想了个计划,但是做法太旁门左道。阮乔听罢,惊讶学儒一向不建议用这些方法,但学儒坦言除此之外,已想不出其他法子。法庭判决一如众人所料。阮乔与浩仁回到家後,见子聪不开心,子聪自称被同学取笑,并表示非常讨厌逸昇。阮乔教导儿子,指逸昇没有做坏事,不能随便讨厌他。浩仁得知阮乔早已准备帮逸昇後,觉得相当气愤。士杰否认绑架逸昇成哲认为逸昇的行为愈来愈奇怪,所以想泽西跟踪他,可是泽西拒绝。成哲改邀翠宜帮忙,一同跟踪逸昇,但很快就失去了他的脚踪。原来逸昇前往见浩仁,并请求他把金钱交给阮乔,但被浩仁拒绝。成哲与翠宜继续搜索逸昇的踪影,没想到逸昇赫然在前头出现。成哲知道是逸昇令士杰心脏病发,但逸昇强调自己只没有错。成哲指如果士杰甦醒,一定会指证逸昇,所以叫逸昇先走。逸昇知道了阮乔为帮助他,竟然放弃了律师牌,为此感到十分内疚。逸昇偷偷来见士杰,这时士杰突然醒来,向逸昇说出当年真相。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