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集

  继后求情长跪不起,并将那尔布多年来的所作所为告诉弘历,将那尔布的善举与苦衷一一表达,弘历深受震动,决定赦免那尔布的死罪,但为了平息灾民怨愤,要将那尔布流放宁古塔。继后为那尔布准备护膝和皮草,托弘昼带去监狱。弘昼兴冲冲带着赦免圣旨赶到监狱,却发现那尔布早被人所杀,他们所做的一切努力终告失败。继后得知父亲在牢中死去,为父亲的冤屈痛苦,她指出太后为了掩盖自己亲信的罪行而使得那尔布做了替死鬼,皇上龙颜大怒。那尔布之死,令继后深深明白当了皇后远远不够,她还缺少更多的权力,她伤感至极,痛彻心扉。为了延伸自己的权力,她不惜利用弘昼的感情,将他的力量为自己的版图谋划,为自己谋取利益。愉妃带着永琪来看望璎珞,璎珞第一次见到当年被自己救下的少年,态度逐渐软化。愉妃趁势提出重修旧好的请求,璎珞默许。

第52集

  愉妃、纯妃指责璎珞之过,敦促皇上将其处置。纯妃迫不及待将璎珞定罪,继后反驳她,而愉妃却火上浇油,声泪俱下。袁春望紧急请来叶天士,璎珞命叶天士为永琪催吐,愉妃与纯贵妃百般阻拦,皇上却应允叶天士帮助五阿哥催吐。叶天士从五阿哥的催吐中,查出他曾过量滥用人参,才因此导致了此次危机,导致昏迷。东窗事发,弘历怪罪愉妃,愉妃求饶,索性将事情原委和盘托出,告发纯贵妃逼迫她陷害令妃一事,纯贵妃怒斥愉妃。弘历恼火万分,严刑审问钟粹宫上下,太阳落山前要审出结果。继后以父母亲人威胁玉壶,玉壶迫于无奈,只能答应交代一切。玉壶同时向弘历交代,当年纯贵妃收买长春宫小太监,换上易爆火花的菊花炭,又安排了王忠在吉祥缸底动了手脚,令融冰的火中途熄灭,才会让七阿哥葬身火海。

第53集

  璎珞去送愉妃,才知道愉妃多年来埋伏在纯贵妃身边的真相。璎珞赞赏愉妃的苦衷与坚忍,并答应替她照顾永琪,两人告别。纯贵妃被风筝线绞死,宫中到处是流言蜚语,延禧宫上下十分担心,唯独璎珞继续做风筝,丝毫不受影响。弘历弘历送来的月露知音琴要教她习琴,不准璎珞再做风筝,璎珞我行我素,甚至对弘历送来的月露知音琴置之不理,弘历拂袖而去。纳兰淳雪趁虚而入,故意借昙花盛开吸引弘历,弘历邀她月下品琴,并嘱托李玉立刻去延禧宫取回赠给璎珞的琴。深夜,延禧宫的大门被敲开,璎珞直接交出了琴。弘历看到月露知音,不喜反怒,赶到延禧宫,竟弹起了琴。璎珞指出皇上怀疑自己,弘历与璎珞理论,表示相信她只是因为璎珞的不解释而生气,最后二人重修旧好。按照惯例,紫禁城里继后要亲自主持亲蚕礼,继后精心筹备,太后以耗资不菲、兴师动众为由,一口否决。

第54集

  弘历正为璎珞最近对自己不冷不热而烦心,璎珞就用弘历赏赐的云狐皮做了帽子送给弘历,讨得弘历的欢心。琥珀被罚跪甬道边终于晕倒,明玉将琥珀带回延禧宫,琥珀向璎珞请求宽恕,为了示好,不惜将尔晴当年所作所为和盘托出。明玉讲述了尔晴是如何将自己怀了皇上骨肉的事告知先皇后,被激怒的先皇后称所有人都背叛了自己,伤心欲绝。璎珞和明玉听闻后,震惊不已,使得先皇后致死的竟是尔晴,璎珞也因为记恨起了弘历。亲蚕礼,尔晴求见弘历,向弘历控诉傅恒,并赌咒发誓说福康安是富察家的骨血,弘历答应尔晴的请求,尔晴十分得意,弘历却对尔晴往事重提的举动心生厌恶。璎珞派人将尔晴押来,明玉愤怒至极,指出先皇后对众人的恩情,而尔晴却恩将仇报,简直如同豺狼之心。

第55集

  弘历出宫散心,回来后在神武门发现太监悄悄变卖宫中珍品药材,皇上命海兰察彻查此事,而由继后却偏偏安排的吴书来也通过内务府搜查御药局。皇上因御膳不对胃口,想起张东官被送去了延禧宫,又想起璎珞杀害尔晴一事,不禁怒从心起却还是打算去延禧宫,但是被继后拦了下来。吴书来发现叶天士的秘密药录,竟记载着令妃悄悄服用避子汤,继后引皇上前来,就是告知皇上此事,弘历大发雷霆,前往延禧宫质问璎珞,璎珞坦言是自己利用皇上,就是为先皇后报仇,并且如今要替先皇后为皇上讨一个公道。弘历震怒,直言自己是一个帝王,帝王本就无情,二人就此决裂。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