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VIP影视大片免费看,点此关注公众号。老司机不迷路, 你懂的!

第7集- 阮乔为三角关系做抉择

  阮乔在律师行的工作非常繁忙,当学儒问及细节时,她却一头雾水,有时又忘记部分工作,幸好同事何颖妍帮她安排好一切。学儒坦言,阮乔现在最重要的是处理好浩仁与逸昇的问题,但阮乔其实也不知如何抉择。阮乔回到家中见到浩仁仍在,他自称多日没见子聪,所以特来探望。浩仁又表示已帮她处理好家中问题,阮乔想对他说出心底话,却被浩仁阻止。浩仁把私人物件搬回侦探社,翠宜叫他不要放弃与阮乔的关系,但他却若有所思。会议上,叶秋汇报工作进展,提起由于成哲上次要帮逸昇而没有见客,所以玩具城的工作计划临时由她接手。叶秋又指下属郭卓诗当日构思了一个方案,令客人产品销量提升,收到对方满意的评价。各人盛赞卓诗聪明,卓诗坦言只想与有工作能力的人合作,成哲心知她藉词挖苦自己。叶秋指现在成哲已经回来,便把玩具城的工作交回给他跟进,成哲答应,但卓诗不满,士杰即安慰她。浩仁约见逸昇,坦言要阮乔在他们两人之间抉择会非常辛苦,更指子聪是逸昇亲生儿子,由他去照顾子聪是理所当然的事。这时阮乔出现,见到两人都在,便把她的心事说出,决定要在两者之中,选择其一·····成哲问逸昇是否已放下对阮乔的感情,逸昇自称已浪费了十年,所以不想再把时间花在无谓的事情上。成哲同意男人应以事业为重,表示只要逸昇准备好,随时可以回公司工作。逸昇跑步时见到叶秋,她问逸昇何时会返回公司。逸昇指自己未准备好,而且香港转变太快,他需要时间适应追回现代生活,叶秋把新的手机资讯介绍给他,逸昇很快便掌握到,叶秋指逸昇的头脑仍很聪明。瑞娥非常不满逸昇搬回家住,表示家里地方已经很小,惠卿又多杂物,现在还要加上逸昇,只会令室内更窄。逸隆命妻子闭嘴,强调逸昇是亲弟,他有事自己一定要帮手;逸昇听到瑞娥的话,自称只会短时间暂住,并会缴交屋租给瑞娥,瑞娥听罢立即释怀。逸昇交代即将回旧公司工作,惠卿觉得逸昇有所寄托,不会经常胡思乱想,大感安慰。士杰急召会议,卓诗以为是公司把玩具城项目交给她负责,暗自高兴,但原来士杰在会议上宣布逸昇正式回巢。成哲等人非常高兴,唯独卓诗气愤,尤其是逸昇第一项工作,就是要处理玩具城的工作。会议后卓诗直接请求士杰,把玩具城的工作交给自己,又指逸昇与世界脱节了十年,不能立即适应工作。逸昇反称卓诗处理玩具城项目的手法,他在十年前早已用过,但卓诗不信,气冲冲离开办公室。逸昇去阮乔家带子聪去玩具城的展览场地,一进屋便看见浩仁,感到颇为尴尬,浩仁言子聪同阮乔在屋内,他要去厕所修理东西,逸升点头表示明白,逸升无意间看到浩仁与阮乔和子聪的三人合照,心中感到不是滋味,忽然听到阮乔与子聪的声音,原来子聪听闻要与逸升出去,非常不愿意,浩仁建议阮乔陪同子聪一同前去。逸升与阮乔带着子聪来到玩具城的展览地,试玩新的玩具,过程中令阮乔想起往事,直言当年他们三人也是这样在小屋子里看着天上的星星,可逸升却说可惜物是人非,但阮乔却言明不论如何,她跟逸升都是子聪的父母,这个事实永远都不会改变。

第8集- 卓诗抢去逸升、成哲工作

  展览场地大水浸,令所有展览品都被浸坏,卓诗即向逸升追究责任,指逸升父子是最后离开展览馆的人。卓诗更质疑子聪去完洗手间后,没有关掉水龙头,子聪因被追问而感到紧张,一时应付不了。逸升言事件一定要有人负责,但当务之急是要先另觅展览场地。逸升与成哲正为新场地烦恼之际,卓诗自称已靠人脉关系找到。成哲指出现在是展览旺季,根本没有可能轻易租到场地,深感是卓诗事先预订新场,再故意破坏旧场邀功。泽西送子聪回家,一回家子聪便大发脾气,阮乔与浩仁见此即问个究竟,并立即去安慰他。翠宜觉得卓诗对待子聪的态度不可原谅,更觉得水浸一事与卓诗有关,所以要查出卓诗犯罪的证据。新场地虽然觅妥,但原来仍未装修好;展览时间愈来愈紧迫,逸升、成哲非常着急,于是各自分工誓要把展览办好。成哲为了说服特别嘉宾碧恒迁就时间,便亲自去与他比赛打赌,如果碧恒输了便要参与展览活动。泽西带翠宜回到公司欲查出卓诗的证据,但最终一无所获,泽西即去卓诗的私家车上调查,却有惊人发现。展览开始,众人都等待碧恒出现,可是他临时失约。展览失败,卓诗立即向逸升问责。这时翠宜突然出现,并把她与泽西查到的事告知众人,但众人不信,而且更被卓诗反驳,士杰也不相信卓诗是主谋。逸升从泽西口中得知,子聪被卓诗追问后大发雷霆,便去安慰他,可是子聪困着自己,不肯与逸升沟通。逸升对他全无办法,眼见只有浩仁有办法开解儿子,不禁自觉无用又内疚。叶秋与客人食饭后,客人愿意给予逸升第二次机会,让他们负责多举办一次展览会。叶秋提议让自闭症小孩参与,既可打好形象,亦可造福社会。逸升觉得叶秋提议让非常好,但卓诗却反对,担心自闭症小孩会突然失控。卓诗不停指责逸升做事不成,且导致展览馆水浸。并要求不如把玩具城的工作交给她来做,逸升同意,士杰最终也决定把玩具城的工作交给卓诗处理,卓诗大喜。泽西坦言逸升成为卓诗下属,自觉有失面子,但成哲指逸升这样做定有他的理由。成哲在酒吧门外发现卓诗与周刊总编,而卓诗更喝得大醉。总编想侵犯卓诗,成哲看不过眼即上前相救。展览活动当日,卓诗继续羞辱逸升,但逸升并不理会。突然,一大群记者出现,成哲心知不妙,即询问卓诗;当成哲知道卓诗想法时,欲及时阻止她,但已经迟了一步…

第9集- 逸昇重拾工作状态

    逸昇为了解决金海星酒店的营商困难,与下属一同参与酒店的日常工作;原来他们早在一个月前已调查这间酒店,发现了很大问题。逸昇提议酒店精简架构,要裁员,更指着客房部经理,说出他的不是,客房部经理希望酒店合伙人钟庆忠不要解雇他,但庆忠指逸昇是由董事会聘请,自己也爱莫能助。泽西把逸昇在会议上的表现告知士杰,并将他形容得像英雄一样。逸昇指这次会议之后,酒店上下员工都知道他的能力和职权,陆续借势拉拢他。卓诗写了辞职信希望离开公司,成哲见到即把它撕掉;卓诗坦言只有她一人没有工作,摆明公司想逼走她,这时成哲要她执好行李陪他去旅行,卓诗不明所以。翠宜哀求浩仁请她做私家侦探,浩仁受不了她苦苦哀求,便派她去调查一件案件。成哲与卓诗受逸昇所托去越南,调查金海星酒店的业务,为保密原故更扮作夫妻。卓诗感不满,成哲亦无奈称是工作安排。他们为了秘密调查度假屋的总经理,于是偷入其办公室搜证,其间却被保安发现,只能逃走。逸昇要求酒店各部门主管,要在短时间内裁减人手,各经理显得一筹莫展。逸昇继而解释裁减人手不代表不请人,只是希望用人唯才。这时其中一位经理刘富城收到一封警告信,指他利用会员卡擅用公司资源,如果再犯即会被解雇,富城大惊。逸昇到酒店的法律部,询问法律意见,赫然发现代表律师是阮乔。阮乔恭喜逸昇能做自己想做的事,逸昇坦言已有十年没有工作,现在所有事情都要重新适应,又表示想忘记所有不高兴的事,于是重投工作。逸昇上阮乔家探望子聪,但子聪仍是不理他,只理会浩仁。阮乔见到逸昇的表情,知道他亦不开心。阮乔指展览馆水浸一事,浩仁已经调查清楚,知道错不在子聪。在越南,成哲与卓诗参加了旅行团,要调查度假别墅与旅行团的关系。他们上了旅游巴后便发现问题,令成哲疑心大起。卓诗在泳池边晒太阳,却被神秘人戏弄,原来是逸昇秘密邀请翠宜到越南调查旅行团的问题,翠宜自称至今尚未查到任何线索。卓诗取笑翠宜不懂查案,而翠宜反过来责怪卓诗欺负子聪,成哲劝二人应该好好合作。叶秋与阮乔下班,不幸同困在升降机内;二人交谈后,得知彼此都认识逸昇与子聪。逸昇知道富城没有请假私自早退,富城指因为母亲跌倒才离开。但逸昇不听解释立即解雇他,富城一时想不开,竟跳楼自杀。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