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集

  何淑淇从警局出来后就一直不肯与外人接触,被她打的保安起诉她故意伤人,如果罪名成立,何淑淇将要坐三年的牢,何淑淇不愿意离开她的外婆,也不愿意出庭作证。谷一夏一直追查着戴德仁不放手,他觉得戴德仁从骨子里就是个坏人。谷一夏不想就这么轻易放过戴德仁,他希望何淑淇能够出庭作证,证明当初是戴德仁将她关起来的。何淑淇显然是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她还穿着那天的衣服,也不洗澡,也不吃饭。盲侠闻到何淑淇身上有和戴德仁身上一模一样的香水味,证明本案一定和戴德仁有关系。大家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何淑淇终于肯说话了。如果何淑淇在法庭上认罪,那么法官会从轻处理。谷一夏偷偷地来到了戴德仁的家里,他想要找到证据,皇天不负有心人,谷一夏找到了一件储物间,这个房间里有很多的刑具,谷一夏拍了视频。而另一边,法官一直在等待盲侠辩护,盲侠不说话,他在等谷一夏的证据,而癫姐一直干扰法庭,终于等到了谷一夏的消息,盲侠当即让何淑淇不认罪,因为他有个更加好的办法。谷一夏带回证据后,希望警方能够依法拘捕戴德仁,可是戴德仁的社会地位极高,而谷一夏的证据又是通过非法渠道拿到的,所以警方拒绝了谷一夏的申请。谷一夏和盲侠商量让他出庭作证,即使是自己坐牢,他也要治戴德仁的罪。盲侠被谷一夏的决心感动,他再次来到了何淑淇的家里。盲侠和癫姐到何淑淇的家里时,何淑淇的外婆说何淑淇依旧不吃不喝,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也不肯说话,不洗澡。盲侠强行打开了何淑淇的房间,他将何淑淇拉到了浴室,用水冲刷何淑淇的身体,何淑淇吓得大喊大叫,嘴里说着自己再也不敢乱跑了。盲侠推断何淑淇应该是被人关起来虐待,而谷一夏拍到的视频里有浴缸,何淑淇应该是被人屡次按在水里。这时癫姐接到了手下的电话,谷一夏独自一人去追捕戴德仁,盲侠赶紧让谷一夏回来,因为他推断不是戴德仁关押的何淑淇,而是戴德仁的儿子戴天佑。盲侠用自己失明的经历来劝说何淑淇,何淑淇终于说出了真相。一个月以前,何淑淇遇见了戴天佑,戴天佑出手很大方,每次都给她很多的小费,何淑淇以为戴天佑将她当做了朋友,就跟着戴天佑回家,没想到戴天佑只是将她当当作玩具,每天用不同的刑具折磨她,何淑淇又一次尝试着逃跑,但是被抓了回来,戴天佑就将她按在水里,还用外婆来威胁她。幸运的是何淑淇又找到了机会逃跑,这次她成功了。在盲侠他们的帮助下,何淑淇决定出庭作证。

第5集

  盲侠拿着证据去找王励凡,希望王励凡能够将这段视频作为证据展示在法庭上,王励凡认为这段视频是通过非法渠道获得的,她拒绝了盲侠的申请。盲侠认为王励凡没有人性,她才是真的瞎子,一生气就将文件摔在了王励凡的脸上,结果因为袭击法官被拘留了。在拘留所里意外地又见到了谷一夏,谷一夏也去找了王励凡,然后指责王励凡不近人情,言语上辱骂了王励凡。当然也被当作是袭击法官被关了起来,这下子真的是难兄难弟了。盲侠和谷一夏在拘留所里谈话,而王励凡在外边偷听,她只是想给他们一个教训,不一会儿就让警察将他们放了出来。之后王励凡请两人吃饭,盲侠带他们去了一家盲人饭店,服务员拿了几个眼罩叫他们戴上,希望他们能够体会一下盲人吃饭的感受。王励凡和谷一夏觉得很好玩,两人就一边摸着吃饭,一边说话。没想到盲侠已经走了,他独自一人来到酒吧喝闷酒。戴德仁找到了盲侠和癫姐,他给盲侠开了一张没有填数字的支票,盲侠拿起笔就开写,癫姐以为盲侠要接受戴德仁的贿赂,没想到盲侠在支票上乱写,戴德仁看了之后气得说不出话来,癫姐已经笑得直不起腰了。戴德仁走后,盲侠意识到何淑淇一定会有危险,赶紧让谷一夏去何淑淇家里看看。谷一夏急忙跑到何淑淇家里,何淑淇没事,可是他们发现何淑淇的外婆不见了。一帮以廖鼎为首的混混来到了癫姐的酒吧,何淑淇的外婆就是被他们绑架的。癫姐丝毫不畏惧这样的阵势,双方僵持不下,此时癫姐的爸爸赵翔凤出来了,赵翔凤已经闭关多年,他在吃斋念佛,不问世事,此次听闻女儿有难,前来帮忙。没想到廖鼎不买赵翔凤的账,赵翔凤用他的佛珠勒住廖鼎的脖子,廖鼎不得不放人。此事解决后,赵翔凤又回到了佛堂,他希望癫姐能够找一个好男人嫁了,可是癫姐不想嫁人。赵翔凤认为癫姐脸上的疤痕都是他的错,在十五年前,黑社会寻仇,将癫姐的妈妈砍死了,癫姐的脸上也留下了疤痕。癫姐安慰赵翔凤,她从心里佩服自己的老爸是条汉子。何淑淇在出庭前去上厕所,突然一个身影闪过,戴天佑挟持了何淑淇,何淑淇很害怕。戴天佑承认自己的错误,他说他做这一切都是被逼的。戴德仁从小就虐待戴天佑,让他产生了心理阴影。何淑淇觉得戴天佑很可怜,于是在接下来的庭审中,何淑淇改了证词。盲侠措手不及,他要求休庭。检控官去找王励凡,希望再增加一条罪责在何淑淇身上,这时王励凡的电话响了,她故意出去接电话,检控官意外看见了那段不被纳入证物的视频,检控官开始犹豫不决,他怀疑是否是自己的判断出了问题,而这段视频,是王励凡故意给检控官看见的。

第6集

  华检控看了那段来历不明的视频后很犹豫,他虽然很想赢得这场官司,但是他也不想无辜的人坐牢。华检控一人坐在酒吧喝闷酒,华检控的师父,也就是四大名状之一的韦状前来找他。韦状也听闻了这个消息,他认为一个好的律师是不应该考虑到受害者的感受,而是怎样想办法打赢官司。韦状从酒吧出来后遇见了盲侠,他讽刺盲侠是个瞎子,处处针对盲侠,盲侠也不生气,韦状怎样羞辱他,他就怎样还回去。华检控因为一些原因不能出庭,于是他的位置就由韦状来替代,韦状之前打官司从没有输过。盲侠丝毫不畏惧和韦状对决。盲侠宁愿做一个好人,也不愿意做一名只想打赢官司的律师。盲侠前来找戴德仁,他此次的目的是帮戴德仁申请到对谷一夏的禁制令,戴德仁认为盲侠这是在向他服软,愉快地接受了盲侠的建议。盲侠将禁制令给谷一夏,谷一夏不收,他觉得盲侠只是为了赚取戴德仁的钱财。盲侠就在家里的每个角落都放上禁制令,墙壁上,厕所里,冰箱里等等,谷一夏快被盲侠弄疯了,他约癫姐出来喝酒,打算搬到癫姐的酒吧去住。癫姐也拿了一张纸给谷一夏,谷一夏以为又是禁制令,他不想看,癫姐以人格担保说着绝对不是禁制令,而是一张账单。谷一夏之前开着阿龙的车去撞戴德仁的车,阿龙的车子被撞坏了,盲侠知道谷一夏没有钱偿还这笔债务,所以帮助戴德仁申请禁制令,乘机敲诈戴德仁一笔。谷一夏被盲侠的义气感动,他接下了禁制令。癫姐出于好心,让何淑淇在她的店里工作,何淑淇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心魔,她一听见水声就很害怕,癫姐就尽量不要让她听见水声,尽全力保护何淑淇,而盲侠认为癫姐这样不能帮助何淑淇,如果何淑淇不克服自己的心魔,那么她就一辈子都无法克服。盲侠将何淑淇的家布置成她之前被虐待的房间的样子,何淑淇回家看到后吓得大喊大叫,谷一夏用鞭子呵斥何淑淇,这种以毒攻毒的办法真的很有效,何淑淇终于克服了自己的心魔。在法庭上,何淑淇再次陈述了她被戴天佑虐待的事实,意外的是,韦状并没有反驳盲侠,跟着盲侠的思路走。突然,韦状反而利用盲侠之前的陈诉来扭曲事实,他说何淑淇是因为自己犯罪导致神经错乱,何淑淇的证词是不合法的,这显然是给何淑淇下套。尽管何淑淇一直否认,韦状就是抓着她不放,何淑淇快要被逼疯了。而在旁听席上,带着口罩的戴天佑内疚不已。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