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集

   因为吕翔最近状态很好,所以陈昊觉得他被选的几率很大,张寒听后心中十分不悦,加上白灵的缘故,他十分不喜吕翔,所以当晚偷偷摸摸去了药店,买了些强力泻药,放在了矿泉水里。第二天彩排前,张寒就将加了药的矿泉水给了吕翔,并看着他喝了下去,才安下心来。药效发挥的很快,吕翔没一会儿就肚子疼想去厕所,他不知道自己中了泻药,只当自己吃坏了肚子,一趟趟的往厕所跑。吕翔不知道,不代表其他人不知道,白影让胡越去药店买止泻药,自己则找到了张寒,和其理论,白影没想到张寒竟然为了一场比赛使出这么下三滥的手段。张寒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他看不惯吕翔顶着白灵的脸四处招摇,他要捍卫白灵在ACE终点的地位。尉迟恪在一旁听不下去了,推开了争执的两人,有事就说事,别总是扯上白灵,警告张寒想出名也别害别人,提醒白影想要帮助别人,也别忘了白灵。四人在进行彩排的时候,被卫视的导演通知ACE的节目取消了,让ACE赶紧收拾走人,张寒脾气最为暴躁,和对方起了冲突,还是张瑞阳及时赶到圆了场。回去的车上,气氛有些压抑,大家这么久的努力就这么竹篮打水一场空。张瑞阳将众人带回空娱,才和众人解释,之前毁了约的大腕答应回来了。他知道ACE心里不好受,但是这种事情在这个圈子里是很常见的,就算是ACE那天成了大腕,也会和卫视成为朋友的,风水轮流转,迟早有一天会一起合作的。吕翔其实一直很在意这次比赛,他曾经一直觉得,只要有实力,不管你长什么都会发光发热的。可是这次的事情让他明白,就算有实力有长相,也不是无所不能的。另一边,尉迟恪正喝大醉,被贵妇的老公找上门,打断了一条腿。他对外谎称是自己摔得,张寒虽然疑惑,却也没有多问。陈昊给出道班的练习生们安排了新的考核作业,以动机为主题以舞蹈为形式表现出来,搭档自选,尉迟恪因为脚受伤,免去了考核。在选搭档的时候,张寒被王潇潇拒绝了,因为潇潇知道了张寒下药的事情,心里始终不愿意认同张寒。而张寒也是幼稚,被潇潇拒绝后,拉了安吉当自己的舞伴,而潇潇自己则拉了几个女孩子一起准备舞蹈,白影则毫无疑问的选了吕翔。吕翔在舞蹈方面始终不开窍,陈昊亲自为其表演了一番,陈昊的精彩表演,惹得练习生们纷纷鼓掌。陈昊让吕翔下课后多练习三个小时,吕翔答应了。吕飞被手机铃声吵醒,导致吕翔晕倒在练习室,被白影撞见,白影将其搬到车上,等着他醒来。吕飞醒来以后发现安眠药没有了,药店因为没有处方不卖给他安眠药,正在他苦恼的时候,悠悠出来了,两人因为失眠心心相惜,在路边的小摊下坐下来。悠悠说自己会催眠,却不小心将自己弄睡着了,吕飞也拿起悠悠手上的催眠陀螺,将自己弄睡着了。

第14集

   吕翔清醒以后,赶紧跑到街边,觉得那能让人睡着的催眠陀螺是个好东西,就悄悄的将其放在了口袋里,接着,将悠悠弄醒,然后两个人费力的一起将吕飞弄回了家。悠悠惊喜的发现吕飞和吕翔的家竟然不小,还有一个闲置的杂货间,于是悠悠厚着脸皮说吕飞曾邀请自己入住,所以等自己以后无家可归一定会来这里的,而吕翔瞪大了眼睛,他可不记得自己是吕飞的时候有说过这句话,但是他也没有戳破悠悠的谎言。吕翔替吕飞去上班的时候,悠悠也吵着去,于是吕翔就带着他一起去了。吕翔知道悠悠饿了,好心的去仓库给悠悠找近期过期的产品给她吃,而就在吕翔去仓库的时候,陈昊再次来了,并正好和吕翔错开了见面的机会。陈昊拎着两袋成人纸尿布走进了一间民房,过了不久,出来了一位卖莲子羹的大妈……吕翔在上班的时候,一直在琢磨该如何完成陈昊所说的转圈,悠悠得知以后,给其做了个示范,吕翔没有想到悠悠竟然会转圈,于是就请教悠悠方法,悠悠告诉他,将一个罐子放在地上,无论怎么转只要盯着罐子就可以了。吕翔茅塞顿开,开始了无限循环的练习。吕翔有着天赋,也很努力,所以很快就掌握了诀窍,得到了大家的掌声,只有张寒对此不屑一顾。安吉是张寒的舞伴,但是张寒的心思压根就不在她身上,排练的时候总是漏洞百出,安吉很快就受不了他,去投奔潇潇了,张寒很是羞恼却也没办法。白影和吕翔那边的主题是兄弟,但是排练的时候,吕翔总觉得不对劲,在三考虑之下,两人决定将主题换成并蒂双生。这个主题,陈昊很能体会,因为她也是一魂两体的同类。就像并蒂花一样,两朵花在同一个枝干上,相互争夺,一起成长,直到一朵枯萎,另一朵才能长久的活下去,否则会短暂而美丽的死去,那如果是你,你会如何选择呢?是美丽而短暂生活,还是平庸而长久的人生?吕飞正在便利店上班的时候,悠悠走了进来,原来悠悠因为没钱被房主赶了出来,但是她不好意思告诉吕飞,吕飞好心的将其带回了自己的屋子,并让好几天没有洗澡的悠悠痛快的洗了个凉水澡。早上七点的时候,吕飞经不住困意睡着了,同一时间,吕翔醒了过来。悠悠为了留下来,就假装睡着了,将悠悠留在房间里,就去公司了。白影和吕翔在练习的时候,被张寒偷窥到了,张寒打算利用即兴SOLO来打败他们的舞蹈,但是他谎称自己并不知道其他人的主题,而陈昊不疑有他,答应了张寒的请求。

第15集

   等悠悠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和胖子睡在一起,她误以为是胖子在吃自己豆腐,就使劲摇晃吕飞,想跟其算账,不想吕飞因为睡得很沉,根本醒不过来。悠悠闲的没事,就将杂货间收拾了一下,并将自己的衣物放进了杂物间的柜子里,于是一间堆满杂物,常年落灰的杂物间被悠悠整理成一间漂亮的卧室。悠悠一直在疑惑为什么吕飞还还不醒,却不想,吕飞突然闭着眼站了起来,原来是在梦游,刚进门的吕翔也觉得好玩,他第一次看到自己梦游的样子,惊奇不已,还试着摆了几个动作,发现吕飞竟然真的会跟着自己做。吕翔告诉悠悠自己真的是从吕飞身上撞出来的,两个人有着神秘的联系,并把悠悠喊去外面,自己用催眠陀螺把自己弄睡着,将吕飞弄醒。吕飞和悠悠谈话的时候,才知道悠悠是因为她妈妈炒股失败瞒着强哥,才让悠悠离开医院,最后无家可归的。悠悠可怜兮兮的问吕翔能不能让自己住下,不收房租,吕翔都应下了。当谈到伙食问题的时候,吕飞虽然囊中羞涩,也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作为条件,悠悠答应帮吕飞治好他的梦游症,只是两人没有想到的是,吕翔竟然也有梦游症,一下治两个人,悠悠很头疼。尉迟恪找到了尉迟业追问车祸当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不是有阴谋,他是不是为了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尉迟业打了他一巴掌,称要是他不信任自己就滚出这个家。连夜,尉迟恪找到了白影 ,他觉得自己的父亲和车祸有关系,而且他亲眼看到过白总和自己的父亲接触。白影原本也怀疑过尉迟业,但是听到尉迟恪的话之后,他反而不怀疑了,让让尉迟恪放宽心,慢慢来。很快就到了比赛的时间,潇潇的演出很精彩,他们之后就是白影和吕翔,两个人的主题很是新颖,表演也很是经常,却不想早有准备的张寒出来砸场挑衅,就在吕翔准备回击的时候,毫无预兆的晕倒了。另一边吕飞醒了,他意识到吕翔在舞台上晕倒了,但所以他必须在短时间内睡着。悠悠听了他口中的额心灵感应之后啧啧称奇,觉得他是在做梦而已。吕飞问悠悠她是不是觉得吕翔哪里都比自己好,其实悠悠压根没那么觉得,于是故意逗弄吕飞,说吕翔怎么怎么好,还会跳舞什么的,吕飞气着说自己也会,于是下床给悠悠跳了一段。吕飞不知道的是,吕翔在他下床的时候也站了起来,来了一段即兴SOLO,全场沸腾,就连张寒也无话可说,但是跳完,吕翔又晕了。白影不敢迟疑,将吕翔抱在怀里带走了。吕飞和悠悠谈的开心已经忘了吕翔这一茬了,所以白影带着吕翔来敲门的时候,吕飞正在屋外收衣服。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