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集

  纯贵妃精心设计了义卖会,璎珞悄悄命小全子把偷来的各宫赃物放到宫市上,众人见状对纯贵妃落井下石,小嘉嫔对纯贵妃针锋相对,太后因此怪罪纯贵妃,纯贵妃精心设计的义卖会一败涂地,气恼万分,更是恨死了魏璎珞。原来魏璎珞知道针对自己的流言大肆宣扬就是小嘉嫔和纯贵妃推波助澜的结果,于是利用小全子将计就计,让她们也尝尝被众人议论的滋味。尔晴四处寻不见福康安,十分着急,福康安却出现在傅恒的书房。尔晴见傅恒善待福康安,心中生出涟漪,想要与他重修旧好,表示愿意和他好好过日子,请求他的原谅,却被傅恒拒绝。婢女青莲同情傅恒遭遇,安慰、开导于傅恒,见其对璎珞用情至深,暗自对其倾慕不已。傅恒去拜祭皇后,意外被小太监弄脏了衣服,在婢女太监的服侍下,将衣服整理干净,重新穿好。傅恒再出来,却撞见璎珞,璎珞与他相谈,傅恒问她回宫的真正目的,而璎珞却不肯透露。

第47集

  延禧宫彻底失宠,宫中各处对此落井下石,宫人们也各寻出路,明玉愤愤不平却又无可奈何,唯独璎珞坦然视之。纯贵妃来访,故意欺凌璎珞,令她在一月内为太后绣观音像,等着看她出错,抓她的把柄。寒冬腊月,延禧宫缺衣少食,处境艰难,唯小全子突然送来了温暖的炭盆与火锅,明玉格外惊讶,随即逼问小全子,问出一切是海兰察所为,心中充满感激。明玉特意去感谢海兰察,海兰察一口应下。送走明玉,海兰察质问傅恒秘密做这一切,是不是对璎珞依旧心怀爱意,傅恒却没有正面回答。纯贵妃将璎珞绣的观音绣像献给太后,将功劳据为己有,把太后哄得颇为开心,太后对绣娘尤为满意,要重赏绣娘。弘历看出绣像的精巧别致、巧夺天工,内心已经揣测出是璎珞的手艺。傅恒与弘历对战比试,傅恒竟对弘历袒露内心对璎珞的真情,并指出弘历心怀妒忌,令弘历大怒,弘历拒绝承认傅恒所言。

第48集

  弘历得知璎珞手上累累伤痕,又听闻璎珞因失宠被众妃嫔欺负,誓要为她报仇。傅恒在书房饮酒消愁,青莲十分担心,傅恒却告诉青莲这一切都是璎珞设下的几层陷阱,就是用来对付小嘉嫔等人,为了帮璎珞解围,傅恒故意算计皇上,彻底打消皇上的疑虑。尔晴在书房外默默听着这一切,又气又恼。弘历教璎珞作画,璎珞却“胡作非为”,令弘历哭笑不得。随后,璎珞对弘历撒娇,说弘历俗气,还嘲笑他的诗,惹得弘历嗔怒。璎珞不以为意,还讨要弘历珍惜无比的乌金砚,弘历不给,璎珞闹脾气,惹得弘历只能将乌金砚相赠。德胜对璎珞的得宠不可思议,李玉暗中指点,点出璎珞的与众不同,德胜深表叹服,更明白弘历心意。弘历查问纯贵妃关于宫市一事,纯贵妃详说调查结果,表明是有人陷害于自己。与此同时,璎珞与明玉燃放孔明灯,并发出彭彭之声,引得弘历大感兴趣,将纯贵妃弃之不顾。

第49集

  傅恒经此一事对尔晴深恶痛绝,要将尔晴休妻,富察夫人问询前来拦阻,可是无济于事。尔晴丧心病狂,撞得自己头破血流,誓死不愿离开富察府。傅谦与富察夫人劝说傅恒,傅恒罚尔晴前往家庙,一生吃斋念佛。弘历因政事震怒,李玉请璎珞过来开解弘历,弘历看到璎珞有些无奈,璎珞自作主张宣人传膳,并主动陪弘历用膳,虽不拘小节,弘历却哭笑不得,略略消了弘历的气。霍兰部战乱,弘历为领兵人选犯愁,璎珞毫不避讳,举荐傅恒,令弘历大为惊讶。璎珞直言傅恒的鸿鹄之志,令弘历刮目相看。小全子给袁春望送去元宝,表明令妃娘娘愿意帮他在宫中谋取职位,袁春望却不喜反怒,赶走小全子。弘历要带璎珞去木兰秋狄,逼着她学骑马,璎珞苦不堪言。马背上的璎珞身体僵硬,惊叫连连,弘历只好亲自与其同骑,亲自教导于她。

第50集

  弘历对璎珞受伤一事暗暗生疑,璎珞故意设计,令弘历怀疑到纯贵妃身上。弘历去到纯贵妃处,暗指她在坠马一事中动了手脚,纯贵妃满口辩解,称此事与己无关,是璎珞树敌太多,不知收敛。皇上走后,纯贵妃责怪愉妃办事不力,愉妃则安慰说不会有人查到纯贵妃头上,纯贵妃却以五阿哥相要挟,告诫愉妃一旦事情败露,让她扛下罪名。愉妃来至延禧宫,跟璎珞讲述她的无奈与坚忍,告诉璎珞在她最不堪、最痛苦挣扎的时候是纯贵妃拉了她一把,她别无选择。愉妃说自己肯定会被纯贵妃胁迫,替她顶替罪行,并以五阿哥永琪为借口,博取璎珞的同情。愉妃劝璎珞住手,璎珞答应她要思虑一番。愉妃照看永琪写字、穿衣,看着他长这么大,慢慢落泪。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