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集

  皇上深夜和璎珞谈论起格格和阿哥,埋怨她不该荒废了永琰的学业,自古皇子都应该文武全才,璎珞却只顾着带皇子、公主们到处胡闹。璎珞却说永琰是自己的儿子,自己有权管教。璎珞告诉弘历,他只想永琰快乐,但弘历仍然想要永琰有出息,五阿哥也要亲自教导十五阿哥。袁春望设计叫四阿哥暗恨五阿哥,挑起皇子争端。永琪当众演练火器,谁料鸟铳突然爆炸,永琪重伤。永琪的右腿严重受创,昏迷不醒,太医对他腿上的伤似乎也无能为力。璎珞怀疑有人制造意外,她前往现场调查,傅恒为她讲解鸟铳的使用方法,璎珞似乎感到了什么。璎珞想继续调查,但永琪为弘历考虑,他痛恨幕后黑手,也感到自己不再是皇上宠爱的优秀皇子,但他不想再引发血雨腥风,拒绝继续调查。继后安慰弘历,弘历却对继后起了疑心。弘历将阿哥们软禁调查,永珹坐立不安,担心自己曾让太监尽忠去破坏鸟铳的事情泄露。

第67集

  永珹向弘历告状,谁料经过查证,送来的酒菜根本无毒,而珍儿也称自己染了风寒,今夜从未离开承乾宫。永珹百口莫辩,成为伤害五阿哥的第一凶手,被弘历软禁。弘历虽然惩罚了永珹,却也没有放松对继后的怀疑,继后深知经此一事,再也难以赢得弘历信任。璎珞为弘历惋惜,短短数日,弘历的两个儿子相继出事,她暗示弘历永琰的危险,弘历表示他绝不会让永琰受到伤害,并册封五阿哥为荣亲王。继后受到打击,卧病在床。宫女云香在袁春望的挑唆之下,将一朵花插在头上。继后见云香花枝招展,不禁大怒,将其责罚。弘历前来看望,却撞上她正在责罚云香,弘历心中不悦,表面宽慰。继后严酷责罚云香,惩戒她的争奇斗艳。第二日,宫女云香离奇自尽,继后得知弘历已知此事,继后大怒。太后听闻继后的宫女自尽,大为不满。璎珞的两个公主尽得太后喜爱准备一同带去南巡,继后的处境却岌岌可危。

第68集

  得知亲生儿子的求情,比不过永琪的一句话,继后越发气恼。十五阿哥永琰突然中毒,引发宫中轩然大波。纳兰淳雪因赠永琰笔墨,第一个受到怀疑,陆晚晚斥责于她,她断然否认的同时又百口莫辩,并指这是继后的阴谋。纳兰淳雪要去告继后的状,璎珞却叫她先稳住,否则没有证据,如何告倒继后。纳兰淳雪不管不顾,向太后告状,太后因此更加不喜继后,继后受罚,心怀怨愤。袁春望将继后遭遇告知弘昼,引导弘昼的野心,弘昼惊骇之余,心中生出憎恨。傅恒发现弘昼与袁春望暗中来往,提醒他不要破坏清廷规矩,弘昼恼羞成怒,对傅恒动手,被弘历发现,严厉斥责,弘昼暗暗心惊。弘昼为博取弘历原谅,特意去寿康宫请安,与弘历制造偶遇,托太后为他说情。

第69集

  乾隆第四次南巡开始,御舟经扬州之时,盐商豪绅在河岸搭建戏台,供太后弘历取乐。临走,精挑细选数名才艺双绝的瘦马送到船上。弘历观赏歌舞取乐,继后忠言劝谏,被弘历斥责,而璎珞巧言劝解,弘历遣散歌姬,继后心中更加不满。弘昼再次劝说,继后答应他的计划。璎珞请来叶天士,为永琪断骨再接。断骨再续,危急万分且疼痛难忍,璎珞万分焦急又怕因此出现意外犹豫不决,而永琪却坚持断骨再续,他一定要能够重新站起来。谁料叶天士的药引被换,原本要放出的专食腐肉的腐虫却变成了危险的毒虫。太后的舱房同时起火,弘历赶赴救援太后,并命李玉去接永琪和璎珞。弘历闯入火海,火势越来越大,再也未能出来,弘昼以为弘历葬身火海,暗暗得意。深夜白莲教众徒从水中浮出,趁势袭击,弘昼借由船上生乱,迅速控制局势。火势汹涌,继后产生悔意要救皇上,弘昼却将她击晕。

第70集

  被问责的继后表白多年深情,表明她对弘历的爱,她对弘历的忠贞。继后指责璎珞只是一直在利用弘历,她不爱弘历,而弘历却沉迷于她,令自己万分痛心。弘历指责继后权欲心重,继后称她对弘历恨意万分,继后愤然断发,皇上与太后大怒,被遣送回宫,从此幽禁。璎珞指出是袁春望策划了一切,拆穿袁春望身世,指出他是先帝当年流落在外时宠幸的农家女的儿子。袁春望称自己就是要毁掉皇上与太后的一切。璎珞指出是他偷换了叶天士的腐虫,使得自己深重剧毒,皇上对璎珞怜惜不已。太后指雍正并无私生子流落在外,并将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一场空,袁春望发疯。皇上要杀掉袁春望,太后却出面制止。皇上起驾回宫,璎珞却中毒已深,吐血不止。海兰察带来解毒丹,服用后的璎珞恢复了好多,而他却说傅恒为了替她采草药,身中瘴气,又坚持作战,终于战死沙场。璎珞闻之,悲痛万分。
暂无评论~~