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VIP影视大片免费看,点此关注公众号。老司机不迷路, 你懂的!

第16集- 翠宜、卓诗同对成哲有意

  士杰醒来后,警方为他落口供,成哲与翠宜在门外等待,他们都担心士杰会指控逸昇。成哲致电阮乔,把逸昇所犯的事坦白地告知,阮乔愈听愈伤心。警方落完口供,士杰坦言逸昇被困,自己也有责任,因此没有指证他,并强调当年没有绑架逸昇。逸昇对阮乔说,自己根本没有资格去埋怨别人,因为一直以来他都只为自己着想,令到很多人受苦。阮乔见到逸昇的悔意,一边安慰逸昇,一边称一直相信逸昇是清白。为见阮乔险遇车祸这时,阮乔收到浩仁的来电,提醒她答应了接子聪放学,可是阮乔藉词推却,并一直陪伴逸昇;那边厢,其实浩仁正在背后遥望二人。浩仁在接子聪的车程上,一直回想阮乔如何欺骗他;子聪不见阮乔出现,内心非常紧张,即使惠卿与浩仁安抚亦无效,之后子聪更突然冲出马路。阮乔收到讯息后立即来到医院,惠卿一见到她,即指她不理会子聪。成哲醉酒在酒吧搞事,幸好逸昇经过,成哲想为当年的事补偿,但不知如何着手,这时逸昇提议他把公司搞好,就是最好的补偿。成哲把逸昇的信件交给阮乔,阮乔看完后知道逸昇想离开香港。浩仁去买菜时,阮乔突然出现,她自称今天要做大厨,浩仁非常高兴。浩仁想到厨房帮忙,但阮乔却叫他整理她在律师楼拿来的东西。浩仁从中找到了逸昇的信。公司同事计划离职浩仁在吃饭时对阮乔说出,有人想与他合伙,在越南做生意,提议不如举家移民,在当地重新开始。阮乔听罢,一时未能下决定。公司开会前,成哲与泽西看见很多同事对公司的将来失去希望,所以开始另觅出路。泽西觉得此举有失大义,希望众人不要在公司低潮时离开。叶秋介绍新同事,原来这人就是翠宜。叶秋见到众人垂头丧气,鼓励大家与公司共度难关,并指已有其他公司陆续商量合作。成哲受到翠宜的启发,自称会带领公司继续走下去,众人深获激励,打破了死气沉沉的局面。为救卓诗成哲受伤成哲等人去参观新客的广告拍摄,岂料在拍摄中途,特技人意外受伤,成哲只好亲自顶替上阵。拍摄虽然顺利完成,但却发生了意外,成哲为救卓诗不慎受伤。翠宜立即冲上前看他的伤势,而卓诗亦非常感动。翠宜与卓诗二人同时准备了美食给成哲吃,还互相抢着要让他先吃,成哲看在眼内觉得非常可笑。阮乔与浩仁返回越南,重游他们儿时生活的地方,回忆过去的一切,可是在阮乔心中却只记挂逸昇。

第17集- 阮乔突然自杀

  浩仁觉得越南的一切都变了,以前的环境都不再一样,但阮乔反而觉得变得很好。浩仁所选的新屋令阮乔非常满意,而且子聪的学校也合乎她的心意,她非常感谢浩仁。浩仁大喜,并指以後一家人就在这处生活。浩仁回想十六年前重返孤儿院,重遇阮乔的情景,那时他已经被阮乔所吸引。浩仁与阮乔二人到处游玩,非常高兴;可是在阮乔转眼间,却联想起当年与逸昇的初次邂逅。衷心为阮乔许愿当年逸昇带阮乔到父亲的厂房参观,他自称父亲欠下了巨债,只能把公司关闭,但由於父亲不想工人受苦,所以用尽家财遣散员工,而自己则负担所有债务。这时有女孩到来四处寻父,逸昇接过她纸上所列的地址後,便称那间工厂已经倒闭,女孩得知後情绪激动晕倒。二人把女孩送到医院後,阮乔知道女孩将会被送到孤儿院後,自称是过来人,不希望看见其他人成为孤儿。阮乔与逸昇来到大树下,逸昇为阮乔许愿,希望她尽快寻回亲人,但阮乔指根本没有可能,不过逸昇仍坚持。成哲文瀚父子吵架浩仁想买东西送给阮乔,却发现了逸昇的踪迹。文瀚与成贤下棋,顺道教儿子做人的道理,但慧琪却觉得文瀚太严苛。成贤离开时,母亲马慧琪请文瀚多谢相机厂的李小姐,因为她是看在文瀚份上,才把工作交给成哲处理。成贤从门外偷听,大感不满,於是当面向成哲告知实情,借故挑衅。成哲听到後非常愤怒,立即质问父亲,文瀚指李小姐的确需要找公司医生帮手,所以才把继才介绍给她,根本无甚不妥,但成哲却觉得文瀚看不起他,所以才处处出手帮助。慧琪尝试劝服成哲,希望成哲不要错怪文瀚,但成哲对文瀚的误会太深。翠宜知道成哲不开心,便刻意安排了一起坐摩天轮,想逗他高兴。翠宜见到成哲玩得开心,自己也甜在心头。在越南的逸昇回到大树下,想起自己向阮乔示爱时的情境,不禁会心微笑。浩仁突然提出离开越南,去其他地方看看环境,岂料阮乔在车站遇上逸昇。阮乔自杀逸昇伤痛逸昇重返当日向阮乔买花示爱的地方,探望花档父女,岂料得到一个伤痛的消息。喝醉後的逸昇错把别人的女友当成阮乔,结果被痛打一顿,幸好阮乔及时出现,才救了逸昇一命。逸昇抱着阮乔,哭称现在只剩下她,而浩仁却在远处偷望着他们。浩仁回想起往事,认为自己本可先向阮乔求婚,但因为一件突发事件,才令他失去了阮乔,更只能看着阮乔被逸昇抢走。逸昇一直在酒店楼下等待,岂料突然见到浩仁抱着阮乔冲出来。二人来到医院後,才知道阮乔自杀。浩仁直指是因为逸昇不停缠扰给她,令她抵受不住压力才会做出傻事。

第18集- 逸昇甘与阮乔断绝来往

  浩仁见逸昇仍未离开,逸昇对他说只要他知道阮乔已醒,便会立即离开,又向浩仁道歉。逸昇的话还未说完,浩仁竟跪在逸昇面前,哀求逸昇不要再找阮乔,他指自从逸昇回来後,阮乔便觉得非常痛苦,不但每晚失眠,更要看心理医生。逸昇表示不知道阮乔为他受了不少苦,对此深感内疚。他声言以後都不会再令阮乔难受。阮乔醒来後,不知自己因何事住医院。浩仁指她半夜呕吐,去医院检查後,证实进食了过量安眠药。逸昇发誓不见阮乔浩仁问阮乔为何要自杀,但阮乔自称根本没有打算自杀,可能是吃错药而已。浩仁表示如果阮乔的苦恼是源於逸昇,他愿意为了她退出这段关系。逸昇回到曾许愿的大树前,誓言不再寻找阮乔,好让她不要再痛苦下去。成哲与泽西在办公室内上网,叶秋突然冲入来指责成哲不思进取,不为公司做实事。成哲指相机公司的工作早已交卓诗全权处理。但叶秋坦言卓诗未够水准,而且其他同事也未够经验,只有成哲才能令公司起死回生。成哲一听到叶秋提起逸昇後,竟显得非常气愤,又指逸昇可能永远也不会回来,公司也没有希望。叶秋听到成哲这样说,一时也不知如何回应。叶秋欣赏翠宜毅力翠宜又煮了猪手给成哲吃,她想放到雪柜时却被泽西看见。泽西上前劝她别再多此一举,并自称她煮的东西其实一直最终都是由自己吃掉的。翠宜半信半疑,泽西终把真相告诉她,指成哲其实喜欢吃西餐,翠宜听罢,表示下次要亲手炮制西餐。卓诗一见到翠宜,问她是否熟悉相机公司的资料,但翠宜回答不了,卓诗即叫她用心记熟客人的资料。叶秋见卓诗不停翻查相机公司的资料,觉得她非常勤力,但因为时间不够,所以教她用更快捷的方法。翠宜在家中,一边制作蛋糕给成哲,一边阅读客人的自传。她看见浩仁与阮乔回家,即问二人的越南旅程,二人只能笑着回应。翠宜又问他们是否很快便离开香港,移民去越南。翠宜趁机接近慧琪浩仁向子聪解释移民越南,目的是帮阮乔远离伤心事。子聪爱母心切,愿意跟浩仁等人离港生活。成哲深夜经过公司,发现众同事仍未离开,他上公司看个究竟,原来相机公司要求终止合作。成哲不明所以,却从泽西口中,知道是成贤所做的事。成哲回家要求成贤向李小姐解释清楚,但成贤却声言要对付他,成哲一怒之下打了成贤一拳。卓诗等人冲上酒店,希望央求李小姐继续合作,後来却得知李小姐今天不见客,只好在酒店大堂等。这时翠宜见到慧琪,心生一计,趁机亲近慧琪。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