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VIP影视大片免费看,点此关注公众号。老司机不迷路, 你懂的!

第4集- 逸昇翻案被越南帮追捕

  逸升因不慎把浩仁推倒而感到内疚,但浩仁不介意。浩仁又解释子聪不喜欢见心理医生,所以才会反抗而令逸升误会;逸升见到浩仁一拐一拐,知道是十年前因为救他而受伤,内心非常难受。逸升感激浩仁多年来一直陪阮乔去越南。逸升好奇阮乔和浩仁曾经去过荒岛,却遍寻不获自己的下落,推测事有蹊跷。这时阮乔出现,见到浩仁受伤即问原因。子聪仍是不肯说话,更不想见到逸升,心理医生指子聪一见到陌生人就会有如此反应。逸升在搜救报告上寻找越南警方当年的行动疏忽,希望藉此推翻死亡判决,但学儒坦言,这些报告经过多人审核,难以发现漏洞;即使找到漏洞,逸升也没有钱去越南打官司,所以还是最好不要翻案。但逸升坚决要推翻判决,且会去追讨赔偿。逸升在报告中发现一个奇怪现象,立即与学儒讨论,学儒觉得他的推断合理,有机会推翻法庭判决。逸升决定再回越南,但惠卿极力反对,但逸升表示这是他唯一能为家人做的事。当众家人都反对时,瑞娥却十分赞成,她更立即把原本是逸升的金钱还给他,并希望他尽快起程。事后,逸隆问妻子何故力排众议,瑞娥指逸升去追讨赔偿,到时他们也会分到很多钱,令逸隆一时间无话可说。阮乔劝逸升不要去越南,因为他的举动是揭发越南政府的问题,会引起很多麻烦。逸升坦言他被困十年,回家见到家人受苦,不能坐视不理。阮乔自知不能说服逸升,为了令逸升不再受伤,决定陪他一同去越南。逸升来到越南,即涌现以前的记忆。阮乔不小心跌下文件,当她想拾起时,差点被车撞伤,幸好浩仁及时把她扶起。三人来到渔村想找出当时的证人,但找了很久都没有消息。逸升听渔民说,他们想找的人刚刚泊船。浩仁在寻找渔船时遇见堂妹林翠宜,原来她正跟教授来做考古工作。当她知道浩仁来查案后,兴奋莫名地坚持相助。逸升等人询问当日加入搜索失踪者的渔夫,渔夫承认当年的确有上过逸升被困的荒岛,且有航海纪录,但是并没有发现有人;翠宜突然现身,自称发现那渔民有问题。当众人研究渔夫的出海纪录时,越南警方出现并带逸升回警局问话。浩仁与逸升再次回到渔船,被两名警员黎嘉铭与潘如松赶走。他们回到酒店后,翠宜说出自己所见,之后逸升等人想离开酒店,却发现被人追捕。

第5集 - 阮乔被怀疑搞婚外情

  逸昇等人被捉,嘉铭要求他们交出渔民的手提电话,否则便杀了他们。众人回酒店看新闻,才知道整件事幕后有人策划。逸昇非常内疚,因此事令到阮乔受苦,阮乔反称今次总算与他共同进退,只是本来以为找到新证据可以追讨赔偿,现在却因为关键人物死了,所有线索中断了。阮乔劝逸昇不要放弃,可是逸昇决定不再寻找了,并坦言起初认为追讨到赔偿,便可以利用金钱让家人好过一点,但现在最希望是能陪在家人身边。浩仁看见逸昇二人交谈,正想上前却被翠宜阻止,指两人定有很多说话要讲。逸昇平安回家,惠卿大感安慰。但瑞娥却因为照顾子聪,生活上带来极大不便,而且原本以为事后可获大量金钱,现在却甚麽都没有,所以脾气特别暴躁。阮乔表示会慢慢还钱给瑞娥,但她心目中关心的倒是另一件事。阮乔想把一直没说的秘密告诉给逸昇,但惠卿却阻止她,指逸昇现在一无所有,应等他与子聪关系好转时才把事实告诉他。逸昇与成哲的父亲康文瀚见面,多谢他在越南的帮助,才能令他安全回港。文瀚坦言是因为成哲要求下才帮忙。成哲回家,其母马慧琪一见到他便非常高兴,又称只要儿子肯回家,一切的辛苦都值得。文瀚希望邀请逸昇担任财务总监,更想成哲与逸昇一同替自己工作,但成哲一听到便拒绝。逸昇想知道成哲是否从十年前开始便性情大变,开始沉迷饮酒和赌钱起来,成哲指完全与逸昇无关,只是他觉得生活苦闷,想寻找刺激玩意而已。这时逸昇见到喝醉了的翠宜,她一见到逸昇便叫朋友来骚扰他,并指他就是失踪十年的人。逸昇听到她提起以前的事,突然又紧张起来,不知如何是好。泽西特别调了一杯酒精浓度极高的酒给翠宜,希望她饮后会大醉昏迷,岂料翠宜不但没有醉,而泽西却成了受害者。逸昇主动与子聪倾谈,更以新游戏来吸引子聪,但子聪并不理会他,反而一直玩魔方。逸昇想拿起子聪的魔方,子聪阻止,并称所有魔方都是浩仁所买。逸昇看到子聪墙上的图画,绘着一家三口的情景,以为画中的男主角是自己,岂料子聪直指那是浩仁。逸昇觉得非常奇怪,回想起阮乔对浩仁时的表情,突然若有所思。泽西与成哲从逸昇口中得知这事后,都怀疑浩仁与阮乔有暧昧关系,但逸昇坦言自己非常相信妻子。成哲与泽西一直跟踪着阮乔,想知道她有否红杏出墙;这时逸昇亦赶到,却发现一个惊人的真相……

第6集 - 阮乔改嫁令逸昇崩溃

  逸昇见到浩仁与阮乔牵手,阮乔只好把真相告诉逸昇;逸昇听到后大发雷霆,他自称在山洞过了十年非人生活,唯一的求生动力就是盼望回家重见阮乔和子聪,却没想过妻子竟然带着儿子改嫁,完全不能接受。阮乔听着逸昇的自白,泣不成声,不知如何回应。浩仁坦言这十年来,阮乔用尽各种方法去寻找逸昇,即使她受尽苦楚、债台高筑,也是毫无怨言。浩仁又说阮乔向法庭申请逸昇死亡,并非出自阮乔意愿,而是逸昇家人逼使。浩仁一边向逸昇解释,阮乔则回想起她经历过的一切,自己如何坚持寻找逸昇。有一次子聪差点出事,幸好有浩仁帮助,才能度过难关;又有一次,逸隆等人要求阮乔多放时间照顾子聪,令阮乔无奈放弃搜索……逸昇听完阮乔的遭遇,明白十年来她只是为势所逼,一转头却开始迁怒于浩仁,指他陪阮乔去越南,都是趁机献殷勤。阮乔解释浩仁的确付出良多,而且他更因为救逸昇,导致身体永久伤残。阮乔称多得浩仁的照顾,她才能安心生活。逸昇听完整件事的真相后,最终发现一切皆是自己命运的不幸,并不能怪责其他人。逸昇独自在酒吧内,想静静地思考所有前因后果时,成哲与泽西突然出现,称阮乔已把整件事告诉了他们,又指看出阮乔对逸昇的关心。泽西此时却指阮乔与浩仁有染,天下的女人多的事,何必非阮乔不可。成哲却持反对意见,说阮乔是大嫂。泽西与成哲你一言我一语,在逸昇身边争吵,令逸昇觉得非常厌烦,只好离开酒吧。泽西与成哲见到逸昇默然离去,明白他独自承受事实的难过。成哲担心逸昇伤心过度,终会导致精神出问题。成哲与泽西为了帮逸昇出一口气,冲上浩仁的侦探社,要找浩仁问个究竟。但是他们却不见浩仁,只见翠宜一人在。翠宜第一次从成哲口中,知道浩仁与阮乔之事,她竟直言感到非常高兴,指两人相当匹配。泽西表示逸昇失踪后,浩仁趁机接近阮乔,所以浩仁是小三,但翠宜指他们早已认识。逸昇去学校接子聪放学,但是老师指子聪已被家长接走。逸昇情绪突然起伏,只得找个无人的房间发洩情绪,更出现幻觉重返当日山洞。士杰的下属叶秋一直跟随逸昇的背后,知道他心有忧结,上前了解。逸昇坦言自从回港后,发现所有事情都变了无法适应。叶秋想帮逸昇,但不知应怎样做,只能从旁安慰,并说既然改变不了环境,就只能改变自己,逸昇感激她的开解,之后却默默离开。逸昇知道阮乔把婚戒埋在沙滩上,他即去沙滩寻找,希望能寻回婚戒,以证明他与阮乔仍有缘份。成哲与泽西得知后,便立即放下手头工作去协助他。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