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集- 逸昇发现逸隆秘密

  逸昇与成哲被追打,只能在面店内躲避。逸昇猜想是成贤所为,成哲非常气愤,要向成贤讨回公道。成哲觉得身边有内奸,誓要把此人捉出来,但逸昇指即使捉到了也於事无补,当下之急是挽回街坊的信心。事件发生後有一半商户要退出逸昇的计划,这时成哲想尽快找到陈伯,让他投成哲一票。卓诗指如果成哲要赢成贤,只需要尽快完成收购便可,但成哲指逸昇的计划可行,一定能帮到小商户,所以自己不会放弃。卓诗成哲再起争执成哲站在大厦顶楼,希望发洩情绪。翠宜看後立即劝他下来。成哲觉得自己很傻,因只要帮陈伯收楼,便能得到他的一票,但翠宜鼓励他不能放弃。成哲坦言卓诗叫他只需要为自己着想,无需要理会小商户的利益,翠宜问成哲是否因为这件事而与卓诗吵架,又安慰称卓诗这样说是为成哲好的,所以不要误会她。翠宜在街上见到一名不停骂人的老人,追问之下才知道那人就是陈伯。成哲与翠宜不停寻找四姐,希望求她再制双皮奶,可是四姐却不想再见陈伯;这时四姐向他们开出一个要求,结果成哲与翠宜不停在街上执纸皮,但执了很久还不到四姐要求的磅数。陈伯去吃双皮奶时,竟吃回儿时的味道,这时四姐突然出现,令他非常高兴。四姐叫陈伯不要多谢她,而是要多谢成哲与翠宜。揭穿成哲并非亲生陈伯出席会议,并指明要把手上一票投给成哲。岂料,成贤突然拿出一份文件,证明成哲不是文瀚亲生的。成哲不明白,为何成贤好像甚麼都知道。逸昇得知一切後,指现在最重要关心的是慧琪,因为成贤揭穿了这件事,慧琪是最伤心的。工作时,阮乔突感到身体不适,想早点回家,逸昇问她是否已交了租,逸昇与成哲被追打,只能在面店内躲避。逸昇猜想是成贤所为,成哲非常气愤,要向成贤讨回公道。成哲觉得身边有内奸,誓要把此人捉出来,但逸昇指即使捉到了也於事无补,当下之急是挽回街坊的信心。事件发生後有一半商户要退出逸昇的计划,这时成哲想尽快找到陈伯,让他投成哲一票。卓诗指如果成哲要赢成贤,只需要尽快完成收购便可,但成哲指逸昇的计划可行,一定能帮到小商户,所以自己不会放弃。卓诗成哲再起争执成哲站在大厦顶楼,希望发洩情绪。翠宜看後立即劝他下来。成哲觉得自己很傻,因只要帮陈伯收楼,便能得到他的一票,但翠宜鼓励他不能放弃。成哲坦言卓诗叫他只需要为自己着想,无需要理会小商户的利益,翠宜问成哲是否因为这件事而与卓诗吵架,又安慰称卓诗这样说是为成哲好的,所以不要误会她。翠宜在街上见到一名不停骂人的老人,追问之下才知道那人就是陈伯。成哲与翠宜不停寻找四姐,希望求她再制双皮奶,可是四姐却不想再见陈伯;这时四姐向他们开出一个要求,结果成哲与翠宜不停在街上执纸皮,但执了很久还不到四姐要求的磅数。陈伯去吃双皮奶时,竟吃回儿时的味道,这时四姐突然出现,令他非常高兴。四姐叫陈伯不要多谢她,而是要多谢成哲与翠宜。揭穿成哲并非亲生陈伯出席会议,并指明要把手上一票投给成哲。岂料,成贤突然拿出一份文件,证明成哲不是文瀚亲生的。成哲不明白,为何成贤好像甚麼都知道。逸昇得知一切後,指现在最重要关心的是慧琪,因为成贤揭穿了这件事,慧琪是最伤心的。工作时,阮乔突感到身体不适,想早点回家,逸昇问她是否已交了租,但她完全不知发生何事。逸昇指他收到逸隆的讯息,说阮乔将会去银行提钱,但阮乔却否认。阮乔发现偷听器逸昇发现户口裏少了十万元,他即致电给逸隆,这时阮乔却发现了一个偷听器。逸昇与阮乔不停追查逸隆下落,岂料在货柜场内,听到逸隆讲出一个惊人秘密。阮乔听到其中一个货仓内怪声,即上前看个究竟,竟见到逸昇与逸隆在大火之中。逸昇见到阮乔,即叫她离开,可是货仓被大火包围,阮乔更不幸受伤。浩仁得知阮乔的胎儿保不住,极度气愤,他不停殴打逸昇,而逸昇不敢还手,只能一直道歉。但她完全不知发生何事。逸昇指他收到逸隆的讯息,说阮乔将会去银行提钱,但阮乔却否认。阮乔发现偷听器逸昇发现户口裏少了十万元,他即致电给逸隆,这时阮乔却发现了一个偷听器。逸昇与阮乔不停追查逸隆下落,岂料在货柜场内,听到逸隆讲出一个惊人秘密。阮乔听到其中一个货仓内怪声,即上前看个究竟,竟见到逸昇与逸隆在大火之中。逸昇见到阮乔,即叫她离开,可是货仓被大火包围,阮乔更不幸受伤。浩仁得知阮乔的胎儿保不住,极度气愤,他不停殴打逸昇,而逸昇不敢还手,只能一直道歉。

第23集- 逸昇找到失踪案重要证人

  浩仁回到家中见到翠宜把婴儿用品都收起来,浩仁却指自己会处理,并叫她离开。成哲与慧琪冲上办公室见成贤,指责他贱卖公司的股份,并称这样做会白费文瀚一生的心血。但成贤却指成哲不是一家人,所以他没有权说话,成哲不禁怒火中烧。成贤准备与其他公司签约,把公司的资产直接转移到自己的户口。这时陈伯出现,他指自己是第二大股东,可以阻止成贤的交易。对方公司代表见成贤与股东仍有争执,决定先离开。陈伯出手阻止成贤文瀚的公司保住了,成哲回想起逸昇用心帮他,但自己当年所做的事太对不起逸昇,认为逸昇根本不值这样帮他。翠宜不停安慰他,并称想知道他过去发生的事,只是成哲不肯说。阮乔发现浩仁独自在房中闷闷不乐,上前安慰,浩仁却指永远都不能像逸昇一样与阮乔有下一代,阮乔心知浩仁是怪责她,所以向他道歉。子聪亲眼见到浩仁说话的语气如此重,心感惊慌。晚上,子聪与逸昇网上对话时,把浩仁刚才说话的情景告诉逸昇。成哲陪文瀚行山,想不到翠宜也出现,令他大感愕然,後来才得知是慧琪刻意叫翠宜出来的。翠宜行山时不小心滑倒,成哲上前关心,翠宜笑说以为成哲一直当她透明,但成哲坦言只当她兄弟。叶秋主动介绍医师成哲在茶楼竟然遇上卓诗一家,卓诗的家人知道成哲是有钱人後,立即想与他们见面。卓诗想阻止都阻止不了。当成哲把卓诗介绍给家人时,只说她是前同事,而卓诗亦然。最後卓诗虽然难舍,但仍拉家人离开。叶秋介绍医师文真给逸昇认识,指文真是越南华侨,而且对医血小板病很有心得,所以也想介绍给阮乔。文真一见到逸昇,立即便认出他,并指当年曾协助提供逸昇失踪资料的。遇上意外子聪受伤叶秋等人带阮乔去看文真,阮乔非常感谢叶秋的介绍,但原来她去看文真前,逸昇已独自见过文真,并询问有关当年的一切。浩仁知道他们要见文真时,好像想起了甚麼;浩仁不小心撞上前面的私家车,当他与对方司机理论时却发现子聪不见了。子聪从高处失足堕街,阮乔等人送他到医院。翌日,逸昇带文真去医院见浩仁,浩仁觉得对他有点印象。逸昇追问文真当日他说过的话,但文真所讲的话,与之前说给逸昇的完全不同。逸昇去找文真时却被恶人赶走,於是他吩咐泽西到越南调查文真的下落。

第24集- 成哲重伤昏迷

  浩仁指对以前做过的事感到後悔,阮乔指得知他的过去後,一开始接受不了,但她想到如果当年不是浩仁放弃被领养,现在可能是阮乔做违背良心的事。阮乔坦言二人都是孤儿,一定不会分开,浩仁听後非常感动。成哲来到侦探社,藉词唤走翠宜後,即四处搜查浩仁的办公室。岂料浩仁突然回来,他见到被搜查过的痕迹,立即起了疑心。翠宜知道成哲接近她,只为了上侦探社查浩仁,心中非常难受。逸昇誓必捉到阿虎成哲向翠宜解释浩仁并非她想像中好人,而且泽西在越南已经调查他,等泽西回港後便能知道真相。逸昇得知成哲差点被浩仁发现後,叫成哲不要再插手,但成哲拒绝。泽西回港,表示查出假扮文真的人身在何处。逸昇等人假称是阿虎的朋友去找他的外婆,但却无功而回;众人终於找到阿虎,但被他逃脱,而成哲亦受了重伤,不知何时醒来。愤怒的逸昇欲开车撞死浩仁,但结果没有成功;逸昇对阮乔称当年浩仁为了得到她,设法让人找不到自己;阮乔回想起当年发生的事,惊悉与逸昇所讲的完全吻合。逸昇策动报仇大计成哲一直昏迷,不知何时会醒来,家人非常担心。翠宜自称会一直陪着成哲,要大家先离开,如果情况有变她会立即通知大家;这时卓诗前来探成哲。卓诗见到翠宜一直陪伴他,便知道她非常爱成哲。卓诗坦言自己一直以为成哲是她的真命天子,但原来只是她一厢情愿。卓诗决定放手,把成哲交给翠宜。成哲醒来,把他追捕阿虎的事告诉翠宜,但翠宜不明白,为何成哲可以为逸昇连生命都不顾,成哲便把当年的真相告诉翠宜。逸昇偶然听到成哲的解释,内心非常气愤。心想一定要向所有害过他的人报仇。逸昇捉翠宜做人质成哲胃痛,翠宜为他按穴止痛,他这时才知道早前一直照顾自己的原来是翠宜,而不是卓诗。翠宜见到卓诗在门外,即上前向她解释。逸昇探望成哲,说阮乔只相信浩仁,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对付他了,但成哲不认输,决定要帮逸昇追查到底。叶秋安排了饭局,但浩仁觉得很奇怪,因逸昇之前才一口咬定是浩仁害他的,但现在却求他们原谅。这时浩仁收到一个神秘来电,声称翠宜被捉,要浩仁来救她。浩仁推测这是逸昇所设的陷阱,但逸昇却听得一头雾水。阮乔跟逸昇回公司,问逸昇可有捉走翠宜,逸昇否认,但阮乔却不相信他。
暂无评论~~

寻影视公众号xunyingshi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