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集

  因为傅恒决然的态度,纯妃对傅恒彻底死了心,听从娴贵妃的建议,一心一意图谋皇嗣。皇上因为皇后的话一直烦躁不安,去御花园散心,不料天降大雨,皇上为了避雨,与刻意在亭子里等候的纯妃相遇。纯妃温文尔雅,向弘历示好,百般邀宠,一跃成为紫禁城最受宠的妃嫔。皇上召见傅恒,给他安排差事,可见他一脸沉重,没有一丝喜色,十分不满,将他赶了出去。皇上在养心殿门口看到魏璎珞在清理碳道,得知璎珞依然想回长春宫侍奉皇后,便向璎珞提出一个要求,允诺她若能做到,便准她重回长春宫。三月后,傅恒与尔晴成婚,到处喜气洋洋,可傅恒的痛苦却难以掩饰,尔晴见状,心里又急又痛。冬雪日,傅恒带着尔晴入宫谢恩。看到璎珞从乾清宫开始,一步一叩,走完整个东西六宫。德胜告诉傅恒,皇上要求璎珞这样做,才准她重回长春宫。傅恒不舍,想要帮忙,尔晴却提醒傅恒他已经成了婚,不该再为璎珞动容。

第37集

  魏璎珞见到皇帝,知道自己现在的装扮不妥,赶紧解释是宫女们弄错了,边说边将头上的饰物全部取了下来。皇帝觉得好笑,就在旁边看着魏璎珞。魏璎珞将身上的饰物都脱了下来,只剩下了贴身的衣服,要是脱了衣服,怕是这冰天雪地的得要受冻了。魏璎珞犹豫着该不该将衣服脱掉,皇帝却深情的告诉她,自己看上她了。魏璎珞听后赶紧推辞,可是皇帝却觉得魏璎珞这扭捏的性子还挺有趣的。魏璎珞见皇帝真的看上了自己,赶紧解释强扭的瓜不甜。没想到魏璎珞的话反而更加刺激了皇帝的挑战欲,他抱住魏璎珞就要亲近。魏璎珞见状心知不好,故意装作自己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还表示自己早就有意勾引皇帝了,还提出自己要做贵人。皇帝听了魏璎珞的话,以为她不过就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对她立刻失去了兴趣,还表示魏璎珞不配上自己的床。魏璎珞听后如释重负,心中窃喜不已。皇帝叫住魏璎珞,告诉她既然完成了要求,就恩准她回长春宫了,但只能当个普通的宫女。魏璎珞满心欢喜的回到了长春宫,却发现皇后一个人躲在屋子里不出来。魏璎珞不断哭喊请求,皇后心软终于打开了门。皇后自从醒来后一直都非常自责,觉得自己已经成为废人了,朝廷不会允许一个瘫痪之人当皇后,如今这长春宫怕是再也不能振兴了。魏璎珞不在乎皇后是否能够给自己带来权势,她告诉皇后,自己小时候被父亲丢入河里幸好被姐姐救下,如今又承蒙皇后照顾,所以她愿意一辈子伺候皇后。尔晴在富察府里走动,偶然遇到了府里的四少爷。原来,皇后与傅恒姐弟三人是一母所生,这个四少爷却是侧室所生,所以在家非常不受宠。尔晴拿起了四少爷的诗文并且表示两人趣味相投,可是四少爷却尴尬的逃走了。纯妃有喜了,整个宫里都喜气洋洋,皇帝更是上次无数。明玉听说纯妃怀孕,替皇后打抱不平,指责纯妃故意向皇后隐瞒喜讯,是背叛皇后的举动,却不想这话都被前来的纯妃听到了。纯妃知道皇后不会原谅自己,干脆与皇后分道扬镳,努力为自己的后半生打算。皇后不断地练习走路,魏璎珞与明玉都在身边帮忙。经过不断的努力,皇后居然可以站起来了,她一步一步走到院中采摘到了新鲜的茉莉花。皇后闻着茉莉花香,终于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另一边的魏璎珞与明玉忍不住都激动地哭了出来。纯妃明艳动人,如今又怀了身孕,皇帝对她自然更加喜爱。纯妃摸着肚子请求皇帝抚琴,皇帝推辞不过抚起了琴。纯妃寝宫想起了悠扬的琴声,正好被赶来看望她娴妃听到。宫女担心纯妃受宠会影响娴妃地位,劝说娴妃抓紧机会怀孕。娴妃却并不在意,表示自己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娴妃审理内务府的管事公公,意欲为当初内务府克扣自己月利的事情报仇。内务府管事战战兢兢,生怕娴妃秋后算账。娴妃见震慑有了效果,也不追究,将袁春望安插进了内务府当二把手,意图控制内务府为自己办事。傅恒进宫看望皇后,发现魏璎珞也在长春宫服侍,往昔恩爱终成陌路。魏璎珞被傅恒成亲的事情伤害至深,见到傅恒态度冷淡,仿佛从来没有爱过他。皇后知道傅恒仍然爱着魏璎珞,但是木已成舟,既然娶了尔晴,就该跟她好好的过日子。傅恒知道皇后意思,表示以后会善待尔晴。四少爷爱慕尔晴, 经常偷偷看她。尔晴会意,却没有表现什么。打扫的丫鬟青莲在傅恒书房捡到了魏璎珞送的香囊,知道傅恒看重香囊,赶紧将它收了起来。尔晴发现青莲拿着簪子,以为傅恒冷淡自己是因为青莲的缘故,用烧红的铁片将青莲打的遍体鳞伤,还拔掉了她全部的指甲。傅恒回来后,看到青莲被虐待毒打,心里对尔晴仅存的愧疚一扫而过,声称永远不会爱上尔晴这样蛇蝎心肠的人。

第38集

  青莲被打的遍体鳞伤,受尽了虐待,可是却一直将魏璎珞的香囊藏在身上,没有交给尔晴。青莲将香囊还给傅恒,希望她不要卖掉自己。傅恒方才明白青莲受苦都是为了帮自己保住香囊,不禁对青莲更加内疚。傅恒回想起当初魏璎珞送香囊给自己的场景,决定留下青莲,并且不让尔晴踏入书房半步。尔晴得知簪子是傅恒为自己准备的,意识到自己错怪了傅恒,特意端茶找傅恒求和。傅恒却并不买账,表示尔晴虐待宫女,还经常将府里的消息透露给祖父,自己永远不会宽恕她。傅恒直白的告诉尔晴,她在自己心里永远比不上魏璎珞。傅恒与尔晴大吵一架,摔门而出,尔晴挽留傅恒却被他推到了地上。尔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怎么做傅恒都看不上,四少爷看见搀扶起了尔晴。尔晴见无法挽回傅恒的心,干脆跑到宫里找皇后求情。明玉得知尔晴回宫,却并不欢喜,觉得尔晴自从嫁给傅恒后整个人都变了。魏璎珞见状,表示人是不会轻易变的,这只能说明尔晴本性就是如此。尔晴找皇后哭喊,将自己虐待丫鬟的事情闭口不谈,以伺候皇后多年的事情请求皇后让自己暂时住在长春宫。皇后不知就里,答应了尔晴的请求。尔晴知道傅恒心里惦记魏璎珞,故意颐指气使的让魏璎珞帮自己收拾东西。魏璎珞见尔晴如此嚣张,不愿意动手,遭到了尔晴的毒打。魏璎珞是什么样的脾气,那可是绝对不会吃亏的性格啊,当场就打了回去,还表示这里是皇宫,大家都是皇家的奴才,尔晴根本没有嚣张的资本。尔晴被魏璎珞说的哑口无言,对她更加记恨。曾经受尔晴照顾的宫女给尔晴送来伤药,将魏璎珞对皇后忠心获得宫人信任的事情说了出来,尔晴听了更加嫉妒,心里打定主意要报复魏璎珞与傅恒。纯妃自从接纳了皇帝以后,觉得皇帝才是人中龙凤,加上自己又怀了孩子,决定一心一意的跟着皇帝过后半生。手下宫女知道纯妃想开了也很开心,没想到纯妃却突然生产了。尔晴知道魏璎珞很得人心,故意给皇后送去了生子的药,劝说皇后抓紧机会再生个孩子保住地位。明玉见了觉得不妥,可是尔晴却表示自己的药价值千金,经得起太医检验,还让她不要告诉魏璎珞。宫女询问尔晴药的事情,尔晴却表示药确实是真的。皇后身体不适,经太医检查发现她又有了身孕。魏璎珞听后大惊失色,因为皇后日常服用的药有避孕的效果,只有等身体彻底调养好了才能怀孕。如今皇后怀孕,说明她一早就停了药。明玉神色异常,魏璎珞稍加询问就知道了她跟皇后瞒着自己停药的事情。魏璎珞知道皇后此时怀孕必定会影响身体,不解她为什么执意要生孩子。袁春望见状提醒魏璎珞,在这后宫之中最重要的就是皇子。日子如流水一般,转眼就过了大半年,这期间尔晴一直住在长春宫没有离开。魏璎珞也一直与明玉不说话,又恢复成了以前独来独往的样子。纯妃顺利生下了皇子,荣宠日益深厚。可是,某一天皇帝却心事重重的离开了纯妃寝宫,原来当天是永琏的忌日。永琏不仅是帝后的嫡子,而且生来勤奋,本来是皇帝最看重的太子人选。这世上哪有孩子夭折不掉泪的父亲,皇帝有多看重永琏只有他自己知道,只是他为了稳定朝政从来不在人前落泪罢了。皇帝心里想念着永琏,心情难过的喝了不少酒,醉醺醺的走到了长春宫。皇帝刚到长春宫,就见到了魏璎珞,不禁嘟囔着魏璎珞十分讨厌,天天在自己面前晃。皇后听到声音走了出来,正好碰上喝醉的皇帝。皇帝疼惜的摸着皇后的肚子,喃喃自语是永琏要回来了。皇后听到皇帝提起永琏,不禁勾起了往事也黯然神伤起来。

第39集

  弘历执意要留在长春宫,璎珞让明玉带皇上去东侧殿休息。尔晴代婢女琥珀为弘历送去醒酒汤,并留在东侧殿,趁机上位。次日,李玉发现尔晴从东侧殿跑了出来,十分震惊,皇上清醒后对此恼恨不已。随后,琥珀行事鬼鬼祟祟,尔晴也要离开长春宫回富察府而去,明玉对此感到十分蹊跷。皇后难产,情况危急,璎珞担心皇后会和母亲一样难产身亡,恐惧万分、失魂落魄地躲藏起来偷偷哭泣。问询进宫的傅恒发现了璎珞,想要安慰她,却被璎珞毫不迟疑地拒绝了。皇后平安生产七阿哥,弘历对之十分钟爱。璎珞在皇后的床前泪流满面,一直在担忧她的安慰,皇后深知璎珞心意,十分感动。弘历为七阿哥取名永琮,暗含立储之意。娴贵妃洞悉弘历心意,假作无意向纯妃透露弘历对七阿哥的立储之意,并称王公大臣、外国使臣心知肚明,并纷纷送来贺礼。纯妃因为六阿哥失宠十分不满,心中燃起妒忌之心。 

第40集

  皇后伤心欲绝,失了神志,大失威仪。她向弘历吐露满腔的哀怨与伤痛,声泪俱下,弘历也不禁为之动容,但仍告诫她谨记身份与责任。随即,边疆战事骤起,弘历暂时收了伤心,紧急召见各位大臣议事。傅恒请求让皇后出宫休养,弘历严加斥责,拒绝将皇后送出宫。尔晴出人意料地来探望皇后,而璎珞仍在照顾着魏清泰,对宫中发生的一切毫不知晓。尔晴走后,皇后吩咐明玉去准备膳食。明玉被支开后,皇后孤身一人上了角楼,心中念着她一路走来,登上皇后之位与内心理想的冲突与错位,站上角楼之巅,她俯视着紫禁城夜景,为了向往已久的自由,一跃而下。璎珞回宫,听到了紫禁城的丧钟响起,得知皇后崩逝,恍惚地回到长春宫灵堂,明玉怪责璎珞没有及时赶回,璎珞回想起皇后的音容笑貌,伤心难过,悲痛欲绝。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