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集

  白总正因为尉迟恪失踪的时候在办公室大发雷霆,对着办公室的员工们破口大骂,张栋慌慌张张的拿着手机给白总,新闻上写的是尉迟恪已经和妙丽所在公司签约了。气急败坏的白总给尉迟恪打电话,大骂他卑劣,尉迟恪冷笑道,这一切都是白总自作孽。白总回了一句,如果你知道真相,按现在他就是自己了!无计可施的白总来到了尉迟恪的家找到了尉迟业,哭诉道,有那么难吗,自己只是想完成百灵的愿望,他有时候都开始怀疑自己了,但是他还不能公布真相,他不想让白影产生心理阴影,他不想让白影知道他有那么一个不堪的妈妈。只要尉迟恪能回来,自己就还能撑下去。尉迟业睁大了眼睛,问他尉迟恪对他做了什么,白总没有吭声。白影找到了尉迟恪,尉迟恪有些内疚,是他拆了ACE的台,是他毁了ACE,但是他最对不起的是白影。白影觉得这一切都应该由自己来做,却让尉迟恪帮自己背负下来,他是很内疚的。两个大男人在大街上悲伤的抱在了一起。潇潇意外怀孕了,她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张寒,张寒的表情一下子就僵硬了,潇潇顿时就明白了张寒的选择,红着眼离开了。张寒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脑海里是有关于自己和潇潇的往事,为了梦想,他们都有不可不割舍的梦想,因为梦想,他们不得不放弃一些东西。陈昊主动联系了吕飞,将自己也拥有了两个身体的事实告诉了他。吕飞没有想到竟然有人和自己一样,有着两个身体,他一直以为这一切都只是自己的幻境。陈昊带着吕飞去见了自己的另一个身体,就是经常在路边卖莲子羹的阿婆。陈昊告诉他,自己因为选了这个漂亮的身体,所以这个看似像阿婆的身体其实才29,因为自己的贪婪,她很快就会死去,而自己也会在她死去的同时离开这个世界。如果自己选择了另一个身体,那么她就无法帮自己完成舞台上的愿望,所以她知道吕飞内心的绝望与孤独,因为她有着同样的痛苦。白影收到了一个包裹,是白母留给他的视频,视频里白母坦白了自己离开的真相,是因为她爱上了其他人,白总因为爱她,所以成全了她。白影没有想到这竟然是真相,而自己一直以为都误会了自己的父亲,于是他掏出手机就给尉迟恪打电话,尉迟恪却已经在妙丽的怂恿下和那个公司签约了。尉迟业还是决定和尉迟恪坦白车祸的真相,却不想尉迟恪被妙丽囚禁了。原来妙丽的公司早就将妙丽和尉迟恪的组合推了出去,这中间不能有任何的差池,最好的额方法就是将尉迟恪囚禁。另一边没有等到的尉迟恪的白影猜到尉迟恪肯定出事来不了了,所以请求尉迟业告诉自己真相。

第23集

  悠悠在吕飞的桌上看到了他写给自己的信,信里告诉了悠悠自己就是吕翔吕翔就是自己的事实,而自己选择离开,因为吕翔会陪着悠悠走上光彩夺目的舞台,信的末尾吕飞告诉他自己喜欢悠悠。悠悠在信的最后补了一些话表示自己也喜欢他,接着发消息给吕翔表示有急事让他回来。吕翔回复自己在排练厅有事,悠悠犹豫了一下拿着包包出门了。尉迟业告诉白影和吕翔,当初是自己亲眼看到白母和沈律师抱在了一起,他将这件事告诉了白总,岂知白总早就知道这件事了,但是他选择了放手,只是为了两个孩子。但是白总和白母打电话的时候被百灵听到了,百灵瞒着白影,想凭自己的能力将白母带回来,怎料尉迟业开车的时候因为分心除了车祸。所以这一切真的只是一场意外,尉迟业因为内疚备受折磨,所以他必须将真相告诉大家。真相大白,当务之急是找到尉迟恪,吕翔打通了尉迟恪的电话,接的人确是妙丽。原来妙丽偷听到了老板的谈话,知道对方为了搞垮白总拖了尉迟恪,所以决定带着吕翔他们营救尉迟恪。悠悠此时也赶到了排练厅,他觉得吕飞得了抑郁症,所以想让吕翔和自己回家,得知尉迟恪被绑架之后,和众人一起行动。尉迟恪被关的地方有很多保镖,在悠悠建议之下,众人装作送外卖的人员偷溜进了房间,却不想被妙丽的老板发现,众人被关在了一起,还被没收了手机。妙丽知道自己闯了大祸,哭着抱着尉迟的胳膊说着对不起,原来这一切都只是个阴谋。就在众人以为这一切都无法挽回的时候,吕翔想到了吕飞,他催眠了自己,让吕飞来救大家。吕飞趁着门卫睡着,偷到了门卡,只是在门开的那一瞬间,他被人偷袭打了一闷棍倒在了地上,悠悠惊恐的睁大了双眼,慌张的跑向了门口,却无论如何呼唤也得不到回应,就在这一刻,悠悠相信了所有的真相。白总带着保镖们赶到,及时制服了众人,还收集到了对方的犯罪资料。两对父子紧紧的抱在了一起,而悠悠和吕翔跪在吕飞面前哭的很伤心。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ACE出道的日子。吕翔在出场前是以白灵的身份和众人进行对话的,看着熟悉的脸庞,熟悉的语调,ACE的众人纷纷红了眼。四个人经过这件事变得默契十足,一首《卑微与高贵》嗨爆了全场,台下的白总和陈昊等人都欣慰的笑了。吕飞有时候很羡慕吕翔可以很轻易的得到所有的关注,但是他不后悔成为吕飞,因为他可以唱着自己喜欢的歌去堆砌自己的梦想。或许吕飞过得很耀眼,但是吕飞的人生才算是一个真实的成长吧,就像他很喜欢的那首歌《遗忘的勇敢》。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