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集

  为了让胡兰能够勇敢面对自己的心魔,盲侠他们让胡兰先录了一段录音。当谭永秀听见这段录音后,她很崩溃,想赶紧找到胡兰,无奈胡兰的电话也打不通。癫姐故意发短信给谭永秀,说胡兰在一家心理咨询中心。当谭永秀刚刚达到咨询中心的时候,胡兰的手机一下子从天台上掉了下来,而胡兰此时正坐在天台上,谭永秀吓得大哭起来,她要去劝胡兰。没想到在电梯口碰见了胡兰,盲侠赶紧打电话让谷一夏晚点下来,原来是谷一夏假扮胡兰,谷一夏没有听见电话,他下来时看见了胡兰和谭永秀。谭永秀很生气,赶紧告诉控方律师,她控告辩方律师骚扰她。第二天上法庭时,盲侠一直坐着不说话,控方律师传唤谭永秀出庭。谭永秀沉默了许久,最终改了口供,她在法庭上说是自己将婚姻不幸的愤怒发到潘安身上,给潘安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她现在明白了很多事情,谭永秀承认自己对潘安存在歧视。法官最后宣判,潘安性骚扰罪名不成立,当庭释放。事情终于有了一个完美的结局,癫姐给了潘安一笔钱,希望潘安拿着这笔钱去做变性手术,潘安拒绝了癫姐的好意,他说自己有钱做手术,然后看着盲侠笑了笑,癫姐一下子就明白了,原来盲侠没有收取潘安的律师费。谷一夏也向潘安道歉,因为他之前觉得认识潘安这种人很丢脸,现在他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潘安拥抱了谷一夏,他很感动自己拥有这么多的好朋友。赵翔凤让盲侠签署一份协议书,他想要将癫姐嫁给盲侠,癫姐立刻就生气了,她不想用这种方式获得盲侠。盲侠也不生气,因为他知道自己和癫姐的关系只是朋友而已。王励凡带着盲侠去跳舞,盲侠第一次感受到了跳舞的感觉,他正在开始慢慢发生着改变。盲侠走在大街上,听见街上有人在表演皮影戏,他想起了自己的爸爸。在盲侠小的时候,爸爸总喜欢和他一起在灯下表演,但是那次意外过后,盲侠再也没有见过他的爸爸。一个年轻人塞了一张钱给表演皮影戏的老人,老人不收,年轻人扔下钱就走了,警察刚好来了,他们抓走了老人,以阻街和行乞两项罪名起诉了老人。癫姐和谷一夏保释了老人,原来这个老人正是盲侠的亲生父亲文根鹰。癫姐和谷一夏想让文根鹰和盲侠见面,于是设计让盲侠接下了这个案子。盲侠一直感觉不对,后来当他知道委托人就是他的亲生父亲文根鹰时,盲侠很生气,他想起了父亲当时抛弃他的情景。盲侠独自开着车行驶在大街上,结果发生了车祸。

第14集

  癫姐和谷一夏带着文根鹰来医院看盲侠,没想到盲侠醒来后就跑了,他不想见到文根鹰。文根鹰很奔溃,他想见到自己的儿子,他对盲侠感到很愧疚。当年他在盲侠最需要他的时候后抛弃了盲侠,这是他应得的报应。眼看着文根鹰的案子就要开庭了,盲侠却一直待在家里不出门,也不愿意吃东西,大家都很着急。谷一夏去劝诫盲侠,遭到了盲侠的一阵打骂。甚至连癫姐也没有办法劝诫盲侠,盲侠这次是铁了心要和文根鹰断绝关系。癫姐认为盲侠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冷冷的,但是盲侠的心地善良。盲侠戴上了耳机听电视剧,之前他是从来不会听这种无聊的电视剧,他只是在掩饰他自己复杂的心情。王励凡知道盲侠现在的心情很不好受,她决定去开导盲侠。王励凡没有开门见山的就要盲侠为文根鹰辩护,而是给盲侠带了寿司,虽然她知道盲侠从来都不吃寿司,但是她还是鼓励盲侠去尝试新的东西,盲侠被这个女人征服了。为了让盲侠打开心结,王励凡带着盲侠坐公交拍照,盲侠凭着自己的感觉去拍照,竟然拍出了别样的照片,两人就这样一直逛着,这可能是盲侠长这么大最开心的一天了。文根鹰的案子开庭审理了,盲侠还是没有来,癫姐让文根鹰自己为自己辩护。正当文根鹰为自己辩护时,盲侠来了,几句话就帮文根鹰赢得了官司,案子一结束他就离开了,文根鹰很是内疚。癫姐和谷一夏看见文根鹰在搬运货物,文根鹰的身体似乎很不好,一直在不停咳嗽,癫姐很心疼文根鹰,她将文根鹰送回了家。文根鹰刚回家就被告知他住的地方要拆迁了,现在他没有地方可以去。谷一夏提议他将文根鹰带回去,谷一夏故意对盲侠说他带了个女朋友回来。第二天,大家一起去吃饭,文根鹰将自己碗里的肉夹到盲侠的碗里,盲侠一下子就生气了,他其实早就知道谷一夏带回来的不是女朋友,而是文根鹰。癫姐和谷一夏很想知道当年发生的事情,文根鹰就是不肯开口。文根鹰在大街上碰见了一男一女,他指责那两人拿了他的房子。原来,盲侠的母亲在盲侠两岁的时候就死了,文根鹰后来又找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怀孕了,盲侠那时候刚好又发生了事故,双眼失明。那个女人让文根鹰在盲侠和她之间做选择。如果文根鹰不选择她,她就去自杀,一尸两命。盲侠得知当年真相后依旧很生气,他拿出了一笔钱,就当作是文根鹰抚养了他六年的抚养费,他不想和文根鹰相认。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