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集- 逸昇放下身段做洗碗工

  叶秋见到逸昇在为面店洗碗,令她既感到意外亦难过。她上前追问逸昇,但他没有回答。士杰知道逸昇的近况後,也感到非常伤心,并向叶秋道出当年叶青与逸昇的真正关系;叶秋听到真相後,完全不敢相信。叶秋再找逸昇,追问为何不把真相告诉她,而逸昇回答指自己根本就不是好人。逸昇经过面店时,发现在对面街居然开了另一间名字一样的面店,原来这两间面店由两兄弟分别经营,二人互相竞争。两兄弟在街上争吵,引来市民围观,这时他们的父亲冠叔出现,才平息事件。发现面店兄弟不和逸昇回到面店,见面店老板阿力坚持要取回家族声誉,又向客人询问做法,客人提议他在门口多做宣传,阿力即把此任务交给逸昇。子聪跟学校去美荷楼参观,却被同学欺负;这时一名小丑打扮的人见到,立即上前阻止。所有同学都非常害怕突然变恶的小丑,只有子聪愿意与他倾谈。小丑见子聪可怜,便用各种方法逗他开心,并指他非常聪明,只是其他同学不了解他才不能沟通。子聪坦言很喜欢与小丑对话,而小丑亦称也喜欢与子聪交谈。成哲与卓诗参加工作宴会,卓诗突然收到李小姐的来电,之後便离开了。这时成哲致电翠宜,叫她代替卓诗出席宴会,翠宜高兴地尽快赶到;可是翠宜的衣着根本不够隆重,成哲只好即时陪她去买衫。成贤出言取笑翠宜成哲与翠宜在宴会上遇到成贤,成贤一见到翠宜,便取笑她是小朋友,令她大感不满,成哲与翠宜於是决定在宴会上教训成贤。成哲取得与程公子的见面机会,畅谈合作机会,成哲、翠宜对洽淡的成果感到非常兴奋。成哲收到叶秋的来电,得悉逸昇的去向,他们见到逸昇在做清洁工作,内心很不好受。成哲上前想带走逸昇,却遭到反抗。逸昇指现在做洗碗,工作简单又无需要用脑,活得自在。客流上升关系变差成哲不停饮酒,希望灌醉自己,翠宜想阻止也阻止不了。成哲自称做了很多事情想补偿给逸昇,但逸昇统统都不要,因此觉得自己无能为力,非常痛苦。这时成哲见到卓诗的弟弟被打,上前救他。翠宜见到成哲被打至重伤,即送他入医院。泽西知道逸昇工作的面店所在,即叫齐所有手下去光顾。泽西一见到逸昇便立即帮手洗碗,可是逸昇仍不理会他。成哲与泽西用尽方法都不能令逸昇离开,令他们非常苦恼。逸昇见到面店老板愁眉苦脸,便想到一个方法帮助他们。面店的人流虽然有所上升,可惜反而令面店两兄弟的感情变差。

第20集 - 卓诗主动向成哲示爱

  逸昇终於明白亲情的可贵,於是返回家中与家人团聚。惠卿与逸隆见到逸昇後非常高兴,逸隆还觉得弟弟脱胎换骨。逸昇不停向家人道歉,逸隆叫他回来居住,不要再分开,但瑞娥却指家中没有地方。逸昇自称有地方住,无需要搬回家,逸隆再问他有甚麼打算。成哲与泽西知道逸昇将会返回继才工作後,松了一口气,叶秋坦言逸昇没有说过要回来,但说时迟那时快,逸昇已出现。以小丑身分见儿子会议上,成哲等人都以为逸昇回来後,将会有新的大计,岂料逸昇叫众同事继续跟成哲与叶秋工作。泽西问逸昇若想另起炉灶,自己一定跟随,逸昇坦言他的新公司并不适合其他人。阮乔接子聪放学时,见到学校门外有个小丑,她走上前却发现是逸昇。阮乔问逸昇为何要逃避她,逸昇坦言不想再令阮乔有压力,但阮乔解释,一切应是浩仁一时紧张误会了。阮乔又称子聪曾提起一个小丑叔叔,没想到那人原来就是逸昇所扮。逸昇指自从他扮了小丑後,与子聪的关系变得更好。另一方面,浩仁在一旁看到两人对话,不禁醋意大发。子聪逸昇终於相认卓诗打扮得非常漂亮,邀请成哲同坐摩天轮,并坦言是多谢成哲帮助她的弟弟,成哲回应称并非每个人邀请都会接受。卓诗鼓起勇气向成哲示爱,但却被翠宜发现。逸昇开了新公司,惠卿等人去看过後,都指新公司的装修极简陋,不能吸引旧客户。惠卿有感是逸昇资金不足,而瑞娥则叫逸昇回继才,但逸昇坚持在这裏工作,做小客户生意,乐得自在。阮乔带子聪参观逸昇的新公司。扮成小丑的逸昇迎接子聪时,示范了很多小玩意逗他,令子聪完全放下戒心。这时子聪主动与逸昇玩火柴游戏,原来子聪早已认出小丑就是逸昇。阮乔指她一家将会离开香港移民去越南,逸昇听後感到愕然。阮乔得怪病需流产阮乔想在离开香港前的日子,来逸昇公司帮手,也可以让逸昇多见子聪。逸昇与逸隆等人在公司区内视察环境,发现了很多潜在客户,并因此想到一个新计划。逸隆及阮乔听过後都叫好。逸隆在运货时遇上以前的仇人。浩仁发现阮乔怀孕,非常高兴,阮乔坦言想检查清楚後才告知浩仁。成哲与泽西找到逸昇的新公司,上门拜访时,还表示要辞去继才的工作跟随他。阮乔去做检查时,医生指阮乔患上怪病,如果用药物医治,会严重影响胎儿。

第21集- 成哲获悉自己身世

  逸昇带成哲去面店吃面,其实就是为文瀚做说客,希望成哲回去家族公司帮手。但成哲指他根本不会回去,因为文瀚对他极不公平,逸昇见不能说服他,只好收口。文瀚把成贤的工作交给其他人,成贤不满,向文瀚问个究竟;这时文瀚拿出一份文件,指成贤利用公司资源去为自己赚钱。成贤即时向文瀚道歉,文瀚却直言公司不一定留给他接棒的。文瀚心脏病发无人理会文瀚听到成贤责骂成哲,一怒之下赶走成贤。随後文瀚突然心脏病发被送院。成哲来到医院,见到文瀚正昏迷,慧琪引述医生说话,指不知文瀚会否甦醒。成贤见到成哲,立即冲上前,责怪成哲令文瀚心藏病发作,成哲反驳,二人继而互相指骂。成哲离开病房後,愈想愈奇怪,觉得文瀚病发事有蹊跷。他於是致电找翠宜帮忙调查。翠宜偷偷进入文瀚公司的保安室,调查文瀚心脏病发当日的闭路电视录像,岂料被保安人员发现。慧琪问翠宜发现了甚麼,翠宜指有一段闭路电视影片拍下了重要证据。慧琪得知後,要求翠宜先把这条影片交给自己。慧琪拿影片质问成贤,成贤哀求慧琪不要公开该影片,并指文瀚病发时,他根本不在现场。成贤为了说服慧琪,指愿意接成哲回公司,兄弟一同帮文瀚管理公司;慧琪深知这是文瀚的心愿,只好答应成贤。浩仁偷听两人对话阮乔工作时经常流鼻血,而且双手出现紫斑,逸昇想通知浩仁来接她,但被阮乔阻止。阮乔坦言自己身体有病,不能继续怀孕,但却不想让浩仁知道,因浩仁很想小生命诞生。逸昇指她不能对浩仁隐瞒这件事,如果阮乔现在不告诉浩仁,逸昇将来也会告诉他。逸昇介绍妇产科医生给阮乔,希望她能做流产手术,可是原来整段对话都给浩仁窃听了。慧琪自揭成哲身世逸隆再次遇到仇人向他要钱,逸隆坦言自己没有那麼多钱,但那人指逸隆的生意愈做愈好,更指如果逸隆不听他的吩咐,便会把当年的事情告诉给逸昇,这时浩仁刚巧偷听到两人的对话。逸昇突然收到来电,指货仓被爆窃,他与阮乔等人都非常紧张,立即想出应变计划。成贤逼走了所有公司的老臣子,慧琪即向他追问,更坦言会在董事会上播放影片,但成贤根本不怕。文瀚病情有变,成哲即去医院探望,成哲不见成贤出现,便问起他在哪儿,慧琪把翠宜调查到的线索告诉成哲,并希望成哲回公司帮手。然而成哲指文瀚一直看不起他,慧琪只好把隐瞒多年的真相告诉他。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