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集

  他的勤奋并没有白费,通过白影的提拔,吕翔很快就发现了自己适合的角度。两人坐在一旁聊天,白影告诉吕翔学东西很快,就像白灵一样,但是他知道吕翔不是白灵,或许很久之前,他是想在吕翔的身上寻找白灵的影子,但是经过这么久的相处,他已经认清了白灵已经离开的事实了。白影给吕翔听了白灵自己编写的歌曲,这是他和白灵最后的额小样,吕翔看出了他的难过,所以没有出声,只是安抚性的搂了搂白影的肩膀。白影沉默了一会决定重新编曲重新填词,他要缅怀过去,也要和过去告别。妙丽离开空娱后并没有被埋没,而是像浴火重生的凤凰一样,重新绽放出耀眼的光芒,她的投资方利用这次绯闻炒作,重新将妙丽引上了头条热搜。妙丽的大火很快就传到了白总耳中,白总大发雷霆,说手下办事不利,张栋提醒当初是他将妙丽赶出空娱的,白总恼羞成怒让张栋闭嘴,陈昊和张瑞阳无奈的摇了摇头。妙丽按照投资方的安排,选择一位男性来炒作,妙丽选择了尉迟恪。尉迟恪其实是喜欢妙丽的,虽然现在的他感情已经破烂不堪,但是他愿意和妙丽有一个重新的开始,只是他没有想到,妙丽竟然会利用他炒绯闻。在两人相拥而吻的时候,周围准备好的记者一拥而上。尉迟恪一脸茫然,明白自己中计之后,夺门而出。此时正逢挑选风尚杂志的最佳人选,吕翔的惊艳表演让陈昊都为其鼓掌,陈昊订下参加拍摄的最终名单:王潇潇,尉迟恪。吕翔。不在名单上的张寒为自己鸣不平,陈昊和其争执的时候,白总黑着一张脸过来,喊走了陈昊和张瑞阳,并表示名单一会儿再公布。原来妙丽和尉迟恪的事情经过妙丽公司的炒作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白总询问众人该如何处理。陈昊的观点是暂时避免尉迟恪和妙丽见面,这件事很快就会淡出观众们的实现,张瑞阳则表示趁机炒作,可以提高尉迟恪的知名度,白总很明显偏向张瑞阳的观点。在门外偷听的尉迟恪大力推开会议室的门,表示自己不愿意利用感情炒作这已经超越自己的底线了,况且,他暂时还不是很想红。不理会白总的愤怒,尉迟恪表示自己要休长假,暂时不接受任何活动。于是前往风尚拍摄的只有吕翔和王潇潇,两人表现可圈可点也算是没有辜负空娱的期望。吕飞已经罢了两天的班,所以一进便利店就被老板拿着扫把赶了出来,吕飞笑着道歉,抢过扫把就去干活了,在娜娜的安抚下,老板也没有多加计较。吕飞擦窗户的时候,看到了路边的悠悠在树下跳舞,于是一脸的花痴样。悠悠的家庭环境其实有些复杂,他爸爸一直以为悠悠还在国外求学,而她妈妈则一天到晚的想办法捞钱。悠悠的爸爸心脏不好,悠悠也不愿意爸爸妈妈离婚,所以悠悠只能帮着妈妈瞒着爸爸。吕飞曾经发了一个帖子求助一个灵魂两个身体的原因,前些日子却收到了一条回复,对方表示和自己有一样的苦恼,而就在今天吕翔意外发现对方回复中的配图竟然就是空娱附近的景色,吕翔不禁猜测,难道这个人就在空娱吗?

第11集 预告

  尉迟恪经过妙丽事件后,就暂时性的远离了空娱的活动和广告,但是因为一些原因,他不能没有收入来源,所以他再次出卖自己的感情和身体,就为了有一份收入来维持现有的生活。就在尉迟恪陪一位有钱夫人参加酒席的时候遇到了胡越,胡越很是吃惊,质问尉迟恪为什么,尉迟恪苦笑着说,就像妙丽的广告词一样,所有人都是两面的。

第12集 预告

  白影已经很努力了,他不想一直沉浸在失去白灵的阴影里,但是他还是始终忘不了白灵。一张照片,一件衣服,一段旋律,白影都会情不自禁的想起白灵。吕翔知道白影的难过,也知道白灵对白影的重要性,所以他故意搞怪惹白影开心,哄白影忘记这份悲伤。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