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集

    因为练习班新进来了几个成员,造成了一定的混乱,为了给众人下马威,陈昊要求每个人腿间夹纸站二个小时。练习生们苦不堪言,纷纷倒下,最后只剩下吕翔一个人,吕翔在陈昊满意的表情中结束了这场训练。看着吕翔毫无压力的样子,已经气喘吁吁的白影苦笑不已。练习生每个月只有一次对外联系的机会,也是在真正站在观众面前表演的机会,陈昊会根据众人的即兴表演进行打分,分数高的,会有额外的通告奖励,而成绩连续三个月垫底的那么会被降级,也就是送到初级班去。这表演并不是在体育馆也不是在歌剧院,而是在大街上,这让大家纷纷抱怨。陈昊无视众人的抱怨,在她眼里没有小艺人大明星的明确区别,只有在一场场表演中的实际表现才能真正展现一个人的素养。陈昊要带出道班的练习生去参加商场的促销活动,这让张瑞阳连连摇头,他一向最反感艺人参加抛头露脸的街头艺术,因为未出道的艺人如果参加商业活动,身价是会大打折扣的。陈昊却觉得一个艺人应该是在舞台上发挥自己的价值的,如果一辈子困在练习室里,压根不会有什么光芒。商业会场,各位练习生大展拳脚,拿出了自己的本事,张寒看着潇潇在场上的表现,惹得前排几个男子垂涎,一时没忍住关了音乐,自己走上台,拿起麦克风和台下的人说唱起来。台下的并不是普通观众,而是张瑞阳的人,是一个组合一九九五,所以面对张寒的挑衅,他们丝毫不胆怯,拿着麦克风呛声回去。张寒一时没跟上落了下风,台下合起了倒彩。吕翔看不过去,将张寒推到一边,自己和他们唱起来,因为气势和唱功都压过对方,对方气不过想要动手,张寒眼疾手快拦了下来,众人厮打在一块。这次练习生们的商业汇演因为这个意外很快就上了微博热搜,涨了不少粉丝。陈昊得知是张瑞阳在背后操作,格外生气,觉得这辜负了她一开始的期望,如果被艺人得知,他们肯定会失望。白总却不在乎过程,只要结果符合他的意愿就行了,并且他有意炒作吕翔。陈昊不想参与,转身离开了会议室。音乐老师在给练习生们试音的时候,发现了吕翔在音感方面的天赋,众人都很是惊喜,纷纷夸赞吕翔,吕翔羞涩的笑了。舞蹈练习的时候,张寒一直在潇潇面前找存在感,直到潇潇拿两人的关系吓唬他,他才罢休。吕翔在闲鱼上买了两双假鞋,因为穿着舒服也就没多加计较,毕竟他的家境摆在那里。但是白影就看不过去,多说了几句,还没说完,吕翔鞋子上的标签就飞了出去,惹得众人大笑。张寒邪笑着说要是缺什么就和他说,他会买。吕翔觉得张寒是故意给自己难看,所以没有接话。没多久这件事就传得沸沸扬扬,更让吕翔不开心的是,他衣服的照片被人贴在了墙上并且明码标价,让大家肆意辱笑。这件事并不是张寒干的,但是吕翔先入为主将这件事算在了张寒头上,张寒也算是当了一个冤大头。

第5集

    吕翔不解的问尉迟恪和白影,这种事情难道在其他人眼里真的很好笑吗?尉迟恪安慰他说,至少有人是不会以金钱为前提交朋友的。说话间,妙丽拿着餐桌和三人坐在了一起,白影坐在了属于百灵的位置上,也算是放下了一个心结。妙丽笑着说四个人是这食堂最美丽的一道风景线,众人笑笑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一旁的胡越看着坐在一起的四人,恨恨的丢了餐盘。其实照片的事情时胡越干的,她不知道为什么白影和尉迟恪会一直维护吕翔,但是她不喜欢吕翔。就在第二天胡越打算故技重施之时被尉迟恪抓了包。尉迟恪明确告诉胡越,自己和白影是喜欢女人的,根本不可能发生她所想象的事情,所以让胡越适可而止,胡越气的跑开了。吕翔在健身房里被张寒喊了出去,张寒问他上次说说的秘密是什么,吕翔坦言自己知道张寒和潇潇的关系,张寒大吃一惊,连忙捂住吕翔的嘴。吕翔拉下他的手,告诉他自己不喜欢王潇潇,之所以刚进出道班就看了王潇潇好几眼是因为潇潇长得像自己认识的一个邻家姐姐。张寒这才知道自己一直误会了他,两人误会解开,张寒瞬间就将吕翔划入了自己的势力范围,追在吕翔旁边喋喋不休。其他练习生看着勾肩搭背的两人,纷纷惊讶的捂住了嘴,张寒称吕翔以后就是自己的兄弟有自己罩着,吕翔捂住耳朵,趁其没注意,悄悄的离开了现场,等张寒回头,已经不见了吕翔的身影。空娱安排了泳池趴,正是练习生们们展现身材的大好机会。潇潇的身材和脸蛋都很好,成了摄影师的额宠儿。吕翔因为长相好,青春活力,摄影师们也是很爱拍,一旁抢镜的张寒被几次三番的驱赶。吕翔一直在镜头下表现的很僵硬,对着白影吐槽不已,白影告诉他做艺人就是这样,没有那么容易。谈话间,话题牵扯到了百灵,白影有些伤感,因为吕翔酒精过敏,所以只有白影一个人在自饮自醉。吕翔告诉白影自己生在魔术世家,爸爸每天就让自己学魔术,而自己什么都学不会,唱歌也是跟着电视学的。潇潇打断了二人世界,拉着吕翔去跳舞,吕翔叫苦不迭。胡越直呼,吕翔是个负心汉,抛弃了白影和其他女人厮混。一旁的张寒吃醋,也上台和两人尬舞,狠狠地刷了一把存在感。另一边,妙丽虽然说话不知道拐弯,但是性情很好,尉迟恪很是喜欢和其相处,还邀请其当自己的舞伴,妙丽答应了。两人在舞池跳的忘我,被尉迟恪的电话打断,妙丽失落的额走到一旁。胡越假装手机没电借了尉迟恪的手机和妙丽发消息,约妙丽明天去酒店,妙丽不知是胡越从中作梗,因为对尉迟恪有好感,就答应了下来。

第6集

    白影带着吕翔跑到自己经常喝酒的酒吧,安慰吕翔不要把张寒说的话放在心上。吕翔笑着说自己早就习惯了,当初自己因为又矮又胖经常被人嫌弃。白影总觉得吕翔有事瞒着自己,但是他不说,白影也不逼问,只当是吕翔在开玩笑。吕翔无意间喝了一杯伏特加,因为对酒精过敏,所以吕翔开始胡言乱语,最后晕倒在地。白影看着晕倒的吕翔很是无奈,他没有想到,吕翔竟然真的一杯酒都喝不了,无奈之下只能抱着吕翔离开。站在暗处的胡越给新闻记者打电话,明天ACE的妙丽和吕翔去开房,让他们早点去守着。而作为主人公的妙丽和吕翔对此一无所知。张寒因为潇潇和吕翔一起亲热的尬舞而吃醋,所以带着潇潇离开了酒会现场,站在天桥上和潇潇表示自己无法忍受她和其他男人亲热,就算是演戏,也只能和自己。潇潇被气笑了,虽然张寒很多时候很幼稚,说话也不分轻重,但是潇潇知道张寒是爱自己,所以为了堵住张寒的嘴,潇潇直接亲了上去。吕翔昏倒以后,被白影抱到了自己房间里睡觉,而吕飞也醒了过了。吕飞去超市买了泡面,发现超市里的招聘广告,就跑到老板面前面试,却因为形象问题被拒绝了。吕飞习惯了这种待遇,也就没有放在心上。因为突然下了雨,吕飞没有带伞,只能坐在屋底下等雨停。吕翔在白影的房间里醒来,发现白影家的房子既大又好看,夸赞不已。白影对他的夸赞苦笑不已,因为这在他的人生中,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吕翔看到手机上有一条短信,说是一个音乐剧找他当男一号,让他去港湾酒店803面试。白影一看消息就知道是假的,但是吕翔却担心万一是真的呢,所以他特地吃了安眠药让吕飞去参加面试。吕飞赶到港湾酒店803之后,却发现开门的是妙丽,还没等弄清什么回事,就看见一群举着相机的记者冲了出来。妙丽瞬间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吕飞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但是身体第一反应是保护妙丽。但是 照片还是被流传出去了,第二天的头条全是妙丽和人开房的丑闻。而白总的第一反应就是和妙丽解约,虽然陈昊想要劝阻,却丝毫没有起到作用。门口偷听的妙丽伤心的跑了出去。白影发现了吕翔床头的安眠药,误以为是吕翔有什么事想不开吃安眠药自杀,于是二话不说就抱着他上了医院。负责救治的护士正好是认识吕翔和吕飞的悠悠,在知道吕翔吃了安眠药之后马上进行了洗胃。等洗完胃众人才发现吕翔只吃了一片安眠药,这一切只是一场乌龙,众人苦笑不已。妙丽出名很早,小时候她就从一个片场赶往另一个片场,被偷拍被吹捧,可是她很羡慕同龄的孩子们背着书包无忧无虑的上学,那是她从来都得不到的。妙丽找到了尉迟恪,尉迟恪问她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妙丽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就离开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