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集

  妙丽落马,最开心的还是胡越,她拉着安吉大吃特吃。吕翔则偷偷的准备了一个箱子,装了好多糕点藏了起来,准备留给吕飞吃。却不想正好看到站在楼顶,因为心灰意冷准备跳楼的妙丽。吕翔不敢耽搁,徒步跑上了顶楼,将妙丽从墙上抱了下来,妙丽哭的梨花带雨,现在外面的人都在说她坏话,她受不了这样的生活,活着太艰难了。如果和她出丑闻的是尉迟恪那样的帅哥,她还能接受,可是是一个不知身份的胖子啊,她接受不了。妙丽问吕翔,如果给他选择,她会选择妙丽这样的人生吗?吕翔停顿了一下回复到,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选择,但是无论是哪种人生,他都要好好活着,因为只有活着,才能有人生,死亡从来不是选择,而是终点。吕翔依旧还在担心妙丽,因为可能妙丽就要离开空娱了。白影觉得他操心的太多了,上次那个短信就能证明,是有人故意要将吕翔和妙丽引到一起,然后爆出丑闻。对于为什么吕飞会出现在现场,吕翔解释说是自己特地让吕飞去算账,这才遇上了妙丽。白影没有让他多加纠结,就带着他前往拳击场练习拳击。出门的时候遇到了胡越,胡越其实一直在偷听,只是没有被发现,胡越离开去换衣服的时候被安吉拦住,安吉怀疑妙丽的事情是胡越干的,胡越承认了。安吉没有想到胡越竟然如此大胆,几经考虑之下,让她不要伤害吕翔。胡越胡乱答应了。拳击场上,是吕翔和尉迟恪对战,因为吕翔不敢还手,所以一直被尉迟恪压着打,张瑞阳再三警告他,现在这里就是舞台,如果吕翔连这个都不敢挑战,那还有什么资格留在空娱。白影也在下面紧张的看着。吕飞突然被刺激了一样,进入了状态,开始认真对待拳击,将尉迟恪打趴在地。除了胡越外的所有人都在为吕翔鼓舞。妙丽最终还是拖着行李离开了,临走时她给尉迟恪发了一条短信,告诉他自己就要离开了,希望在未来的路上可以并肩作战。尉迟恪看着手机上的消息,却没有做出回复。尉迟恪的父亲尉迟业在前不久之前突然变得嗜酒如命,还欠下了一大笔摘,尉迟恪不知道这种事情该和谁说,只能默默的一个人承担下来,为此他甚至陪有钱人睡觉。这天尉迟恪去找父亲的时候,撞见了白总,他不知道尉迟业瞒着自己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但是从白总和尉迟业的对话中,尉迟恪知道这样的日子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到头。妙丽的绯闻事件让陈昊想起了自己过往,在很久以前,她和妙丽一样是公众人物,也是因为莫须有的绯闻,苦恼不已,在白总的帮助下,由台前转幕后,成了现在的艺术总监。不好的经历总是难以忘怀的,陈昊也免不了俗。

第8集

  吕翔觉得自己不能让吕飞这样无所事事坐吃山空下去,所以他跑到了那家超市门口,再次提出面试,这次老板并没有赶他出去,而是让店员将门口的招聘揭了下来,算是留下来吕翔。吕翔说来工作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哥哥,于是花痴脸的女店员和老板一口应下了,他们觉得有这么好看的弟弟,哥哥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日子一天天的过,练习生们铆足了力气训练,自费练习生李云春是个钢琴天才,也是新加入的成员,平时和其他出道班的学生们并没有多大接触。空娱规定每隔一到两个月就会组织一场酒吧之夜,让员工们释放自我,展现另一边,也方便增进员工感情。白影开车带着吕翔来到了酒吧之夜的地点,知道吕翔是第一次参加,还好心的给他准备了衣服。看着众人穿着另类的衣服,在酒吧里穿梭,吕翔有些迷茫,还好自己身边有个白影,不然他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身为醋缸的张寒,不希望潇潇穿着暴露的被人看光,耍性子希望潇潇和自己去另一家酒吧玩耍,潇潇拒绝后,张寒一个人去玩了,潇潇最终不忍心,去找了张寒,两人热吻之后,张寒就乖乖的跟着潇潇走到公司安排的酒吧去了。潇潇脱下外套,打算为张寒跳一支钢管舞,张寒看着周围众人紧盯着潇潇的身体,再一次吃醋了,一个人在角落喝了大量的酒,最后跑到卫生间吐了好一会。等他再次出来的时候,台上的表演者已经换成了钢琴天才李云春,张寒再三挑衅李云春,还拿自费练习生的名号来羞辱他,最后还动手伤了他。吕翔在台下早就看不下去了,让服务员把李云春带下去疗伤后,就拿起麦克风,嘲笑张寒的暴力,张寒不肯认错,和吕翔较起劲来,白影看不过去,和吕翔一起来怼张寒,甚至在场的所有人都开始逼着张寒道歉,张寒梗着脖子不说话,最后是潇潇将他拉出了人群。潇潇也觉得张寒很是过分,希望张寒可以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张寒却觉得自己没有错,李云春是很有才华,但是他的性格和形象很有局限性,就应该乖乖的在幕后,而不是逞强组织乐队。潇潇知道张寒说的是大实话,但是就是因为他说的是实话,所以才显得他幼稚。如果张寒觉得自己是向着吕翔他们,那么自己也如他所愿,去找吕翔好了。不顾张寒的呼唤,潇潇转身离开。相比来说,白影比吕翔更能了解张寒,所以他明白张寒只是为了让李云春看清现实,不是这块料就别占着这个位置。吕翔因为李云春这件事,无可避免的想到了自己,所以有些感同身受的难受。但很快吕翔就没有太多心思担心这个问题了,因为他的闹钟响了,这是他特地定的闹钟提醒自己去上班。

第9集

  在回家的路上,吕翔还是没有忍住,在白影的车上睡着了。白影把吕翔送回家时吕飞已经醒了,将白影忽悠走以后,吕飞就赶紧收拾了一下,赶到便利店去工作。他拿着吕翔的照片说自己和吕翔是双胞胎,店员娜娜不相信,吕飞谎称自己和吕翔是异卵的,龙凤胎那种。老板看到又是他的时候本是不想聘用他的,是娜娜在一旁说吕飞看着劲大又老实,老板这才没有追究。李云春的诊治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在未来一个月内都不能碰钢琴,而且说不定还会有后遗症,这件事的影响很是恶劣,要不是张瑞阳帮张寒压着,张寒是要受处分的。但是张瑞阳也不想就这么放过张寒,就安排张寒去初级班给众人打菜。为了在下次比赛中能在跳舞方面赢过张寒,吕翔在舞房内练习。路过的潇潇和安吉两人小声讨论吕翔的来历,潇潇说吕翔一身的地摊货,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富二代。白影听见了两人的对话,轻咳一声,赶走了两人。吕翔练习完去吃饭的时候,出道班的餐区已经没有食物了,他只能去初级班的餐区,正巧遇上了张寒。张寒误以为吕翔是故意来嘲笑自己的,整个人都跟刺猬一样炸了。吕翔不知道怎么跟张寒解释,因为张寒已经脑补了一出宫斗戏。吕翔好心问张寒还习不习惯这边的伙食,如果不习惯自己可以帮他带点东西过来吃。张寒再一次误解了吕翔的意思,被活生生的气走了。吕飞在便利店的工作也开始步入正轨,这天晚上他在值班的时候,看到了陈昊的背影,娜娜告诉他,陈昊不知道怎么回事,每次来就买两袋成人尿不湿,其他什么都不要,吕飞看着陈昊离开的背影,迟迟没有开口。空娱为出道班的练习生们接了一个风尚杂志的拍摄,陈昊这些天一直都在帮大家联系,吕翔因为没有经验,丝毫不得要领,被陈昊批评了。事后,张瑞阳问陈昊对吕翔的看法,陈昊觉得他在气势上还不够,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精致娃娃。张瑞阳不以为然,他很看好吕翔,因为他像十年前的陈昊,内向腼腆,拥有满身才华却不自知。总有一天会大放光彩。吕翔知道自己还有不足,所以在拼命的练习,白影觉得再努力如果不得要领也是被费力气,所以他邀请吕翔去自己家练习,为明天的挑选人员做准备。吕翔答应了,为此他喂吕飞吃下了安眠药,还特地买了很多咖啡顺便帮吕飞请了一个假,前往白影家熬夜练习。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