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集

  娴妃得尽人心,在太后面前提议在地安门办赈灾棚施粥,太后应允。高贵妃不满被她夺了风头,纳兰氏建言献策,要让娴妃当众出丑。娴妃让辛者库的宫人协助她赈灾棚施粥,并且为了调动大家积极性,不仅答应给去帮忙的人一天假期调休,还给他们每人一两银子做劳务费。刘嬷嬷受托于傅恒,对璎珞多加照顾,借口娴妃给生病的宫人放假,不让她去帮忙施粥。与此同时,弘昼求见皇上,自请为太妃守灵三年,被皇上严厉训斥。弘昼失魂落魄地从养心殿出来后,遇到娴妃。看到弘昼一脸沮丧,娴妃巧妙开解,弘昼重新振作精神,决心不再辜负皇上的期待,努力做一番事情。娴妃去赈灾时,高贵妃派来的人故意捣乱,扰乱赈灾秩序,整个现场一团乱麻,袁春望一直暗中观察,伺机挺身而出,找出幕后黑手,随即弘昼带兵赶到,成功平息骚乱。

第32集

  表演开始后不久,其中一名匠人借表演的机会泼伤高贵妃。在混乱中,娴妃为弘历挡了铁水,肩膀也受了伤。海兰察奉命搜查凶手,到了辛者库附近,却只看到璎珞在刷恭桶,无功而返。高贵妃怕伤口留疤,拒绝太医诊治,皇上下令按住她,让叶天士给她上药,叶天士在上药时,发现灼伤贵妃的不是铁水,而是金汁。袁春望明白璎珞的反常是为了跟长春宫撇清关系,也猜到她是为了掩护那个刺杀贵妃的工匠,又气又急,对璎珞十分心疼。皇上从储秀宫离开后,去承乾宫探望娴妃,见娴妃一脸隐忍,对她十分心疼与怜惜,相较之下,对高贵妃大呼小叫痛不欲生的样子有些反感。因铁水里混入金汁,虽然叶天士几次为高贵妃清创,可她还是伤口反复,因此贵妃越发焦躁不安,屡屡暴怒,叶天士无计可施,断言高贵妃只有一月可活。娴妃来看望高贵妃,向她透露是自己怨恨她让辉发那拉家家破人亡,于是在铁水中混入了金汁,高贵妃怨恨不已。 

第33集

  袁春望悉心照顾魏璎珞,璎珞感动,认袁春望为义兄。傅恒跟明玉说话,被尔晴看到。傅恒对尔晴十分冷淡,明玉也不把秘密全都告诉尔晴,尔晴心里十分气愤。夜晚,璎珞偷偷来长春宫探望皇后,被傅恒逮了个正着。傅恒并没有戳穿她,反而让她去见皇后。明玉受傅恒所托,帮璎珞在外面望风。娴妃为高贵妃的丧礼操劳,引来众人称赞敬佩。弘历亲眼目睹娴妃为了操持丧礼而晕倒,越发感念娴妃品德高尚,晋她为贵妃,并勒令她好好修养。璎珞跪在皇后身边向皇后絮叨着自己的想念时,皇上驾到,慌乱下璎珞躲在帷帐后面。等明玉进来送茶水看到皇上没在,才叫璎珞出来,谁知皇上只是虚晃一枪,去而复返,将璎珞抓了个正着。皇上厌恶璎珞,璎珞谎称皇后手动了一下分散皇上的注意力,然后溜之大吉,皇上见状十分气恼。

第34集

  弘历下定决心,蠲免天下钱粮,遭到张廷玉和鄂尔泰的反对,但弘历决心推行利民之策,强令政策下达。弘历对璎珞印象改观,决定亲自赦免她,并决定当面跟魏璎珞说,所以就去了长春宫。入夜,璎珞偷偷去长春宫被袁春望看到,想要阻止她,璎珞却好生跟他解释,趁他不备转身就跑,袁春望十分无奈。刚准备回去时,就看到刘嬷嬷行迹鬼祟,十分奇怪。尔晴辗转难眠,无意间发现璎珞与傅恒在后院说话,气恼之余竟生出嫉妒之心,于是故意在皇上过来时支开明玉,亲自去伺候,在得知皇上要赦免璎珞后,故意引皇上看到璎珞与傅恒在后院悄悄说话,皇上大怒,拂袖离开,赦免一事不了了之。明玉不解尔晴为何变成这样,十分失望,尔晴苦苦哀求,明玉勉强答应原谅了她。次日,刘嬷嬷告发璎珞用木偶咒杀高贵妃,璎珞巧言辩解,洗脱自己嫌疑,刘嬷嬷被娴贵妃打发去了慎刑司拷问幕后指使者。随即,皇上因璎珞与傅恒私会,将她也打发去了慎刑司。

第35集

  纯妃质问傅恒,为何要为魏璎珞迎娶一个根本不爱的女人,傅恒毫不容情地与她划清了界限,并将当年她偷偷藏在自己书里的络子换还给了她。纯妃伤心之余,回想起少女时期初见傅恒时的情形,心里悲戚。玉壶不忍心见纯妃伤心,索性告诉她,原来当年纯妃送给傅恒的情信,根本从未到过傅恒手中,纯妃愤怒至极,狠狠掌括玉壶。这时,娴贵妃带着刘嬷嬷来看望纯妃,纯妃若无其事地接待。在刘嬷嬷说自己是受了纯妃的指使去陷害璎珞时,纯妃矢口否认。虽然娴贵妃表面相信了纯妃说的话,可看着她意味深长的表情,纯妃心怀警惕。听闻傅恒另娶他人,锦绣等着看璎珞的笑话,谁知她重新振作精神,锦绣十分失望。随即,她用璎珞的秘密为由约见袁春望,袁春望十分警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