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集

  普济州在会议上向大家讲明爱德华的身份与重要性,并强调德国秘密警察已经盯上他了。而目前要做的就是保证他的安全,送他登上列车。尽管有人认为并不能够保证爱德华的安全,这也许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儿,但鲁怀山鼓励大家都参与其中,各出其力,共同作战。吕秘书找普济州吐露心声,惭愧自己从前心窄、狭隘,嫉妒过他受副总领事重用,而他却一直为自己的失责开脱,表示会尽自己的力量帮助普济州。大卫观察到集中营土质差异,联想到之前听说过这里曾是一个军事基地,于是顺藤摸瓜找到地道入口。蕾贝卡告诉罗莎,他们要谋划逃跑。艾德华的病况很不乐观,经过再三衡量,鲁怀山决定请来西蒙医生,西蒙带他的助手詹姆斯一起,到领事馆里为艾德华医治。汉斯残暴压迫犹太难民,薇拉同情怀孕的罗莎,想以学小提琴的方式帮助罗莎。罗莎被带出集中营,蕾贝卡和嘉丽为突如其来的变化倍感担忧。

第41集

  经过西蒙医生的诊断,爱德华的病情得到控制。普济州意外发现了秘密警察在对面的监视。他细心观察,推理出秘密警察的监视点,就在对面的宾馆里面。同时也顾忌这詹姆斯。慢慢接受薇拉好意的罗莎仍旧在水深火热中生活,比尔假装好意给罗莎送去了一杯牛奶,表面的关怀下其实是一颗恶毒心。这杯牛奶被下了药,险些让罗莎失去了她的孩子。薇拉知道真相之后感到十分痛心,她告诉汉斯此事,得到的反应却是对孩子的维护与别人生命的冷漠。普济州将领事馆被人监视的事同鲁怀山商量,两人衡量之后,决定将计就计,并装作考虑听从詹姆斯的建议,先伪装艾德华已经死亡,再悄悄送他到邻国医治。

第42集

  鲁怀山把假签证的罪责都揽到领事馆头上,撇清了嘉丽的罪责,带着领事馆公函,带普济州去集中营救嘉丽。济州着急副总领事替自己扛事,被鲁怀山的义气感动。汉斯这次没法推脱,只能去通知嘉丽可以走了。可等在门口的两人仍旧只看见汉斯出来,而未见到嘉丽。汉斯说是嘉丽自己要留下,不肯走。普济州却认为这是汉斯的把戏,是他不愿意放了嘉丽,甚至让他怀疑嘉丽是否还活着。直到汉斯拿出来嘉丽要他转交的信,济州才冷静下来。嘉丽在心中提到自己不愿他人为自己的过错而承担责任,而济州也读懂她是有不得已的原因才要留下。她是为了要营救罗莎才主动放弃离开的机会,这一举动也得到鲁怀山的肯定。
暂无评论~~

寻影视公众号xunyingshi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