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集 - 自强接筱楠回家住

  花仙籽学生减少,丽花鼓励自强支持下去,自强与各老师筹谋对策增加学生人数。自强提议让学生表演才艺,如唱歌、英诗朗诵等,吸纳更多学生,大家一致赞成。到了星期日,自强跟筱楠团聚,筱楠邀自强与月娜、Pacino一同骑单车,不会骑单车的自强,硬着头皮同往。自强求月娜让他带筱楠回家住,月娜反指自强是不负责任的父亲,自强歉疚希望能补偿。自强游说筱楠於花仙籽开放日表演,筱楠乐意参与,月娜勉强答应。丽仙甜蜜石冬失意月娜带筱楠到花仙籽练习,丽花关心筱楠伤势,并因他没留下疤痕而替其高兴,月娜察觉丽花和筱楠关系良好。施兴陪丽花到乐器行买乐器,为表演衬托之用。他向丽花建议打非洲鼓,丽花同意。芬暖煮糖水给常新吃,乐姿赞成她跟常新谈恋爱,故意为二人制造机会,邀他们回家吃饭,常新却对芬暖诸多挑剔,芬暖大感没趣。丽仙和石冬取宣传单张时,丽仙接到长途电话,对话时笑得十分甜蜜,丽仙向石冬指对方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石冬听罢俨如被冷水浇在头上。丽花找施兴帮忙派单张,施兴有意向自强透露自己的身分,却被丽花阻止。施兴呷醋自强落寞自强看见丽花和施兴派单张时有说有笑,内心感到寂寞。此时一位妈妈自顾埋首打手机,不知道婴儿车溜向马路,自强及时救回婴儿,那位妈妈却指责自强拐带她的婴儿,丽花为自强向妈妈解释,在远处的施兴目睹一切,脸上充满醋意。晚上,施兴要求丽花公开其男朋友的身分,丽花却随便敷衍他。筱楠打电话给自强,要他陪他背诵英诗。乐姿送芬暖花仙籽表演单张,邀她与常新一同观看常逸和常懿表演。芬暖找常新帮忙接收订购食物,常新一时拿不稳,扭伤手腕。表演学生陆续返抵花仙籽,筱楠却迟迟未出现,自强焦急不安。筱楠及时出现,他担心自己不记得英诗,自强教他看手表赐予自己力量。丽仙身边俊男相伴筱楠表演时因太紧张而忘记内容,自强提示他看手表,筱楠会意,回复信心并流利地朗诵。小朋友表演出色,家长反应热烈,报读人数大增。丽仙约了人见面,石冬静静跟踪,见一年约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李敏高开着开篷跑车而至,他在丽仙脸颊上亲吻,石冬看见目瞪口呆。表演完毕,月娜带筱楠离开,筱楠很想跟自强回家,自强答应他每星期见面。筱楠伤心问自强是否不要他,自强大感心痛,Pacino游说月娜让筱楠作决定。两父子回家时,自强见筱楠疲累,主动将他背在背上,筱楠欣喜,很想快高长大,到时也可以背起自强……

第14集 - 自强对顺潮不近人情

  常逸跟念书返学校做义工,听到一些家长评论念书「吃软饭」的言论,非常生气,要求乐姿与念书调换原来岗位,乐姿向常逸解释原因。自强接到警署打电话到花仙籽,指父亲谷顺潮被捕,要他前往保释。自强多年没见过顺潮,指他没尽过父亲责任,以后不想再见他。自强回想儿时,他险被父亲仇家斩手指要胁还钱,警察及时来到,他才幸免於难。顺潮到花仙籽欲见筱楠,自强拒绝,筱楠下课,顺潮向筱楠自我介绍。敏高丽仙母子关系自强赶顺潮离开花仙籽,不准他再见筱楠。自强心情烦躁,拍打电脑发洩,弄致电脑发生故障,丽花体谅他对父亲的怨气。自强像找到知音人,带丽花到当年险些被斩手指的地方,让丽花了解他的童年生活,丽花没想到自强的童年是这般可怜,对他寄予同情。石冬见到丽仙眼红红,丽仙数落敏高种种不是,指他刚从澳洲回来,又要到美国参加才艺比赛,又爱开跑车和爱纹身。此时敏高传来视讯,对她大唱情歌,本来生气的丽仙,火气全消,石冬听到俨如被锥刺痛。他跑到敏高在街头表演的地方,劝他不要辜负女朋友,敏高指自己只有妈妈没有女朋友,石冬才知道他们是母子关系。顺潮亲近自强筱楠敏高知道丽仙有多个优点,不轻易让其他男人接近她。石冬好奇要看敏高的纹身,只见他胸口上纹了一个心形图案,中间纹着J和K两个英文字母,敏高指是爱的见证,是他父母的英文名首个字母。石冬劝敏高勿让丽仙担忧。敏高来找丽仙,并送上鲜花,原来一切皆是石冬所教。敏高更向丽仙表示石冬为人戇直,喜欢他对人真诚。自强接筱楠放学,途中遇见顺潮,自强掉头走,顺潮追上来,原来他没钱交租被房东赶走,更已搬至附近桥底过露宿生活。筱楠见顺潮可怜,求自强接他回家,自强不忍心拒绝筱楠,带顺潮回家吃饭,着他吃完饭离开。待自强洗完碗,却见顺潮已躺在沙发上睡着了。自强拒顺潮於千里自强怀疑顺潮另有目的,顺潮自言已改过自新,他只想享受天伦之乐,自强反求顺潮远离筱楠。常逸因定邦等人不相信念书是建筑师而不服气,与他们吵起来,念书主动解释他是为了常懿入学才暂停工作,之后会重返工作岗位,他还向各人示范以钱币搭建一条钱币桥。顺潮帮自强清洁家居及煮饭,自强认定顺潮另有所图。自强发觉洗衣机渗水,冷气机又冒火,自强觉得顺潮有心搞破坏,十分激气,走入房间避开不见他。顺潮离开时,却因接到电话而脸色大变……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